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可是,你能……
g,更新快,無彈窗,!

路霓裳的話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幽靈學院,路霓裳動真格的了,江一,從此成了一個很危險的人物,哪怕是神靈榜的人,原本躍躍欲試,此刻也都將那心中的沖動給壓制了下來,誰都有家族,誰都有背後要守護的勢力,而路霓裳一直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現在,路霓裳做出了選擇,他們更多的只是嫉妒.

原本得不到,現在依舊得不到,可以說根本就沒有什麼損失,可若是他們從中計較,非要跟江一過不去的話,會損失多大,誰又能料的到?

可以說,只要能從幽靈學院畢業,他們以後的日子便算是順風順水了,若是非要捅出點兒幺蛾子,那真的可以叫自毀前程,不少人都是安慰自己,日後自己成名一方,好姑娘多的是,何必非要盯著路霓裳那?

誰都相信路霓裳絕對是有說這樣的話的能量的,畢竟背後還有一個青天府,鬼神塔雖然明面上凌駕在七大統禦勢利之上,卻也同樣會考慮七大統禦勢利的意向,現在這些人順風順水,可真的只是路霓裳的一句話,便能讓他們從云端跌落到泥濘之中,從此再也翻不了身!

誰也不會顯得沒事兒了拿自己的前程過不去啊,當然,不乏有執著者,可畢竟背後都有羈絆,路霓裳放了狠話,他們也就還真的不敢亂來.

幽靈學院之內,不少地方傳出不甘的聲音,卻又不得不壓制而下.

擂台賽依舊在繼續,路霓裳真的就坐在了江一的身旁,江一雖然不適應,可又沒辦法讓路霓裳離開,也只好任由她坐在這里.

這第六場,兩個人江一他們都不是很熟,表現出來的戰斗力看上去也頗為平庸,這兩人可以說都是僥幸進入了十五強之中,又僥幸的沒有和江一他們發生對碰.

兩人之中,那個名為云鯇的女子獲勝,進入八強之中,終于又到凌兒了,又到了江一他們頗為關注的戰斗之中.

凌兒的音波戰技江一他們現在都未曾弄清楚,正好借著這場戰斗,看看凌兒如何施展而出,可事與願違,江一他們聽到了久違的棄權聲.

"我棄權,讓凌兒晉級!"

一時間,八強誕生……

誰都沒想到十五進八,竟然出現了三個棄權的人,不過想想也是,畢竟有時候,多一場打斗,反倒是傷了友情.

剛剛中午而已,這八強便已經完全出現,讓夜浮沉一時無奈,宣布順便決出第九到第十五名.

原莉莉如願以償的拿到了第九,方宗第十,倒也算是並沒有枉了他們的修為,而江一他們最為郁悶的,倒是最後凌兒的棄權了,江一看到凌兒和凌兒的對手兩人相協已經去找了蘭隕,江一明白了,這兩人的關系,恐怕就和自己和靈塵等人的關系一般,而之所以去找蘭隕,無非是想打探出自己的戰技而已.

江一倒是不操心,且不說蘭隕一個勁兒的搖頭閉口不談江一的問題,就算蘭隕說了又如何?就算知道破解的辦法,就真的可以破麼?

江一其實在那個黑洞中又一次動用了法則戰技而已,不少人都知道這個戰技的存在,無非是在用在蘭隕那里的時候,因為位置的原因,法則戰技勾畫的時候露出了些許破綻被蘭隕看到了而已.

云鯇同樣的圍到了蘭隕那里,似乎也想要和江一一戰一般.

而天色擦黑的時候,所有比賽完畢,夜浮沉也終于是做了總結.

"八強誕生,按照原鬼靈榜排名暫定排序為,素衣,玲瓏,夜淚,江一,南宮無常,血墨,云鯇,凌兒,三天之後,四強賽,今天到此結束,各自回去修整,好好修煉,記住,一共是三個月的考驗,第三個月,並不是實力高,就一定可以拿到排名高……"

夜浮沉看不少人情緒有些低迷,冷不丁的這麼一說,卻又不再多言,轉身離去,留下不少新生在討論到底是什麼考驗,又該如何去准備,如何在眾人之中脫穎而出,然而,往往都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不少人曾經還幻想過個人賽第一那,然而卻連八強都進之不去……

眾人散了,路霓裳要跟著江一一同離去,夜淚等人很識相的遠離了江一,將江一和路霓裳遠遠的落在了身後,路霓裳也是有意無意的走的很慢,江一又不能多說什麼,只能就這樣跟著路霓裳,一同行走在幽靈學院的小路上.

兩人都有些沉默,實際上更多的仿佛是一種尷尬,仿佛都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去開口的好,路霓裳勾著頭,踢著路上的小石子,似乎有些小情緒,在路霓裳心中,畢竟自己是女孩子,有的時候,還是想要讓江一更主動一些,可江一偏偏的不解風情似的一句話也不說.

倒不是江一不想,實在是……江一也沒什麼經驗,實在是不知道到底說什麼是好.

路霓裳郁悶,咬了咬下唇,想到了什麼似的,一拉江一的袖子,明眸有些閃亮.

"對了,跟我來!"

江一被路霓裳強行拖拽到了學院之內的一座建築頂層之上,這里,又喚觀星台,也算是一幽靈學院供應學員的冥想之地,奈何此刻被路霓裳很是霸道的霸占了下來,吩咐下面看守之人,不論是誰,哪怕是夜浮沉,也不許放進來!

觀星台上,抬眼去看的時候,已經滿天繁星,江一和路霓裳坐在圍欄之上,路霓裳一邊甩著腿,抬頭看著星辰點點,或是暗淡,或是越加耀眼.

"你信命麼?"

路霓裳突然開口,江一一頓,點了點頭.

"信!"

路霓裳一笑.

"我們,其實就像這諸天星辰,誰也不知道誰的軌跡是什麼,只能順應天意,誰也不知道誰會出現在誰的生命里,比如我遇到了你,你遇到了我,幾乎所有人都是按照天道已經架設好的軌跡走完一生,或是碌碌無為,或是屹立在凡人之巔,俯視蒼生,受盡殊榮,比如我,我已經站在了完全可以權傾天下的地方,可你覺得,我快樂麼?"

江一搖頭.

"並不."

路霓裳展顏,笑魘如花.

"對,別人都不能讓我快樂,可是,你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