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英雄和狗熊
g,更新快,無彈窗,!

見原莉莉重新走了回來,江一抹了把汗.

"你就不怕你先掉下來?"

"怕什麼?"原莉莉揚了揚手中已經倒飛回來的三根蛇靈箭,"都算好了,他絕對比我先下去,要不然自己跳下來耍酷不成還輸了,那也太丟人了……"

"……"

江一無奈,卻也站起了身子,略帶笑意,輕聲喃喃.

"到我了!"

江一一邊活動著自己的胳膊,一邊跳上了擂台,星芒劍憑空而現,江一揮臂一甩,劍吟之聲傳出,已然傲視台下,等待著對手的到來!

江一的對手是一個瘦小的男子,看到江一的時候,本身的氣勢已然一滯,他努力的想要抬步上台,卻是怎麼都挪不動自己的步子,江一可是真真正正的打出來的威名,這也不怪這人,這一次個人賽中,所有新生最不願意碰到的對手,其中一個,就是江一……

"我……我……"

見台下的對手支支吾吾,江一皺起了眉頭.

"打不打,不打別浪費時間!"

"打……我……"

江一頓時有些冒火了,打就打,不打就不打,這算是什麼意思?讓自己站在上面供人圍觀?

江一轉頭看向裁判.

"現在下去,不算輸吧……"

裁判點了點頭.

"不算,雙方沒有全部上台的時候,兩方可以任意下台."

江一嗯了一聲,又從台上跳了下去,星芒劍斜指背後地面,江一抬步欲要走到自己的對手面前,僅僅如此,江一的對手就仿佛受到了什麼驚嚇一般,步履有些後退,看的周圍之人皆是搖頭.

眾人都笑他膽小如鼠,可卻又沒想到若是自己身臨其境的處在這樣的狀況下,面對的對手是江一,還能不能平平靜靜的站在那里.

江一終于到了自己對手的面前,沒有絲毫猶豫,伸手拽在了他的衣領之上,便要將他往擂台之上拖去.

所有人都驚呆了,好好的比賽,怎麼還能出現這樣的事情?看上去似乎真的像是在演戲……

那江一的對手一個勁兒的撲騰著手腳,卻怎麼也掙脫不開江一的臂力,江一的對手拽著江一的手腕.

"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江一停了下來,頓住腳步,站直身子松開了手,偏頭看向自己的對手.

"打,還是不打!"

江一的聲音很平淡,平淡到仿佛是落葉入水,只有微微的漣漪.

可就算如此,仿佛也有無限的威懾力,這江一的對手猶豫了,見狀,江一又是拽起了他的衣領,抬步一躍,跳上擂台,將其往擂台中央一甩,手中劍勢在虛空之中挽出一個劍花,與裁判開口.

"好了,可以宣布開始了!"

這比賽似乎已經由江一主導了一般,那裁判竟然真的開始詢問江一的對手是否立刻開始,看的高台之上的夜浮沉頗為無語,這一屆的新生,說強,真的有很強的人,比如江一,比如素衣和玲瓏等等,說慫,也真有不少慫包的存在.

可夜浮沉也知道,這樣的事情終究是不可避免,萬事萬物都有一個相對面,有好的就有壞的,哪怕都被稱作天才,也有天才被人稱作英雄,也有天才被人稱作狗熊.

見裁判猶猶豫豫,江一身影一晃,已經到了自己對手的面前,星芒劍斜刺而下,似是要刺向這人的肩膀逼其動手.

裁判也有些郁悶了,原本他才是發號施令的人,可江一他們這群人仿佛都是另類,一個個的都有自己的個性,靈塵雖然敗陣,卻是在開始之前調戲對面的小丫頭,南宮無常毀壞擂台,以行為霸道硬是震懾不少新生,方宗在宣布結束之後踢打對手,原莉莉見或許獲勝直接跳下擂台,到了江一這里,裁判都沒說開始,江一就欲要動手,裁判慌忙去攔,伸手拉出了江一的劍刃,江一也未再動,卻見那地面之上的身影蜷縮做一團,顫顫抖抖之間,竟然有騷臭之味在空中彌漫.

江一和那裁判皆是皺眉,卻又聽到那擂台之上蜷縮的身影高聲大喊!

"棄權!我棄權!"

裁判松手,江一也收了劍,低頭去看的時候,看到這蜷縮身影的四周,已經有水跡開始向四方流淌,眼看就要流到江一的腳下,江一慌忙後退,不再去管裁判看自己怪異的目光,直接跳下了擂台.

裁判之所以看江一,歸根到底也是有些郁悶,這江一到底有什麼可怕的地方,竟然真的可以以一劍之威,嚇得對手屁滾尿流?

裁判聽聞過江一的名字,因為江一在幽靈學院之中真的很出名,可不過是一場比賽而已,這江一對手的反應,怎麼跟遇到了絕世殺神一般.

或許,還是那江一的對手太過懦弱了吧,江一皺著眉頭回歸,其實其余幾人並沒有看到擂台之上具體的狀況,只是看江一雖然勝了,看上去卻依舊有些不大情願,夜淚嬉笑.

"覺得勝之不武?"

江一搖頭.

"那倒沒有,只不過,待會兒等台上那人站起來,你就知道了……"

頓時,夜淚等人皆是一挑眉頭,盯向擂台之上的身影,那身影在裁判勸說之下,說了好久,方才抬頭,雙腿有些發虛的起身,那衣袍外面,尚有水跡未干.

夜淚等人頓時明白了,而下方觀戰的人群中,也是引起了軒然大波!

"這是?尿褲子了?"

"額……不至于吧……"

台下說什麼的都有,有覺得不可思議的,更多的,是對台上之人的鄙夷,夜淚服了,沖著江一豎起了大拇指.

"你行……你行,你厲害了……"

實力幾乎相差不多的戰斗中,哪怕是生死戰,能夠把對手嚇成這樣的人,恐怕也真的不多.

擂台之上很快被人收拾乾淨,江一的對手基本上是被人給架了下去,江一也是很郁悶,碰見什麼不好,偏偏碰見這麼一個尿褲子的慫包,弄得好像很是晦氣.

接下去,就是夜淚,素衣和玲瓏了,三人對陣對手皆是沒有一點反抗的能力,便被三人給扔了下去,入夜之前,這第二輪的擂台賽結束,前十五名,終于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