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比腹黑
g,更新快,無彈窗,!

"放心,一定贏!贏了回來就還你……"

雖然這麼說,可說到最後的時候,江一也是瀉了一下氣,一定贏這回事兒,還真的就不好說,路霓裳翻了翻白眼,饒有興致的捋了捋自己的額前長發.

"哦?要是輸了那,豈不是就還不起了?"

"那不是還有後面兩場比賽嘛,都得第一,不就有十萬了……"

路霓裳嬉笑.

"恐怕……有點難."

可說到這里之後,路霓裳也就不再多言,手心光芒閃動,一張元靈卡,便出現在了路霓裳的手中,路霓裳隨手遞到了江一的面前.

"諾,輸了就輸了,反正我要這東西也沒什麼用……"

路霓裳看起來頗為大氣,仿佛這在學院之中讓人瘋狂的十萬元靈值,也根本就引不起他一絲半點的注意力.

江一燦笑,有些不大好意思的從路霓裳手中接過,畢竟江一很少找人借東西,更別說是找女孩子了.

"回頭一定還你."

路霓裳只是一笑.

"你跟誰賭斗,我就不去看了,畢竟那種地方,我去了不大方便,若是不急,就在這里喝會兒茶,若是著急,我送你出去."

江一心中頗為糾結,他到真的想不著急,在這里平心靜氣的喝會兒茶,反正是別人等自己,可關鍵是外面那些金甲護衛知道自己在神女閣內啊,若是呆的時間長了,傳出點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那可就真的好玩兒了……

"我……我先出去吧,隨後有的是時間……"

路霓裳點頭應下,站起了身子,江一也隨即而起,在江一轉頭的一瞬間,路霓裳的面孔之上略有黯然,不過轉瞬即逝,笑著又將江一送出了神女閣.

外面的那些金甲護衛已經快要想殺人了,見江一終于出來了,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見江一走遠之後,路霓裳方才重新回到神女閣之中.

江一有些狼狽,衣料之上有些灰塵,可一時間也沒地方換,便這麼硬著頭皮沖進了競技場中.

競技場內,已經站滿了人影,此刻已經有些著急,而夜淚倒是不慌,大爺似的將雙腿翹在了桌案之上,見江一回來了,不少人開始出聲.

"江一回來了!"

"終于回來了,快,讓條道兒……"

這兩側人群分開,江一從中間徑直沖了進去,素衣眼尖,雖是競技場中光芒有些發昏,卻也看到了江一身上的灰跡.

"這……"素衣皺著眉頭."怎麼回事?剛才在外面打架了?什麼人?"

聽到素衣的話,江一有些窘迫,卻見方宗,靈塵,南宮無常紛紛轉過頭,湊到了江一的身旁,江一無奈.

"沒事,剛才……額,摔了一跤……"

這樣的理由,倒真是讓在場所有人都是大跌眼鏡,江一什麼修為了?還會摔上一跤?只不過江一這麼說了,眾人也就不在意了,江一生怕身旁的這些人再追問起來一般,一把拉住夜淚.

"兩萬元靈值,借給我!"

"嗯?"夜淚愣住."你不是拿自己的元靈卡去了麼……"

"拿我做賭斗,這兩萬元靈值,當然要算是利息!"

"……"

夜淚無語,卻還是伸手取出了自己懷中的元靈卡,放在了江一的手中,江一接過之後,又是問到.

"現在我們倆賠率是多少?"

夜淚自然明白,江一是想要賭上一把了,卻也有些竊喜,只要江一賭自己,那他就一定會盡力而為吧,這樣的話,一旦江一贏了,那他真的是大賺特賺!

夜淚這般想著,沒來由的笑出了聲,卻又知道不合時宜,慌忙正了正神色.

"你的還是一賠一點一……"

就說了這麼多,夜淚就不說話了,江一聽到一半,就這樣停了下來也是有些別扭,追問道.

"那云燚的那?"

"嗯?你問他干嘛,你又不投他……嗯?"夜淚仿佛突然想到了什麼一般,"不對!江一!你丫的要是敢坑我元靈值,我就把你和神女的事情捅到青天府!"

刹那間,整個競技場靜了,變得落針可聞,江一面孔之上原本還有些許笑意,此刻變得凝固了起來……

誰都知道路霓裳是青天府的大小姐,而江一和路霓裳的關系吧,好像有點不尋常,之前幽靈學院的人都是這麼認為的,至于到底不尋常到什麼地步,還真的就沒幾個人知道,然而,夜淚可是江一的舍友啊,誰知道夜淚他們這幾人是不是知道點什麼特殊的不尋常的事情?

不少人看江一的眼睛,已經泛起了綠光,那是欲要殺人的光芒……

江一呆滯了,捏死夜淚的心都有了,豬隊友啊,坑人也不帶這麼坑的啊,再說了,自己跟路霓裳真的啥都沒有啊,可被這夜淚一說,好像他們之間有了點啥似的,這原本他在幽靈學院都快過成過街老鼠了,這不是純粹的給自己添亂麼……

江一黑著臉又一次詢問.

"我問你云燚的賠率是多少……"

"臥槽!你不能投云燚,不能啊,哥,親哥……"

夜淚也是差點就哭出來,江一這矛頭,怎麼看怎麼不對勁兒啊.

"我……"江一無語."我問問,我又不投他,你……夜淚,等這件事情過去之後,你等著吧,我不收拾你,也有人收拾你!"

夜淚根本就沒在意江一的後半句話,一聽江一說不投云燚,慌忙松開了拉著江一胳膊的手,面目之上看上去滿是嫌棄.

見夜淚變臉變得這麼快,江一真的就懶得理會他了,只見夜淚看了一眼他自己記下的名單,與江一回複道.

"云燚的……額,賠率一賠一點九,投你的人太多了……"

"哇!"江一咽了口口水."一賠一點九唉,也就是說,壓一百元靈值,只要云燚贏了,就能得一百九?我贏了的話,投我的人也就只能得一百一?"

"對."夜淚這樣說著,卻見江一的目光仿佛總感覺有點危險,還沒來得及再說話,卻見江一突然又抽出了一張元靈卡,"啪"的一聲拍完了桌案之上.

"十萬元靈值!我賭云燚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