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藍電又現
g,更新快,無彈窗,!

"誰!"

江一猛的頓住步子,他感覺那道鎖定他的氣息他似乎有點熟悉,其中也有敵意夾雜,可一時間,江一也有些分之不清.

江一轉身的時候,自己背後一處低矮的樹叢里跳出一旦身影,這身影看上去破破爛爛,有些狼狽,身體之上有很多結痂的疤痕,蓬頭垢面,眼睛卻是格外的明亮.

"好久不見,江一……"

"是你!"江一頓時眯起了雙眼."你果然還沒走,不過你別忘了,雖然你僥幸跑了出來,可這里,是幽靈學院!若是再被抓住,下一次,你絕不可能再逃離!"

"哈哈哈哈!"那身影低笑,笑聲頗像夜梟."這里,還困不住我,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我久久沒有離開,就是為了殺你……江一,這段時間看上去你很風光嘛,團體賽第一,個人賽前八,戰技法則,牽手神女……呵呵,不過,那些殊榮都是過去式了,從今天之後,大陸之上,再無江一……"

江一也笑了.

"藍電,且不說你能不能殺了我,只要我開口一喊,或是放出氣勢,幽靈學院的人便會趕來支援,再者來說,你還真不見得就能殺了我,你敢引動天雷之力麼?只要你敢,院長頃刻便到!"

江一也不傻,他也知道實際上他並不能真真正正的與藍電硬碰,畢竟自己也有傷,藍電的實力又比自己強,而既然藍電敢在這里露面,江一也知道藍電必然有所計劃,至于是什麼,江一不知道,只能激將法,看看能否將藍電的話,給套出來.

而藍電沒有絲毫設防的便進入了江一的圈套,畢竟藍電在幽靈學院苟且度日這麼多天,已經基本上調查清楚了江一的一切,想好了一切對付江一的辦法.

"隨便你喊,這片密林,已經被我設下結界,外面的人,就算知道了里面的情況,也是進不來的,再者,外界根本就不會知道這里面的情況……"

江一撇眼看著四周的樹林,並不是很大,約莫著只有兩三里方圓,江一全速行走的話,根本費不了太多的時間,雖然外面進不來,可江一明白還是要往這邊緣的地帶去,唯有這樣,或許才能讓人看到他們,讓他出現生的轉機……

"嘿嘿,怎麼樣,幫你找的墓地不錯吧,這可是幽靈學院風景最美的地方了,接下來,就等待死亡吧……"

藍電的雙手突然出現了兩團電光,天空之上,原本繁星點綴,此刻竟然有了烏云遮蓋,江一明白,藍電不是在跟自己開玩笑了,因為,天雷之力,他還真的敢調動,也就證明這里就算打翻了天,只要藍電的結界不破去,外面就依舊是風平浪靜.

入夜了,本就人少的幽靈學院,又有誰會閑著沒事兒從這里經過啊……

鬼獸精血的事情,對于藍電來說真的很重要,可江一偏偏就將這件事情給捅了出去,鬼獸精血曝光,他背後的勢力不得不暫時回防匿藏,前段時間,藍電背後的勢力要藍電逃離出來之後回總部,藍電只是回信,等殺了罪魁禍首之後,提著罪魁禍首的頭,去請罪……

這件事情江一並不知道,若是知道的話,恐怕真的會大吃一驚,身處幽靈學院之中,不但沒被人發現,反而還能與外界通信,這已經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得到的事情.

藍電動手了,電團揮舞之間,已經推翻了兩側的樹木,江一不得不抽出星芒劍,勉力對抗,一邊後退,欲要向大陣邊緣的地方跑去.

震鬼劍訣帶著凌厲的劍氣呼嘯而出,接著這震蕩的力量,江一向後飛退,藍電又豈能看不出江一的目的?一邊抽身前追,一邊不斷的在江一身後的方向布置雷電,欲要堵住江一的退路.

"嗞……"

江一的肩頭猛的被藍電的電團打中,讓得江一一時間痛的有些拿不穩手中的星芒劍,可為了後退,江一已經勾畫好了法則的陣盤,長劍一甩,帶著法則戰技的法陣被推出.

藍電已經造就江一這個戰技許久了,清楚的知道它的破綻所在,只要自己能躲過去,就算江一勾畫的再厲害,也形同虛設.

藍電一腳蹬上了一旁的大樹,身體被這一腳的蹬力彈射出好遠,而當藍電到達另一顆樹木之前的時候,雙手保住其上的樹杈,身體一甩,已經要甩向江一需要經過的路線上.

江一一見這情形,心中大呼不好,一時間將所有的靈力傾注在了自己的腰帶之中,其內不少長針變得蠢蠢欲動!

藍電馬上就要到江一的面前了,江一劍芒甩動而出,腰帶之中的數百長針憑空而現,徑直紮向了空中來不及轉動身形的藍電!

江一一瞬間仿佛虛脫了似的,周身之中再也沒有任何的靈力可以調動,江一真的拼了,他沒辦法了,他只能這樣,來為自己多爭取些許喘息的時機.

江一的手中出現一枚玉瓶,一邊虛弱的逃離,一邊將玉瓶中的丹藥盡數倒在了自己的手心里,如同吃糖豆似的一把塞進口中,囫圇吞棗的咽下,感受著靈力點點向自己周身彙集,一邊向後看了一眼藍電,一邊絲毫都不停頓的向樹林的邊緣跑去.

這一招,倒是藍電怎麼也未曾想到,畢竟這一招江一只用過兩次,見到的人無非是素衣等人而已,且根本就未曾對外傳出,藍電也並不是什麼地方都能去的,畢竟江一也說了,這里是幽靈學院,藍電也害怕暴露了自己的身影,正是如此,讓藍電以為自己就要殺了江一了,卻冷不丁的吃了個大虧!

長針密密麻麻的紮在藍電的身上,卻並不很深,藍電周身靈力一震,便已經將這長針震的倒飛而出,倒飛之時,長針憑空消失,回到了江一的腰帶里.

藍電根本就沒有管周身之上那縷縷鮮血的流淌,見江一真的快要跑到邊緣地帶了,狠狠的攥緊了拳頭,手中扔出兩團閃電,腳下爆蹬地面,向江一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