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方宗的終身目標
g,更新快,無彈窗,!

這第二輪的比賽一共也就十四局,江一他們的比賽場次,幾乎都抽在了最後的幾局里,江一他們幾人看著手中紅藍兩色的球,看著場上方宗的戰斗,心中的輕松已經被郁悶取代.

"下一輪十五進八,我們應該會有碰撞了,偏偏又出了個凌兒,再加上夜淚,原本還琢磨著就算不能把前八拿齊,也要所有人都位處鬼靈榜前十之中,現在看來,額……已經實現不了了……"

原本的話,江一的這個想法倒也並沒有什麼不可以,他們的實力在那里放著,就算下一輪中他們相遇而不得不有人選擇放棄比賽,他們也能拿下第八之後的名次,奈何,九溪老人突然出現了,將原本並不可怕的夜淚,調教的江一他們不得不謹慎對待.

原本以為只有這一個有可能成為勁敵的時候,偏偏人群之中又跳出了一個以魂主修的修仙者,偏偏這人的境界,比江一還高!

帶著略有沉重的思緒,江一抬頭觀望,方宗的對手是柳晗,正是原莉莉的仇家之一,而方宗一直都在追求原莉莉,說起來,原莉莉的仇人,方宗已經也看做了是自己的仇人,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方宗不斷的掀起滔天大火將這柳晗圍在火焰的正中間.

讓的外面的視線根本就看不真切,只不過每次火焰落下的時候,柳晗的臉上,總是要多上不少的淤青,柳晗不斷的張嘴,可仿佛是發不出聲音一樣,每當他發出口型"投……"的時候,必然就是方宗放火遮擋別人視線的時候.

反正就是完虐,反正就是不允許柳晗投降,偏偏的還就是不打敗對手,就這樣把柳晗玩弄在鼓掌之中.

剛入學的時候,因為鬼靈榜排位,柳晗等原莉莉的三名仇家和血墨結成了伙伴,可惜他們的實力,可並沒有血墨那樣讓他們現在都有所忌憚.

他們也沒有九溪老人這樣的老一輩強者想幫,家族那邊因為原莉莉也在幽靈學院,雖然對原家依舊有打壓,卻已經不再如同之前那般,往死處逼迫原莉莉的家族了,這樣一來,倒是讓柳晗他們三人在學院之內被江一他們打壓,而學院之外的家族,也並不能與他們報仇.

高台之上的夜浮沉搖了搖頭,終究是看不下去了,畢竟都是學院之內的學生,那怕他們敵對,他也不能容許他們就這樣肆無忌憚的在個人賽上耀武揚威.

夜浮沉起身開口了.

"行了,方宗,這一局,算你勝!"

擂台之上的方宗一愣.

"不行啊,院長,我還沒有把他擊敗,他也沒有投降,這樣就被判我勝利的話,萬一以後有人說我暗地里給你送禮求勝什麼的,院長您也難看,我也難看,不是麼?"

夜浮沉差點噴出一口老血,誰輸誰贏下面的又有誰看不出來啊,無非是方宗在不斷的戲弄,而這一番話,無論怎麼聽上去,好像都不大對勁兒,可也正是這番話,柳晗強忍著周身的痛楚,勉強開口.

"投……我,我投降……"

方宗慌忙去攔,可柳晗這話卻已經說出了口,攔得住麼?攔不住了……

方宗恨恨的又踢了柳晗一腳,柳晗被踢飛好遠,而方宗的腳,好巧不巧,似乎是方宗故意似的,正好踢在柳晗被方宗燒傷的地方,痛的柳晗面色刹那間變得蒼白到毫無血色,一聲並不高的慘呼聲,從柳晗的口中喊出.

方宗滿腔不情願的跳下了擂台,江一他們皆是無奈,擂台之上的裁判尚要攔方宗,口中的聲音有些怒氣.

"對手已經投降,方宗,你還要動手是什麼意思!"

此刻方宗已然下台,正在江一身側,方宗抬頭向裁判望去.

"若是有什麼處罰,裁判請隨意便是……"

說罷,不在理會裁判,徑直轉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之上,留下裁判在擂台之上吹胡子瞪眼,就差取消方宗的比賽資格了,經過協商之後,卻是決定下來讓方宗不許再有這樣的舉動發生,若不然,就算方宗這場個人賽排名再高,也都排在末位,不過方宗看上去毫不在意,一堆肉就這樣攤在了凳子之上,隔著江一與原莉莉顯擺.

"怎麼樣,幫你報仇了,解氣不?我厲害不?"

看方宗滿臉堆笑,胖乎乎的圓臉滿是滑稽,而思緒卻時時刻刻的圍著原莉莉轉,江一真有點受不了了,脫口而出.

"厲害個屁!"

偏偏的,原莉莉也是在同一時間說出了同樣的這四個字,方宗笑意凝固,有些呆滯了臉.

見原莉莉雙眸微閉,江一也是靠在靠椅之上.

"少惹點麻煩,有能耐的話,滅了柳晗他們三家的家族,說不定原家原叔叔一高興,咳咳……就把他女兒嫁給你了……"

原莉莉杏眸瞪的滾圓,雖然江一他們天天拿她和方宗開玩笑,而她也經常拿江一和路霓裳開玩笑,可到了江一等人開自己玩笑的時候,原莉莉還是有點受不了,雖然她也沒生氣,可是,總感覺有點兒習慣不了,原莉莉噘了噘嘴唇表示抗議,可也就僅此而已……

而偏偏江一就這麼信口一說,這件事情,竟然成了方宗想要做的終身目標……

到原莉莉上台了,原莉莉一把弓,三根箭,箭矢所過,對手根本就不敢與其爭鋒,剛一上台的時候,原莉莉就站在了擂台的一個邊角之處,她那對手原以為他的機會來了,不曾想卻成了原莉莉手中的活靶子.

原莉莉之所以站的那麼靠邊,正是因為弓箭的攻擊距離遠,斜角的攻擊視野最寬!

原莉莉突然搭上了三根箭,龜靈弓弓弦拉圓,箭矢脫手,原莉莉毫不猶豫的轉身,抬步自己跳下了擂台.

那裁判頓時有些呆滯,這算怎麼意思?自己投降?可明明原莉莉已經站在了勝利的一方啊.

而也就在原莉莉落地的一刹那,原本略有呆滯的裁判吶吶的宣布.

"兩人皆落下擂台,原莉莉後落,本局,原莉莉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