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若還不服,抄家滅族!
g,更新快,無彈窗,!

頓時,擂台之下嘩然一片!江一竟然沒事兒?要知道,之前那一斧,可並非什麼人都能輕易攔得住!而江一現在甚至還能調動天地靈力為自己所用而催動戰技,只是這一項,便讓眾人驚訝異常!

擂台之上的塵土終于落下,擂台上除了裁判卻是空無一人,不多時,一個鮮血流淌的手臂從那中央的黑洞之處伸出,緊緊的將手指扣在了外面的石板之上,緊接著,江一的腦袋從那黑洞之中露了出來,一邊扔出了星芒劍,在星芒劍落到擂台上之後,江一又是伸手下探,面色突然有些漲紅,好像用出了很大的力量一般.

"哇……我說,蘭隕……你先把你那個斧子扔了能死麼?重的要死了,你再這樣,你送開我,你自己掉下去好了……都快把我扯成兩半了好麼……"

"不能扔啊,我家祖傳的……"

這聲音雖然虛弱,卻也讓外面眾人皆是聽了個清,江一額頭之上青筋暴起.

"一會兒再想辦法弄上來不就行了麼?我已經把劍丟出去了,我快抓不住了啊,再這樣,就要掉下去了!"

"不行,太深了,萬一等會弄不上來咋辦……"

"那你放儲物戒指里啊,你個豬!"

"額……儲物戒指,咦?我的儲物戒指那?啊!!恐怕是掉到下面的了!"

江一崩潰了,真的有一腳把這蘭隕踹下去的沖動,可蘭隕又拽了拽江一,讓江一差點沒抓穩外面的石板,驚出一身冷汗,卻聽見那蘭隕說.

"要不咱倆再下去吧,我那儲物戒指里,好多東西那……"

"滾!"江一怒聲咆哮."要下去你松手就下去了,別拉著我!"

"額,那算了,我還是上去吧."

"……"

素衣他們聽到了江一的聲音,皆是上台,看到擂台中央的洞,一時間也是嚇得合不攏嘴,天知道這個洞究竟有多深……

看那洞中的壁上,深深淺淺的尚有劍痕,素衣等人也明白,江一等人之前應該是用劍刺入了這黑洞的壁繼而攀登,可現在江一出來了,劍扔出來了,怪不得江一一刹那就能把面色憋的漲紅……

只是下方那一堆比方宗還重的肉,還有那肉團手中千斤巨斧,這樣拉拽著江一,江一沒再掉下去,真的已是萬幸.

"快拉我一下,我快死了……"

路霓裳也已經從那高台之上跳了下來,誰都知道路霓裳和江一的關系不尋常,如今雖有嫉妒,卻也見怪不怪了,只見路霓裳搶在素衣之前,將手拉在了江一的手腕上.

江一的手剛剛松開緊緊扣住的石板,卻見拉住自己的路霓裳面色一變,身體前傾,竟然差點有些抓不穩,素衣嚇了一大跳,慌忙拉住了路霓裳的腰,強拉硬拽似的,將江一和蘭隕給拖了上來!

江一似是虛脫了一般,躺在擂台之上一動也不想動了,此刻,江一和蘭隕皆是渾身破破爛爛,處處都是各種各樣的傷痕,誰也不知道黑洞的下面發生了什麼,所以,裁判一時間也根本就沒辦法判定.

"最後攻擊的是江一,證明江一在最後還有一戰之力,再加上江一把蘭隕拖了上來,這還不能證明什麼麼?還要考慮?裁判……呵呵,未免太不稱職了吧……"

路霓裳見裁判的目光,頓時有些惱怒,話語說出的之後,蘭隕亦是插口.

"我輸了,之前雖然把江一拍下去了,可畢竟還是在擂台之內的范圍,在下面的時候,額……關系到江一戰技的秘密,哈哈哈,我就不說了,反正最後是輸了,心服口服!"

所有參賽之人都是聽到了蘭隕說的話,關系到江一戰技的秘密,豈不是說,蘭隕知道江一隱藏的戰技?

這樣的消息,可真的讓人為之瘋狂了,不少人已經下定決心,無論付出什麼代價,也要將這個消息從蘭隕的口中給挖出來……

江一勝了,或許說是慘勝,之所以慘,歸根到底還是江一有些輕敵了,認為新生之中,少有人能夠和他爭鋒,可現在,江一也明白,不論是什麼人,都有他的過人之處,或許,若是不以為意的話,吃虧的,便是自己……

江一幾乎是被路霓裳扶下台的,原本還有夜淚他們欲要攙扶,奈何看到路霓裳那麼上心,他們不約而同的也就選擇了遠遠走開,這倒是讓江一頗為尷尬了,下面這麼多人看著那,這樣,真的會死人的啊……

江一尷尬的笑笑.

"那什麼,霓裳,我沒事兒,你不用這麼扶著我,又不是快死了……"

路霓裳瞪了江一一眼,有些嘟了嘟嘴.

"哼,別人求我,我還不扶那!"

江一無話可說了……

路霓裳一直扶著江一到了台下原本他們的座位之上,將丹師給叫了過來,自己就這樣搬了個椅子,坐在了江一他們的身旁.

"咳咳……神女,你坐在這里,有點兒不合適吧……"

素衣賠著干笑,沖路霓裳開口,可路霓裳卻是連頭都為抬,就眼巴眼望的看著丹師給江一處理傷口.

玲瓏也是湊在素衣的身側.

"對啊,神女,你這樣弄得我們坐立不安的……再說了,這是新生參賽席位,你坐也不合適啊,最重要的,那麼多人看著那,江一會被殺掉的……"

路霓裳終于抬頭了,沉思片刻.

"哦……"

只有這一個字,路霓裳便不再開口,玲瓏眨巴著一雙大眼睛.

"哦是什麼意思?神女,你坐在這里,真的不合適啊……"

"沒事兒,我坐那里是我的事兒,誰也管不著我,誰動江一,我就打他,打到他服為止,打不過,那我就調動鬼神塔,若還不服,抄家滅族……"

寂靜,死一般的寂靜.

當路霓裳說出若是不服,抄家滅族的時候,已經真的沒人敢不知死活的生出動江一的想法了,看來,路霓裳玩兒真的了,或許江一對路霓裳來說真的有很重要的位置藏在心中,或許,路霓裳已經不想再遮遮掩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