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百鳥朝鳳簫
g,更新快,無彈窗,!

"嗯,不錯不錯,小妹妹都煉精化氣之融合境了啊……"說到這里,靈塵突然面色大變!"什麼!煉精化氣之融合境!"

所有人都懵了,就連江一他們也同樣瞪大了雙眼,原本他們不以為意的一個人,誰又能想到她的修為,已經可以和素衣持平?而且,還甘于屈居在鬼靈榜幾乎末位的地方,一直到了現在才做出扮豬吃虎的事情?

"不可能!"靈塵正了正面色,"不可能!小妹妹,說謊可不是好習慣……"

凌兒吐了吐自己的舌頭,滿是不以為意.

"那試試就好咯?"

江一等人皆是倒吸了一口涼氣,話說到現在這份兒上,江一他們可不認為這個叫凌兒的姑娘是在說謊,說謊的人,做不到這般云淡風輕,哪怕只是為了恐嚇一下靈塵,若是這凌兒的實力沒有靈塵強的話,在氣息之上,也會有些許江一等人可以感覺得到的動蕩!

畢竟這是比賽,所有人心中難免都有點緊張,這樣的情況下,自知敗者,藏不住自己的氣息.

而至于凌兒說的百鳥朝鳳簫,又是讓江一等人有些皺眉,音波攻擊性修仙者,這樣的修仙者,完全可以做到殺人而不見任何蹤影,雖說可以聽到音波聲音,可大成時期的音波攻擊修仙者,根本就不會讓人找到他的蹤影.

還有一點,大陸之上,修仙者皆是魂修稍弱,而魂修之中,有三絕,一為畫師,二為樂師,三為丹師,很顯然,這凌兒已經將魂修作為了自己的主修,也就意味著,這凌兒的魂修實力很強,很有可能對手在擂台上的一舉一動,都會處在凌兒的"監視"之中.

"如果這個凌兒說的是真的的話,靈塵這一局,看上去似乎就沒有勝的把握……"

而為什麼之前沒有聽到任何這個凌兒的情報,江一他們也是頗為費解,只能認為是凌兒在入學的時候和在上一輪的比賽中,報了假消息……

"這場戰斗,其實相對來講,也並不一定會輸……"素衣緊緊的盯著擂台."別忘了,這一場比賽可並不允許使用戰技,也就意味著,魂修雖然能用,可那凌兒的百鳥朝鳳簫,基本上是廢了……"

玲瓏亦是點頭.

"除非她完全催動魂力來失蹤百鳥朝鳳簫,若不然,不調動天地靈力的話,就算她吹得再好,也沒有任何攻擊力,而就算她真的是煉精化氣之融合境,以她的魂力,也不可能催動百鳥朝鳳簫一刻鍾,也就意味著,只要靈塵把這一刻鍾撐過去了,就贏了,撐不過去,那咱們八個第一個淘汰的,恐怕就是靈塵了,額……這才二十九進十五,就算靈塵隨後全勝,也只能排在第十六位了,好差勁兒啊……"

原本幾人根本就不以為意的戰斗,到了現在,弄得幾人怎麼也笑不出來了,誰又能想到這人群中突然就跳出來了一匹黑馬那……

擂台之上的戰斗已經開始,讓江一等人更是大跌眼鏡的,反倒是這凌兒竟然手握百鳥朝鳳簫與靈塵近身格斗,看起來仿佛一點都沒有欲要暴露自己簫聲的意思.

不過仿佛擂台之上有無形的氣場彌漫,雖然沒有靈力夾雜,可江一他們也看得出,這無形氣場的來源,來自于兩人彌漫的神魂……

兩人的神魂在擂台之上碰撞,顯然凌兒要壓下靈塵一籌,在神魂敗勢的情況下,靈塵發現,自己的近身搏斗,甚至都打不過對面這個看起來似乎有古怪玲瓏,柔柔弱弱的小丫頭.

靈塵完全相信了,相信面前這個丫頭真的有煉精化氣之融合境的戰斗力,而且器魂雙修,雙修同級!

靈塵越打越急,他不想輸,哪怕僅僅是因為,輸了真的很丟人.

可面前的凌兒可不管這樣的事情啊,她也想贏,她也不可能刻意相讓!

整個幽靈學院的新生里,公認的煉精化氣之融合境的修仙者,原本有三個,一個是素衣,一個是玲瓏,一個是夜淚,只不過夜淚的這個有點虛,個人戰斗力和境界匹配上,稍微有點差距,畢竟夜淚注重的是身法,所以,一旦被江一抓到機會的話,夜淚其實並不能打過江一,夜淚只能去做那種一擊不中,遠遁千里的刺客,殺人于無形……

現在,又多了一個煉精化氣之融合境的強者,她叫凌兒,看上去似乎一樣很難纏.

台下,江一已經開始拆分凌兒戰斗時的動作,在腦海中琢磨怎麼才能破了她的招式,將她擊敗,不過江一同樣也明白,不讓使用戰技的比賽,恐怕就這麼一輪,只要過去了,那凌兒手中的百鳥朝鳳簫,有可能才是最為可怕的存在……

而正在江一在琢磨這個事情的時候,只見擂台之上的凌兒與靈塵一個碰撞之下向後輕盈一躍,手中原本那在拼斗的紫玉簫,便被凌兒放在了自己的嘴邊.

聲音從簫中傳出,擂台之下的不少新生都是皺眉之間捂住了自己的雙耳,更別說直面面對凌兒的靈塵了,靈塵受到的沖擊最大,一瞬間便有鮮血從靈塵的七竅流出,震的台下眾人雙目瞪的滾圓!

雖說這新生之中也有很多人對江一他們很不爽,可真的論起戰斗力的話,靈塵絕對可以排在新生之中前五的位子,新生之中雖然不服,可靈塵的實力放在那里,又讓的他們不得不服,而這樣的一個人,竟然被台上這個看上去嬌滴滴的小丫頭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不少人都已經將耳朵堵了起來,唯獨江一他們幾個人沒有閉上耳朵的任何意思,就這樣聽著百鳥朝鳳簫的簫聲,想要從中分辨其中的波動.

聲波戰技並非不能破解,只不過每一個使用聲波攻擊的人,都有不一樣的風格,造就了不同的人那怕是使用相同的聲波戰技,也能用出不一樣的效果,而破解的辦法唯有一個,尋找到音節最薄弱的地方,以速逼之,以力破之……

說白了,便是在音節轉換的一瞬間,聲波戰技暫時沒有攻擊力,這一刹那,沖到施法者的面前,就已經可以論出輸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