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血墨大轉變
g,更新快,無彈窗,!

依舊是按照原鬼靈榜的排名排序,原排序之中,輸的人被自動略過,素衣之後,玲瓏,夜淚紛紛上台,當江一摸到一個藍球的時候,有些郁悶,其實江一還真的就想懶省事一些,最起碼,也能少打一架,奈何硬是沒有抽到白球的運氣.

當南宮無常下來的時候,眾人相視苦笑,二十九個人之中,他們八個卻依舊沒有一人抽到白球,不過,還好有一個不幸中的萬幸,雖說八人都沒有能夠直接晉級的機會,卻也沒有在這一場就抽到重疊的號碼.

這一次,南宮無常要成為八人之中第一個上場的了,排在第四局,越是往後的對局,相對來講越是旗鼓相當,所以,戰斗的時間必然也就不會只有第一輪時候那麼隨隨便便的便能把不少人打下場.

江一他們倒也是有了休息的時間,一邊琢磨了一下他們各自的對手,一邊開始像血墨那里觀望.

終于到了血墨了,血墨沒有絲毫猶豫的起身,踏步向前,行走之處,似乎皆有涼風向兩側橫移,江一等人皆是感覺到了血墨周身之上散發出的徹骨寒意!

不過這寒意並非如同西北雪域的冰寒,雪域的冰寒好像僅僅只是刺骨,而血墨身上的冰寒,仿佛能夠攝人心魄一般.

血墨路過最前方江一等人那里的時候,並沒有看江一等人一眼,似乎沒有了之前的那種桀驁不馴,卻又多了種深沉到極致的危險.

江一也曾評價過血墨,說血墨鋒芒太過外露,為人太過陰險狡詐,成不了什麼大氣候,可僅僅這幾天的時間,血墨似乎做出了什麼翻天覆地的大轉變一樣,讓江一他們不得不重新刷新對血墨的認識.

血墨的左手,已經伸入了盒子之中,隨手一摸,那個一直未曾露面的白球,出現在了血墨的手中,江一等人挑眉,不曾想到了最後這白球出現在了血墨的手里.

而血墨看了看手中的白球,抿了抿唇,徑直跳下擂台,不在理會江一他們這邊的狀況,向幽靈學院深處走去,仿佛他根本就不在意這里的戰局,也根本就懶得觀戰.

血墨越走越遠,江一終于開口喃喃.

"本來還想看看這家伙這段時間到底做了什麼改變那,雖說這一場不允許用戰技,可就算看一下戰斗模式有沒有什麼大的轉變也好啊,沒想到竟然抽到了白球,這樣的話,下一輪遇到的話,我們依舊不知道一點兒他的底細,弄得我們倒是有些被動."

"管他那!"玲瓏毫不猶豫,皺著瓊鼻揮了揮自己的拳頭."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要是遇到我的話,管他再有能耐,也一拳把他打下擂台!"

江一無奈的搖了搖頭.

"對你來說或許不是什麼麻煩,可畢竟咱們有八個人,並不是所有人都能一拳將他打下去……算了,先看看眼前的比賽吧,如果下一輪遇到了血墨,大家注意安全,總感覺血墨有點不對勁兒,雖然不會下殺手,可是我能感覺得到,現在的血墨,動手絕對是非死即傷……"

"嗯!"素衣同樣點了點頭."還有玲瓏,別大意,別忘了九溪老人在學院里,如果這幾天的時間九溪老人用出什麼秘法之類的,讓血墨實力突飛猛長的話,你也不見得一定能夠一招制敵……"

玲瓏噘了噘自己的嘴巴,雖然有些不願意,卻還是點了點頭,玲瓏本身就是龍族,本就驕傲,聽到素衣這麼說,雖然知道是為了她好,卻還是有些不願意素衣誇大九溪老人和血墨來讓自己防備.

很快,裝有號碼的那個盒子已經被拿空,這第二輪的個人賽,也終于開始.

江一等八人就靠在第一排的座椅之上,觀看著其他人的戰斗,雖然他們都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卻也並不代表他們就會看不起別人,誰也不知道誰會不會隱藏什麼看家本事,雖說不能使用戰技,可一個戰技拆分下來之後,用那戰技的拆分模式去打的話,一樣能看出來很多的東西.

說起來,這也算是一個文字游戲,也算是這個規則之中的漏洞,江一他們能想到用這個漏洞去戰斗,其余人一樣也是想得到的,所以,江一他們的目的,也就有了看看戰斗的勝利者,有沒有什麼隱藏的絕招值得他們稍稍在意.

見擂台之上一直都是勢均力敵,似乎沒有了第一輪時候很多場都是片刻就放倒對手的情況發生,江一也明白,抽簽決定比賽,雖然看上去不太公平,有可能強者碰上強者,可畢竟經過第一輪之後,還能剩下來的人,都已經擁有著不錯的戰斗力!

又到鬼靈榜排位,這個人賽的戰斗,比的是真真正正的實力,不同于剛剛入學時候的考驗,那個,拼的更多的,還是運氣.

看了一會兒,擂台上的兩人戰斗的越加膠著,江一勾下了頭,與南宮無常開口.

"南宮,純技巧性格斗的話,相對來說,其實對我們並不是很有利,待會兒到你的時候,不要跟對手游斗,刀不同于劍的百變和靈活,刀之所以強,是因為刀的一往無前!不拼戰技的話,刀修修仙者的戰斗技巧用處不是很大,你只要大刀闊斧的去打,放棄防禦,或許可以直接將對手逼下擂台!"

"對!"素衣接過了江一的話,分析道."這一場,對于我和玲瓏,等于送我們晉級,我們本體為靈獸,人族單拼力量的話,還不可能和我們匹敵,原莉莉和方宗基本上也可以穩勝,他們的兵刃,決定了他們在這場比賽中如同作弊,夜淚我倒是一樣不操心,他本來就是近身搏斗的高手,就算對手比他強,不拼戰技的話,也一樣不見得會輸,江一,應該也沒問題,後面的這些人,雖然有人或許會纏住江一,不過江一鬼主意多,他會有辦法贏的……"

江一郁悶,驟然轉頭.

"鬼主意?"

素衣點了點頭.

"反正就是不正經的辦法多,嗯,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