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凰蟒巨斧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樣強行增幅,就不會有後遺症麼……"

"不大清楚."玲瓏接過話音,"用過之後具體有什麼後果,外人都不得而知,或許只有鬼神塔那個為九魂鉤注靈的前輩知道後果,最起碼,外界並沒有這後遺症的傳說."

江一眉頭緊簇.

"若是沒有後遺症的話,那就真的變態了,就算九魂用掉了兩個,也還有七個,這七個若是在最後決賽的時候一次全用出來,那我們或許根本就承受不住……"

"走一步說一步吧."素衣也是歎了口氣."最好能讓他和凌兒相遇,這樣的話,無論兩人誰敗,對我們都有好處."

江一他們都在低頭說話,擂台之上有裁判的聲音傳來.

"殺阿暝掉落擂台,血墨勝!"

江一等人慌忙抬頭,血墨周身之上那種霸道的氣息收斂,還剩余的七魂紛紛飛入九魂鉤之中,血墨根本就不看後面的比賽,跳下擂台,便朝他現在暫住的方向走去,雖是感受到了江一他們注視的目光,血墨卻是頭也未轉,似乎根本就不屑于理會江一他們了一般.

江一他們回過目光,擂台之上裁判已然叫出了江一的名字.

"第三輪第五局,江一對陣蘭隕!"

蘭隕是一個一身精悍肌肉的壯漢,手中闊斧,僅憑重量,都完全可以將不少普通的修仙者砸成肉泥,江一起身的時候,這蘭隕正走到江一的近前.

"雖然知道或許贏不了你,但我還是想試試,只不過,若你不用全力或是有所隱瞞,那麼,我也不一定會輸……"

江一淡笑點頭.

"請!"

兩人一同上台,自報家門.

"江一,煉精化氣之開光境,本命兵器,星芒劍!"

"蘭隕,煉精化氣之旋照境巔峰,本命兵器,凰蟒巨斧!"

蘭隕說他是煉精化氣之旋照鏡巔峰,也就意味著蘭隕差不多已經快要踏入了開光境,而江一卻已經將其當做煉精化氣之開光境來對待了.

不因其他,只是看蘭隕揮動著近千斤的凰蟒巨斧跟玩兒一張紙片兒一樣隨意,江一都有些郁悶,這種力量型的修仙者,根本不是自己可以硬碰硬的存在,自己的劍,不論怎麼講,終究是走的輕靈路線.

"開始!"

隨著裁判的聲音落下,江一並沒有移動身型,他選擇了以靜制動,見招拆招,畢竟江一勝利的自信還是有的,無非是也明白這個對手恐怕很難纏而已.

蘭隕動了,踏步之間,江一覺得似乎自己腳下的擂台都在振動,回想起之前看到蘭隕的戰斗,江一了然,蘭隕更多的攻擊偏向于強力的打擊,若是一擊不中,或許就可以斷定輸贏.

果然,這蘭隕沖到江一近前的時候,凰蟒巨斧橫劈而至,江一輕輕一躍,便已然踏在了凰蟒巨斧之上,江一可以感覺到蘭隕在自己踏在他的兵器上之後的反應,似乎想到反斧,卻見江一的星芒劍,已然開始劍意前沖,蘭隕開口大喝!

"凰蟒!"

蘭隕的身側,一只巨大的蟒蛇一樣的虛影閃現,只不過,這頭蟒蛇的背後,似乎有雙翼帶著火焰閃動在江一的面前,翅膀是鳳凰的翅膀,身軀是蛇的身軀,兩廂組合之下,竟有了洪荒猛獸的氣勢,讓江一不得不後退,才免掉了那鳳凰火焰的燒灼.

見江一收劍後退,蘭隕直逼上前,闊斧揮動的速度雖慢,可一旦出現慣性的時候,恐怕就連素衣和玲瓏這樣的靈獸之軀,也不敢與其硬碰!

江一趕忙一個就地打滾,滾在了擂台之上,險而又險的避過凰蟒巨斧的鋒芒,江一的耳邊,已經傳來了蘭隕的聲音.

"我說過,你再遮遮掩掩,我必入八強!"

後面半句雖是現在加的,可江一又豈能不知道自己再這樣打下去的話,真的有可能在一個不注意的情況下被蘭隕攻擊到,而被砸下擂台?

江一一個鯉魚打挺起身,尚未來的及用出劍招,就看到那蘭隕手中動作沒有半分停頓,凰蟒巨斧高高舉起,帶著斧中勢的增幅,一同攻向江一……

蘭隕的嘴角微微勾起,看上去雖然有些粗狂,目光之中卻又帶著些許狡猾,他就在那里等著江一起身,若不然的話,自己的這一擊,還真的很有可能被江一順勢在擂台之上一滾而躲過,只聽蘭隕口中爆喝!

"炸!"

江一根本就來不及反應,一見凰蟒巨斧距離自己的頭頂越來越近,慌忙將星芒劍橫在了自己頭頂,頓時,擂台硝煙彌漫,石板炸裂紛飛,石板之下的塵土揚起,遮的外面的人根本就看不清晰……

素衣等人紛紛起身,已然盯緊了擂台的正中央,就算江一全力防禦,恐怕江一也已經重傷,可這些人都知道現在不能上台,也都知道蘭隕接下去應該不會攻擊了,雖然對蘭隕充滿敵意,可現在他們也只能等飛揚的塵土落地,才能看到江一的蹤跡……

擂台的石板一直裂到了擂台的邊緣,在邊緣的位置點點龜裂,又一點一點的粉碎掉落,而擂台的中央,所有人都是看到,其內多了一個磨盤大小的黑洞!

高台之上的路霓裳驟然起身,搖光鞭刹那間游走在了自己的身前,夜浮沉慌忙攔截.

"唉唉唉……神女,神女……你別激動,江一那小子皮厚著那,死不了,你不能動手啊……"

夜浮沉是怕路霓裳沖下去暴打蘭隕,可言語之間總是有點怪異,路霓裳狠狠地撇了夜浮沉一眼.

"不用你說,我不會動手的!"

可路霓裳還是搖光鞭一揮,繞是豔陽高照,所有人都是看到天空之上有一星辰突然閃亮,一個恍恍惚惚的北斗大陣在天空之上一晃,微微隱沒,可搖光星辰,卻越來越亮!

大多數人都不知道路霓裳是在做什麼,唯有一小部分,知道路霓裳,開始間接的去幫江一了……

塵土依舊未曾落下,那黑洞之中卻是有隱隱約約的聲音傳出.

"嘿嘿……芸芸眾生我為巔,誰生誰死誰人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