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夜闖神女閣
g,更新快,無彈窗,!

"一萬元靈值!我壓江一!"

"好嘞,哥們兒你真有眼光!"

夜淚揮筆記下了說話之人的名字,便將那賭注的元靈值,劃入了借來的公正元靈卡之中,讓這擂台公證處的老師愣是吹胡子瞪眼!

方宗一路小跑的到了夜淚的身旁,又是捶胳膊又是按腿的,細聲細語的與夜淚開口.

"淚哥,商量個事兒唄!"

夜淚正翹著二郎腿,揮筆寫著賭注之人的名字,轉頭看了方宗一眼.

"啥事兒,你說……"

"借我幾萬元靈值唄?"

"沒有!"

"你這個卡里……"

"這都是大家的賭資好麼?沒有!"

"我這個,想給原莉莉……"方宗壓低了聲音."想給她買點禮物啥的,淚哥,我倆能不能成,可就靠你了啊!"

夜淚頓時放下了手中的筆,語重心長的哦了一聲,卻是把聲音拉的老長,繼而拍了拍方宗的肩頭.

"方宗啊,咱們是兄弟,你的事兒就是我的事兒!"

"對,淚哥!"

"說,要多少!"

"十萬?"方宗詢問似的開口,夜淚頓時黑了臉……"五萬?要不然三萬也行啊!"

于是,方宗借來了三萬,而且說好了,還的時候,要多還一千……

方宗很是豪氣的將元靈值壓在了江一這里,一路小跑的又到了江一的身邊.

"一哥……"

江一頓時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哆嗦了一下,江一把方宗肥胖的身體推開.

"有事兒說事兒,別動手動腳的……"

方宗突然嚴肅起來,賊眉鼠眼的看了看四周,湊在了江一的耳邊.

"一哥,一定要贏啊,能不能追到原莉莉,可就全靠你了啊……"

"嗯?這關我啥事兒啊……"

可說這話的時候,方宗已經跑遠,江一苦笑搖頭,雖說他不知道具體是怎麼回事兒,可也聽到了剛才方宗借元靈值,恐怕這追原莉莉事小,掙元靈值才是真的吧!

而且還是空手套白狼,借賭資想要贏賭資,江一真的很想輸給方宗看!

靈塵也是湊了上來,一把排在桌面上.

"壓江一,五千!"

江一不知道靈塵還有多少元靈值,可想來應該是剩不了多少了才對,這五千,應該是全壓在了自己身上才對,江一一笑,沖靈塵比劃了一個必勝的姿勢,卻見靈塵突然又拍了拍桌子的另一側.

"云燚,壓七千!"

"嗯?"

江一愣住,差點先跑過去把靈塵打上一頓,不過好在,除了靈塵,其余的那幾個人還算靠譜,不管有沒有壓上自己的全部身家,最起碼全都壓在了自己這一邊.

江一在幽靈學院之內也算是一個風云人物了,平日里,少有出現在競技場這樣的地方,如今出現,而且約戰了,自然是吸引了不少的人,江一是借的夜淚的元靈卡,夜淚不松手,江一還真的就沒辦法和云燚開戰,偏偏的夜淚仿佛還沒有掙夠一般,核算著兩方的賭資,已經將江一的賠率變成了一賠一點一,云燚一賠一點七……

總的來講,壓江一的人似乎更多,不論是新生老生!

畢竟之前在個人賽上的時候,江一傷了九溪老人,不論是用的什麼招式,這件事情,卻是貨真價實,不少人都知道,也正是因為這件事情,不少人選擇了江一.

那些過了一輪擂台賽的人不少人也都跑了過來,想要看看江一的虛實,畢竟是同級對抗,說不定可以讓江一拿出壓箱底的戰技!

雖然當時在傷了九溪老人之後,九溪老人詢問起江一所用什麼戰技的時候江一說他用的震鬼劍訣,可究竟有多少人信那?或許有大部分,可畢竟當初江一讓方宗用火焰擋住了大家的視線,下意識的便也讓人想到,有什麼戰技,或許江一並不想讓其余人看到,或許這個不想讓人看到的,便是江一的壓箱底戰技……

見這場賭斗遲遲不開始,江一頗為郁悶,開口道.

"稍等我片刻,我去取我自己的元靈卡!"

云燚倒是沒什麼意見,其余人也不介意再等等,倒是夜淚想攔,卻又未曾攔住,而江一真的是去拿元靈卡麼?當然不是,雖然江一元靈卡中的數量已經變成了零,可江一卻也始終都帶在自己的身上,他此行,無非是去找人借點元靈值而已……

而江一在幽靈學院里熟悉而且還一定有大量元靈值的人有誰那?唯有一人,這一人,正是幽靈學院的神女……

天色擦黑,江一飛速向神女閣移動,卻又鬼鬼祟祟,生怕什麼人看到了自己的行動,終于到了神女閣前,兩排金甲守衛正護在路霓裳的門外.

江一還是不想讓人知道自己來到了這里,想要繞過這些守衛,翻牆而入,畢竟這神女閣是在幽靈學院之內,相對來講十分安全,加之也無人敢輕易動神女,所以,就算有守衛,基本上也是形同虛設才對.

反正江一是這麼想的,可偏偏的,江一剛剛到了轉角的地方,聽到了身後有聲音傳來!

"誰!"

江一一愣,第一感覺就是撒腿就跑,卻已經來之不及,根本就沒有什麼反應的時間,江一便已經被按倒在地……

江一一個勁兒的垂著臉,滿頭長發披散,生怕人家認出來他一般,可偏偏那金甲守衛拉起了江一的腦袋.

"嗯?怎麼看上去有點眼熟?"

"管他是誰,拉到院長那里再說!還真有人不知死活敢夜闖神女閣!"

"不對?這是……新生中的江一?"

有人認出來了,江一腦海一片空白……

完了,完了,丟人丟大發了……

本來和神女關系就有點不太尋常吧,又給自己安了個夜闖神女閣得罪名?那自己在幽靈學院還能活下去麼?

江一欲哭無淚.

"不是,我不是江一,你們認錯了……"

江一無力的反駁,卻讓那些金甲守衛更加確定了!

"沒錯,就是江一!神女說他是救命恩人,哼,這家伙竟然不知死活敢擅闖神女閣?這一次,一定要好好治他的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