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九魂鉤的來曆
g,更新快,無彈窗,!

"殺阿暝,煉精化氣之開光境,本命兵器,殺神之鐮!"

江一咬了咬下唇,看來,幽靈學院之中,隱藏的高手還真不少,練精化氣之開光境的新生可真的不多,沒想到竟是在個人賽之中,又跳出來一個!

果然,能夠加入幽靈學院的人,說到底,大多人還是有點兒實力的.

血墨冷冷一哼,不以為意,江一等人算是看出來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血墨雖然這段時間受了不少的打擊,可實力的提升依舊讓他有些對其余人看之不起.

殺阿暝倒是並沒有在意,舞動著殺神之鐮,在裁判說出開始的那一刹那,兩人不約而同的開口大喊!

"殺神!""九魂!"

兵器中的勢,被兩人在一刹那激蕩而出,一道猩紅的虛影,紊時間站在了殺阿暝的身後,而血墨的周身,卻已經環繞了九道陰森恐怖的"魂"……

這"魂"仿佛已經有些實質化,與江一他們以前見到過的,竟是截然不同!江一等人頓時散出魂力,飄蕩在擂台之上,全方位的感知探看,卻並沒有讓魂力躋身進入擂台兩人的戰圈之中.

這九道"魂"各有各的模樣,一字排開,跟在了血墨的身後,殺阿暝鐮刀一揮,那猩紅虛影攜勢前沖,血墨也是策動九魂,開始撕扯那道猩紅虛影.

這是兵器與兵器之間的碰撞,同樣關乎著兩人的輸贏,其實殺阿暝心中有很強的求勝欲望,其實殺阿暝也想努力拼一把,讓自己贏,所以,殺阿暝毫不猶豫的動用了全力,在猩紅虛影被那九魂纏住之後,在猩紅虛影之下,殺阿暝踏步前沖.

血墨也是迎身而上,只不過,只不過血墨的右臂,依舊是一動也不會動.

九魂鉤已經被換在了血墨的左手之中,兩人到了場地中央,遙遙的,殺阿暝已經開始揮出鐮刀,將那鐮刀的刀尖,刺向血墨的肩井,血墨頓時加快了腳下的速度,躲過鐮刀,任由鐮刀的柄砸在自己的身上,而將那九魂鉤,抓在了殺阿暝的前胸!

九魂鉤透過殺阿暝的鎖骨被血墨洞穿,殺阿暝頓時痛的冒出一身冷汗,鉤子緊緊的卡在殺阿暝的皮肉里,鑲嵌在鎖骨之上,而血墨看上去並沒有一點心慈手軟的舉動.

殺阿暝忍著疼痛,收縮殺神之鐮,欲要用那尖銳的刀鋒,將血墨的上身斬斷!雖說是比賽,可血墨已經下了狠手,讓殺阿暝一時間也是在心中殺意縱橫!

台下,江一等人皺起眉頭.

"這已經打出真火了,如果裁判不攔的話,今天這兩個人,恐怕一定會死一個……"

"是啊……"原莉莉皺著眉頭,看向血墨的眸子充滿了厭惡."血墨為人,似乎比以前更狠了,也不知道九溪老人是如何教的,這樣下去的話,與所有人為敵,真的那麼有成就感?就不怕與所有人為敵之後,天下再無容身之處?"

原莉莉倒並非是誇大了來說,雖然現在還沒有到那種程度,不過以小看大,血墨的性格已經定型,注定了要做一個受人厭惡的人,不過若是他強,就算世間所有人都厭惡他也無所謂,若是他弱,終究會有人告訴他,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反正這個人很危險,說白了就是個瘋子……"

江一只說了一半,其余人都明白了後面一半的意思,這個人是個瘋子,瘋子能做出什麼樣的事情?只是想想,或許都能讓人覺得可怕,所以,江一後半句的意思就是,反正已經結仇,若是有機會的話,能殺就殺……

並非江一嗜殺,瘋子的思維可並不是正常人能夠揣摩,說不定那天等瘋子先動手殺了人,那可就真的是後悔都來不及了,所以,一旦自己有了機會,就不能給瘋子任何的機會!

江一他們依舊在觀戰,此刻,九魂鉤已經從殺阿暝的鎖骨之處取出,而血墨的身上,同樣也留下了殺阿暝給予的傷痕,血墨也終于用出了江一他們從未見過的戰技!

只聽血墨開口!

"攻!"

一道"魂"在空中發出一聲淒厲的嘶吼,憑空爆炸,化作一道紅光,加持在了血墨的身上,血墨仿佛突然就變強了很多一樣,從氣勢之上,已然發生了轉變,血墨仍在怒吼!

"禦!"

又是一道"魂"爆炸,又一次環繞在了血墨的周身,血墨的身體之外,仿佛是多了一層什麼樣的屏障一般,任由殺阿暝攻擊,卻並不能突破到血墨的體表.

台下江一低語.

"這是什麼東西?九魂鉤中的魂,能對修仙者進行增幅?那這九魂鉤也太變態了吧,最起碼也能位列仙兵了好麼……"

玲瓏似在沉思,片刻之後皺了皺瓊鼻,搖頭道.

"我想起來了,我聽母親說過關于九溪老人的事情……"

頓時,江一等人都是將目光轉向玲瓏,身體開始向玲瓏聚攏,玲瓏也是壓低了聲音道.

"九溪老人,世人都說他是邪非正,不過並沒有什麼他禍害一方的證據,所以也並沒有修仙者聲討,不過九魂鉤,好像是他請一名煉器大師打造,求了一個鬼神塔的前輩注靈,九魂鉤才成了靈兵,而九魂鉤之中,似乎是有九個空間,原本世人一直以為這九個空間就如同是儲物戒指的空間一樣,可後來九溪老人與人約戰,九魂鉤突然出現了魂的存在,至于是不是血墨用出的模樣,我也不大清楚,畢竟是聽母親說的,不過聽說那魂,通過秘法,可以增幅九溪老人本身,而九魂空間最多可以放置九道魂,每用一個,便會消耗一個……"

玲瓏頓了頓,組織了一下語言.

"具體點說就是,比如血墨,現在用掉了兩個,等他用完,這九魂鉤就只剩下了七魂,如果在兵器中勢的爭鋒中有所損失的話,那麼,同樣會損失掉兵器中的魂,而大陸上有傳聞,九魂是用的真人魂魄,也有傳聞是壓縮靈力進入了其中,具體是什麼樣的,我就不大清楚了,這九魂鉤一直未曾流落外人之手,恐怕真正是怎麼樣,只有九溪老人和血墨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