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神女閣
g,更新快,無彈窗,!

"帶到神女那里,還是帶到院長那里?"

一聽這話,江一慌忙開口.

"帶到神女那里吧,讓神女審我!"

"住嘴!"頓時就有金甲護衛出聲厲喝,又于旁邊人說道."好不容易逮到這個對神女圖謀不軌的家伙了,神女之前就偏袒過他,把他交給神女審,不就等于放了他麼?一定要交給院長,讓院長嚴懲!"

"對!嚴懲!"

江一滿頭黑線,至于這麼恨自己麼?自己似乎也沒做啥傷天害理的事,就跟神女關系熟了一點點兒,至于整個學院都不爽自己?

可江一現在說這個有啥用?似乎還真的沒用.

"唉唉唉……"見這些人真的要把自己扭送到院長那里,江一慌了."別啊,有事兒好商量,好商量啊……"

"沒得商量!快走,再磨磨蹭蹭,別怪我們動手了!"

江一差點就大聲呼喊路霓裳了,可這本來就已經夠丟人了,江一想喊吧,還真的就怕再引來更多人的圍觀,就在江一要放棄反抗,沒皮沒臉的認命去被拉到夜浮沉那里的時候,後面神女閣突然傳來了開門的聲音.

"怎麼回事?怎麼這麼吵……"

江一聽到這聲音,簡直是聽到了天籟之音一般,慌忙扭頭.

"救命啊,救命啊神女!"

路霓裳一愣,見那幾個金甲護衛似乎更是要加快速度拖著中間的那個身子離開似的,慌忙開口.

"站住!"

那金甲護衛的身形嘎然而止,而路霓裳也踩著碎步到了這些人的面前,眉頭輕挑之間,路霓裳朱唇輕啟,似有笑意.

"江一?這麼晚了,你跑到我這里干嘛?他們……額……"

路霓裳揮了揮手,示意這些金甲護衛松開江一,這些金甲護衛雖然不甘,卻也只能松開了江一,江一晃了晃被這些金甲護衛扭的生疼得胳膊,一陣呲牙咧嘴,片刻之後,尚才開口.

"這不是找你有點事兒嘛,誰知道這幾個人就非要把我扭送到院長那里……"

那幾個金甲護衛一聽,頓時瞪大了雙眼.

"胡說!明明是你想要翻牆進入神女閣內!"

這種事情,江一又怎麼可能承認?胡攪蠻纏一般.

"你丫的才胡說!說我翻牆,證據那!我翻了麼?誰看到了?"

"雖然還沒開始翻,可已經有了這樣的意圖!"

江一差點爆粗口,卻見路霓裳在一旁抿唇淺笑,路霓裳又豈能不知江一在胡說八道?這些金甲護衛,說白了便是路霓裳的親兵,路霓裳最信任的一群人,路霓裳知道,這些人絕不可能對她撒謊,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不會因為怕被怪罪而欺騙于她.

這樣,也就很顯然了,騙人的,便是江一……

至于江一翻牆,倒是讓路霓裳真的很無語,路霓裳無奈之間開口道.

"行了,在這里不方便,進去說吧."

路霓裳一邊說著,一邊抓起了江一的手腕,要把江一往屋里帶,那些金甲護衛一時間仿佛是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全都將雙眼盯向了江一的手腕.

神女閣也並非不能讓男子進入,只不過能和神女這麼親密的,這麼多年了,這些金甲護衛似乎只見到了江一這麼一個人.

江一此刻只有那種頗為不好意思的情緒在心中蔓延,這麼丟人的事情,沒想到最後還是被路霓裳看見了.

剛一進入神女閣,江一便仿佛有了一種窒息一般的感覺,這里面靈力的濃郁程度,大到江一都有些感覺承受不住,若是隨意吸納一會兒,江一都覺得自己的身體會爆炸一般.

神女閣內多為白色,白玉亭台,白玉走廊,路霓裳一路之上也未說話,就這樣靜靜的與江一引路,神女閣內很空曠,除了路霓裳,再也空無一人,仿佛有些荒涼,江一不禁有些皺眉.

"怎麼連個侍女,丫鬟都沒有……"

路霓裳偏頭,咬了咬下唇.

"既然被挑選為神女,本來就是為了苦修大道,好在日後老一輩隱退的時候,接下鬼神塔,又不是來享受的,要侍女,丫鬟干什麼?"

江一頓時無言,似乎路霓裳說的對吧,可若是這樣的話,路霓裳終究是一女子,不論怎麼說,似乎……都有些殘忍.

路霓裳的房間到了,房間之內燈火通明,顯然之前路霓裳在房間之內,聽到了外面的吵鬧,還未曾來得及吹燈.

房間並不大,溫玉床,碧玉桌,兩張白玉椅子,桌面之上放有一套紫砂茶具,除此之外,牆角之處有一書櫃,上面零零散散的放著些許書籍.

這就是路霓裳的生活,似乎那般簡單.

"坐吧."

路霓裳笑了一下,示意江一坐在了那碧玉桌前,路霓裳泡上茶水,這才開口詢問.

"對了,你來找我做什麼?出什麼事兒了?"

提到這里,江一有些窘迫,干咳了幾聲,方才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

"那個……就是前段時間不是我們去藏經閣換戰技嘛,把元靈值花完了……"

"所以那?"路霓裳抿著淡笑,一只胳膊支著自己的腦袋,歪著頭嬉笑道."你來找我借元靈值?"

"咳咳……"

見心思被看穿,江一又是尷尬的咳嗽了兩聲,點了點頭.

"又看上什麼戰技了?"

江一搖了搖頭,路霓裳又道.

"那干什麼用……"

"跟人約斗……"

路霓裳鼓了鼓嘴巴,有些無奈.

"好吧,要多少?"

聽到這話,倒是江一反問了起來.

"你有多少?"

聽到這話,路霓裳有些發愣,這意思難不成自己有個幾百萬元靈值他還都給借過去不成?可這般想著,路霓裳還是抿了抿唇,輕聲道.

"有十萬多一點吧,多了我也沒有."

"那好,就借我十萬!"

江一說的倒是頗為豪氣,讓路霓裳還未曾咽下的水嗆得路霓裳一陣劇烈的咳嗽和喘息,良久,路霓裳睜大了雙眼!

"十萬……你跟誰賭那?學院里能拿出十萬元靈值的人……不是我看不起你,關鍵是……額,你一個也打不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