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我幫你掛上去?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暗笑,不就是坑隊友唄,誰不會啊,丫的氣死你!

夜淚石化了,江一投云燚贏,十萬元靈值又不是一個小數目,這樣的話,江一要想輸那簡直就是隨便往台下一跳的事兒好麼?

剛剛稍有活躍的氣氛又因為江一的話安靜了下來,一旦賭注成立,那今天他們不用看了,結局他們已經可以猜的到,江一穩穩的會輸……

不少人心中仿佛都在滴血,他們都投了江一贏,這可千萬不能賭注成立啊,這要是成立了,那他們的元靈值,可就都完了啊……

"你們是不是故意下套騙我們的元靈值!"

"就是!夜淚,我們相信你,沒想到你竟然這樣誆騙我們,幽靈學院院長的兒子,原來就這樣的人品?"

"騙子!退元靈值!我們不賭了!"

"對,退元靈值!"

……

一時間,夜淚被千夫所指,夜淚慌了,眼看就要給江一跪下了,江一倒是滿不在意的將這元靈卡丟在了桌面之上,一邊已經到了云燚的身前,云燚尚有皺眉.

"學弟這是怕這場賭斗暴露了你的底牌?"

江一搖了搖頭.

"學長說笑了,既然是學來的戰技,便是用以戰斗的,雪藏又有何用?再說了,實力比我強的,無論我怎麼努力都不見得能夠打的過,實力比我弱的,就算我戰技的缺點告訴他們,他們也不見得會贏,學長你說是麼?"

"哈哈哈哈,是!不過,學弟這是什麼意思……"

江一瞥了一眼夜淚,夜淚正一個勁兒的與幽靈學院的這些學員解釋,表示一定會讓江一同意取消對云燚的賭注,江一淡笑道.

"玩笑而已,嚇唬嚇唬那家伙,省的他成天沒事找事的說我和神女有什麼說不清的關系."

云燚看上去雖然粗獷,卻又頗為隨和.

"我倒也是有些好奇,只不過,神女和你……整個學院鬧得都是這樣的傳聞,說你們兩個沒關系的話,我還真的不信,不過,神女想如何,那是她自己的決定,我們也確實不能左右,不爽又如何?無非是看別人得到了而自己得不到,心生嫉妒而已,我雖也有嫉妒,卻也知道我自己比上不足,比下,似乎也有不足,上,只說神靈榜眾人,我沒有一個能夠打的過,下,我也不過和你這樣的新生同級而已,如此,就算對神女心有愛慕,又怎麼敢去追尋,再說了,你看看這些人,雖然對你有敵意,可有了這場賭注,卻也能看出來其實你在他們心中有很大的分量,最起碼,他們認為你的實力很強,這本身就是對你的一種認可,不是麼?他們……雖然都不爽你,卻又干不掉你……"

江一笑出了聲,卻又不知道怎麼把云燚的話接下去,能夠想到這般層次的人,還真的就不多,若不然,江一也不會剛進幽靈學院便被幽靈學院的學員敵視到了至今.

夜淚哭喪著臉跑了過來.

"哥,別玩兒了,會死人的……"

"那你剛才怎麼沒說我也會死……"

"你是小強,咱們倆不一樣!"

"那好吧,趕緊給我記上,我賭云燚勝,別耽誤時間,快點,記好了我們倆好趕緊比試比試,再說了,你輸你贏關我什麼事兒啊,我要保證我自己有元靈值花就行了."

"哥……"

"趕緊記!"

"你非要我死給你看麼!"

"那你死吧,上吊還是咋地?用我幫你找繩子不?用我幫你搬凳子掛上去不?"

"……"

云燚在一旁都笑了起來.

"說真的,真的很羨慕你們之間的友情,在幽靈學院之中,大多數人的友情牽扯諸多利益,幽靈學院的學員拉幫結派,在畢業之後各自雄踞一方,一方有難,八方支援,這也是咱們幽靈學院學員不敢有人欺負的原因,而真正的純純粹粹的,不牽扯這樣關系的友情,真的很少,你們幾個,或許都算……"

"相互付諸真心即可,其實,我們的關系建立起來,一旦有難,要比那些刻意因為利益而拉攏起來的關系,要牢固的多."

"似乎……確實如此."

云燚回應了一聲,見江一已經推開了夜淚,停止了他們兩人的交談,只見江一看著夜淚眼巴眼望的眸子,淡笑道.

"行了,我賭我自己贏,十萬元靈值!"

"好嘞!"

夜淚慌忙回返,生怕江一再反悔似的,毫不猶豫的回身將江一的名字寫在了江一勝的那一方,可看這著十萬元靈值,又有些惆悵,江一贏了的話,自己只是賠江一的,就要賠好多……

真不知道江一去了什麼地方,一趟跑下來,竟然弄來了十萬元靈值,其實這是所有人心中的疑惑,畢竟以江一進入幽靈學院的時間,他就算賺取了學院所有明文規定規定出來的元靈值,我絕對到不了十萬之多……

可現在並不是操心這個事情的時間,因為很快面臨的,便是江一和云燚的賭戰!

賭約訂好,江一和云燚又各自交上去了兩萬元靈值,紛紛跳上高台.

兩人分居左右,已經取出了自己的兵器.

江一星芒劍入手,見云燚已經取出了幾個指環,一一套在了自己的手指之上,云燚勾起一側唇角,與江一點了點頭,禮貌性的做了賽前的介紹.

"云燚,煉精化氣之開光境,本命兵器,流鯨指環!"

江一亦是開口.

"江一,練精化氣之開光境,本命兵器,星芒劍!"

裁判立在中央宣布最後的規矩.

"不可下殺手,掉落擂台既算失敗,無力再戰既算失敗,兩方同時落下擂台,以傷勢重者,算失敗!不可服用丹藥,可以使用任何戰技,開始!"

最後兩個字落下,那裁判便已經跳到了擂台之外,聚精會神的盯著兩人,一旦有意外發生,這裁判便是那救場之人.

"請……"

江一和云燚同時開口,又同時呵呵一笑,隨即收了笑臉,同時腳下一蹬,便抬步前沖,碰撞在了擂台的正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