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十五進八
g,更新快,無彈窗,!

又是三天的修整,南宮無常的傷勢也恢複的差不多了,而在這三天之中,靈塵也是參與了敗者組的排位,排在了鬼靈榜第十六名,由原本的第七掉到第十六,這樣的結果,讓靈塵險些噴血,也是天天叫囂著,等待個人賽結束了,一定要單挑鬼靈榜前十的人,把屬于他的排位,重新奪回來……

個人賽第三輪,只有十五個人,白球竟然被南宮無常給抽了去,南宮無常興奮的面孔都有些變形,這一輪的對手,相對來講已經都很強了,能夠跳過這一輪直接進入前八,這幾乎就是這十五個人每個人的夢想!

而江一他們,終于有了交叉碰撞.

夜淚對陣方宗,原莉莉對陣玲瓏.

江一和素衣還好,並沒有參與到這樣的碰撞之中,也同樣的未曾遇到血墨和凌兒,正好,江一他們也要看看,血墨在最近閉關的日子里,又學到了些什麼本領,也再好好琢磨琢磨凌兒的聲波戰技!

夜浮沉宣布了這第三輪的規矩.

"十五進八,本輪可以使用任何戰技,不得以魂修輔助,不得服用丹藥,不得用任何輔助性法器,除了主兵器之外,不可使用任何其他兵器!"

說白了,就比如江一來說,只能使用星芒劍,而不能使用尖牙短匕,大陸之上修仙者頗多,不少修仙者都有副兵器防身,以備不測,不過,這第三輪之中,卻禁止了這個讓人防不勝防的東西.

夜浮沉說完了,裁判看著擂台之下僅剩的兩排參賽者,開口道.

"第三輪第一局,夜淚對陣方宗!"

"我棄權!"

裁判的話剛剛說完,方宗便將手舉起,示意自己放棄比賽,讓夜淚獲勝.

裁判並沒有意外這樣的結果,畢竟夜淚和方宗他們的關系都很不錯,一個人成全另一個人,也並非什麼讓人意外的事情.

裁判繼續開口.

"第三輪第二局,素衣對陣龍擎!"

龍擎的修為比素衣低的多,素衣上台之後,毫不猶豫的逾起狂風,龍擎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聲,便不知道被素衣吹到什麼地方去了……

素衣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

"額……用的靈力多了,還以為他多強那……"

夜浮沉滿頭黑線,龍擎說起來也已經算是精英級別的存在了,可在素衣面前,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夜浮沉頓時開始派人去找龍擎,學院護衛隊的人沒多久之後再一個樹杈之上將龍擎給拉了下來,帶著步履虛浮的龍擎,回到了擂台的地方.

裁判滿是無語.

"第三輪第二局,素衣勝!"

素衣又是不好意思的沖著龍擎笑了笑,龍擎卻是仿佛看到了惡魔的危險一般,沒來由的打了個哆嗦,再也不敢與素衣正眼相看.

裁判看著名單,接著宣布.

"第三輪第三局,玲瓏對陣原莉莉!"

"我棄權!"

又是話音剛落便有人提出了棄權,此人正是原莉莉,此刻,原莉莉和方宗正坐在邊落上,方宗滿臉賠笑.

"嘿嘿,沒事兒,咱倆完全可以霸占第九第十,這樣的話,照樣有元靈值獎勵,最起碼也比靈塵那家伙好得多……"

可惜方宗是熱臉貼了冷屁股,原莉莉根本就不怎麼理方宗,方宗又說了一會兒,有些尷尬,唉聲歎氣的停了下來,身體前傾,手肘架在了膝蓋之上,雙手托住他那一張肥胖的臉,看起來仿佛生無可戀.

原本大家都以為十五進八,最起碼也是惡戰連連吧,不曾想一共就七場比賽,已經三場結束了,比賽的時間卻只用了兩刻多鍾的時間,還是主要浪費在了尋找龍擎上面……

"第三輪第四局,血墨對陣殺阿暝!"

終于到血墨了,江一等人打起了精神,准備細細的揣摩,原本狀態並不是很好的方宗也是抬頭眯起了雙眼,就算自己已經進入了敗者組,可自己的伙伴們,依舊需要戰斗,依舊需要摸清底細,依舊要弄清楚血墨現在的實力.

兩方上台,相互自報家門.

"血墨,煉精化氣之融合境,本命兵器,九魂鉤……"

一時間,江一等人笑容凝聚,煉精化氣之融合境?怎麼又一個融合境!要知道,江一和靈塵修煉速度已經很快了,卻依舊在開光境的地方一動未動,這九溪老人到底做了什麼,能讓血墨短短數天從練精化氣之旋照鏡踏過開光境步入融合境?

此言一出,驚住的不僅僅只有新生,同樣也有觀戰的老生,他們心中皆是有些嘀咕,嘀咕今年的這一屆新生之中,妖孽實在太多了,多到他們都有些無地自容.

江一等人面面向覦,低聲喃語.

"八強賽,恐怕才真的是惡戰連連……"

素衣點了點頭,看向江一.

"你的對手,應該不算太強,你晉級應該沒問題,這樣的話,就意味著,咱們八人之中實際上有五人進入八強賽,如果咱們五個人兩兩相碰,其中落單那人必須戰勝對手,才能有三人進入四強,才有機會把前三名進入藏經閣頂層選書的機會包圓,這是最差的結果了,如果我們五個能分成四隊的話,我對陣血墨,你或者玲瓏,或者夜淚對陣凌兒,那咱們只要在他們兩人之中勝一場,就能包圓前三名……"

江一苦笑.

"素衣姐,這種時候了,那還有心情想那麼多啊,反正咱們晉級人數多,相對也是好事,就算他們再厲害,應該也有我們的人能夠進入藏經閣頂層,至于血墨,現在我能不能打的過他……很難說,而凌兒,一樣很麻煩,聲波戰技,分析了三天了,不還是沒有一點兒頭緒麼?"

面臨兩個大敵,讓江一和素衣這兩個幽靈學院之中新生的代表人物都頗為棘手,顯現出了發愁的情緒.

擂台之上,血墨的對手殺阿暝倒吸了一口涼氣之後,還是壯了壯膽子,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之中取出一柄碩大的鐮刀,雙手抱拳與血墨拱了拱手,友善一笑,開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