第二百二十三章 救人的,竟然是他?
g,更新快,無彈窗,!

"死!!"

藍電在空中揮出拳頭,配合著周圍彌漫的電光,一同攻向江一,江一終于來不及躲避了,雙手交叉護住了自己的頭顱,而藍電的拳頭,緊隨而至!

"砰!"

肉體與肉體的碰撞,江一倒飛而出,一口逆血噴湧,而江一又仿佛是撞到了什麼東西上一般,背後又受到了撞擊之後留下的創傷.

江一萎倒在地,看著背後猛的出現了一道霧狀的東西,繼而消散,明白自己已經到了這結界的邊緣,可那又如何?自己真的出不去.

難道真的要死在這里了麼……

江一心中喃呢.

緊接著見到藍電一步一步的靠近自己,江一拉出星芒劍,刺在地面之上,勉強支撐著自己的身體站起.

"不,我不能死,我還不能死!"江一在咆哮."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去做,我還要回去,我不能死!"

藍電終于近了,帶著玩味兒.

"不能死?就算天不亡你,我今天也一定要殺了你!"

藍電此刻的表情有些陰森可恐,伸手已經掐在了江一的脖頸之上.

"你喊吧,你叫破天,外面也聽不到!"

可藍電的話音剛剛落下,外面似乎傳來了不太清晰清晰的腳步聲,江一想要呼喊,卻被藍電卡住脖子有些喘不過氣,外面突然傳來了說話的聲音……

"誰?誰在那里?"

外側的結界屏障,已經基本透明,若是有人經過的話,哪怕夜深,也已經可以看到模糊的身影,而顯然,有人來了……

江一努力的拍動著屏障,終于看到了一道人影,出現在了自己的視野之中,可江一的眸子,卻是突然出現了些許絕望.

他看清楚那個人了,那個人,正是凌天……

至于凌天為什麼來,江一不知道,可江一知道的是,凌天恐怕真的不會救自己,只要凌天不說,誰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就算隨後查到了凌天在自己臨死之前見到過自己,凌天只用說是藍電殺了江一,而自己被堵在結界之外,實在救不了江一……

江一甚至已經想到了,若是自己是凌天,等看到自己死了,貓哭耗子假慈悲似的去找夜浮沉,沉痛的說幾句自己無能的話,那不但他凌天討厭的人死了,還根本就不會怪罪到凌天的身上去.

凌天越來越近了.

"藍電?嗯?江一?!"

原本,外面聽不到里面的聲音,里面可以聽到外面的聲音,可藍電看清楚這身影之後,似乎捏出了一個什麼手印,讓得內外,也是可以互通言語.

藍電是什麼人是什麼身份,凌天也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看到此刻藍電快要殺了江一,凌天有些不知所措.

可藍電看到了凌天的到來,竟是將江一往旁邊一甩,看著垂死掙紮一般的江一,露出一絲陰森的笑意,藍電轉頭看向凌天.

"凌天兄哪里來,回哪里去就好,我……幫你殺了江一,正好,你也就可以又一次追逐神女了……"

凌天的面色突然沉了下來,向前行走,卻是被擋在了屏障之外,藍電眉頭輕佻.

"凌天兄想進來?"

"打開屏障!"

凌天只有這四個字,讓里面的藍電一愣,呵呵一笑.

"凌天兄就不怕外面傳出,在殺死江一之前,你我在一起的傳聞?那樣,對我來說,無所謂,可是,若是對你的話,恐怕有點兒不好……"

"打開!"

藍電又是一笑,伸手一揮,道.

"那好,如你所願!"

凌天能看得到這虛空之中出現了一個一人多高的包圓孔洞,凌天一步踏入,這屏障又重新閉合,而凌天,已經一腳踹在了藍電的胸膛之上!

藍電被踹的連連後退,目光之中充滿了不可思議.

"你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凌天眯著雙眼."你在外耀武揚威我不管,可在幽靈學院之中,我幽靈學院的人,只允許我幽靈學院的人教訓!"

江一愣住,原本劇烈的咳嗽和喘息漸漸的停止,江一扶著旁邊的樹木起身,又是吃下兩枚丹藥,靠在樹干上看著凌天,慘兮兮得一笑.

"看起來,你也不是很讓人討厭嘛……"

凌天轉頭看了一眼江一的傷勢,伸手扔出一枚玉瓶.

"吃掉,恢複傷勢,你我的事情,以後再解決,而我幽靈學院,還不許外人在這里猖狂,先共同對外,殺掉藍電……"

"多謝了!"

"哼!"凌天冷冷一哼,看起來並不領情,卻也拉出了自己的兵器,"我不知道能不能贏他,所以,你快一點兒!"

"知道了!"

江一趕忙坐下,從哪玉瓶之中倒出一枚丹藥,其上泛著六色光芒,江一嚇了一大跳,這丹藥名叫奪靈丹,奪取天地之靈,會納己身,煉精化氣階段,若是機緣之下或許能夠晉升……

這樣的丹藥很珍貴,江一都有些不知道說什麼是好了.

他怎麼也想不到最後來救自己的會是自己原本的仇人,而且還給出了這樣的丹藥,至于下毒,江一覺得,凌天還真的沒必要跟自己這麼開玩笑,畢竟凌天完全可以當做沒看見,回到房中等待自己死亡的消息傳開,可凌天並沒有這麼做,卻是選擇了借著藍電的疏忽,進入了這個不能進,不能出的屏障之中.

凌天和藍電已經打了起來,不過凌天下意識的拉走了戰圈,不讓戰斗的余威影響到江一的療傷.

江一長吸一口氣,將這奪靈丹塞入口中,刹那間,便是覺得自己仿佛被靈力包圍了一樣,黏稠到液態靈力,壓的江一都有些喘不過氣.

江一的經脈一一複原,江一的骨骼一一歸位,口中雖是鮮血不斷流淌,卻是逼出了體內的淤傷,很快,江一只覺自己周身上下仿佛充滿了力量,一種玄而又玄的感覺,已經開始在江一周身回蕩……

江一知道,要晉級了,可此刻,江一心中仿佛打翻了五味雜瓶一樣,自己的仇人救了自己,給了自己一顆丹藥,讓自己又出現了晉級,這日後,自己又該如何處理他們的關系……

可江一剛剛想到這里,充盈的靈力已經憋漲在了江一的身體里,讓江一再也沒有了多余的思索時間和思索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