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我爹是院長!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這才看到了擂台之下那些欲要殺人的目光,尷尬的咳嗽了幾聲,見路霓裳面不紅氣不喘的與江一開口.

"加油,嘿嘿,我看好你……"

說罷,尚還看熱鬧不嫌事兒大似的,拍了拍江一的肩,台上云淡風輕,台下軒然大波,路霓裳沒事兒人似的一躍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留下江一等人繼續被下面的眾人圍觀.

下面有點亂,江一聽得最清的一句是.

"特麼的別拉著我!我要打死他!誰在拉我!誰!老子管不了了!我要打死他!"

……

面對這樣的聲音,江一嚇了一大跳,轉頭卻正好看到了路霓裳的壞笑,江一扶額,這樣下去的話,自己恐怕真的不能安安全全的活在幽靈學院……

江一他們下台了,個人賽也繼續了,而在這一天之中,個人賽的第一輪便結束了,夜浮沉說三天之後進行第二輪,江一他們也不著急,反正他們也樂的有幾天的休息時間,晉級的共有二十九人,江一他們占掉了八個,相對來講的已經是很大的份額了.

被淘汰的學員倒是沒什麼事了,雖是有些不甘,可已經變成了這樣,他們也只能認命.

江一他們又一次的開始進入了修煉的狀態之中,而夜淚去找了一趟夜浮沉,據夜淚說,也是打探到了一個頗為重要的消息!

夜淚說,之前去找夜浮沉的時候,正巧碰到夜浮沉他們在談個人賽的事情,剩下的個人賽中,會加有各種各樣的條件,雖然還不知道是什麼,可畢竟有了這個信息,對于江一他們來講,也算是做了點弊.

江一他們開始猜測,在猜測之中也在儲物戒指里放入了很多東西,以備不時之需.

結果,第二天一大早,這以後的比賽有條件的事情,便傳遍了整個幽靈學校,讓江一他們滿是蒙逼,這件事,也引起了江一等人的暴動,差點把夜淚打的生活不能自理.

因為夜淚之前興沖沖的跑回來說,這事兒,絕對的獨家消息……

江一他們也打探了一下血墨的事情,似乎九溪老人在幽靈學院重金租下了一間小屋,和血墨一起在屋中無時無刻的不在鞏固血墨的實力.

不過江一他們雖然稍有在意,卻也並沒有完全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這日,江一他們在學院的食堂中吃過晚飯,路過了幽靈學院的競技場,里面有不少新生,老生正在賭斗元靈值,一時間讓素衣和玲瓏頗為感興趣,硬是拉著江一他們進入了競技場之中.

他們一行剛剛進入,卻見內部已經有不少人將目光望了過來,片刻之後,這競技場中,出現了難得的安靜,幾乎所有人都將目光望向了江一,有人想挑戰,卻也知道自己的斤兩,猶豫了一下,卻又有些不敢,可終究還是有人抬步上前.

這人赤裸著上身,古銅色的皮膚之下,包裹著強健的肌肉,行走之間,這人雙拳對碰,仿佛空氣中都出現了力量的爆炸一般!

江一他們八人並沒有一人被這人嚇退,皆是緊緊的望著這來人,一直到這人止步在了江一他們八人身前三米之處.

這人微微一笑.

"云燚,練精化氣之開光境,想請江一學弟……賜教!"

若是平時,江一或許還真的就會大大方方的應下來,吃過飯後就當是消消食也好,可偏偏的,江一突然想到了自己囊中羞澀,所有的元靈值,皆是在修煉室那里賠了個一干二淨!

江一想到這里,只能搖頭.

"今天不行,改天吧."

那云燚步步緊逼.

"為何不行?既然來到了競技場之中,便是尋求挑戰或是接受被挑戰,難道……你慫了?"

江一挑了挑眉頭,指了指身側素衣.

"我是賠她來的,你要挑戰,就挑戰她吧……"

素衣郁悶,當真是躺著也中槍,不過素衣也並沒有說什麼,要是這云燚真的要挑戰她的話,她接下來,倒也並沒有什麼不可以,煉精化氣之開光境,素衣自覺,這個境界里,還沒有人有和自己有一戰的能力.

云燚皺起了眉頭.

"我要挑戰的,是江一!"

方宗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噗嗤一笑,見所有人都望了過去,慌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素衣,夜淚幾人有些不明其意,可這種時候卻又不太好問,而江一終究是被逼的沒辦法了,扶額開口.

"今天出門急,沒帶元靈卡,改天吧……"

偏偏夜淚顯得頗為大方,伸手抽出自己的元靈卡.

"用我的!里面有兩萬!丫的全部賭上!贏了咱們倆平分,輸了都算我的!"

江一頓時瞪大了雙眼,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明明不想打,偏偏要讓自己上台挨揍……

那云燚倒也實在.

"兩萬便兩萬,只求一戰,讓我看看能夠被神女青睞有加的人,到底擁有什麼樣的戰斗力!"

江一無奈的伸出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將云燚引向一旁的高台.

"請!"

云燚同樣回禮,見兩人就要翻身上台,就要在公證處那里劃掉元靈值的時候,夜淚突然收回了自己手中的卡片.

"別急,等一刻鍾!"

云燚和江一皆是不知所謂,靈塵,方宗等人也是不明所以然.

只見夜淚突然從儲物戒指中拉出了一張桌子!

"來來來!下注下注,江一一賠一點二,云燚一賠一點五!"

江一一個咧跕,差點一頭砰在擂台的棱角之上,靈塵,方宗等人皆是嘴角有些抽搐,片刻之後,卻也笑開了眉眼.

"一賠一點二?一賠一點五?你陪得起麼?"

"我爹是院長!"

"在這里私設賭局,不太好吧……"

"我爹是院長!"

"萬一學院護衛隊的人來了,咱們這不算是聚眾賭博吧……"

"我爹是院長!"

總之,夜淚就那一句話,征服了所有人的心,而這賭局,在片刻之後展開,不少聽說老生云燚越戰新生江一的學員紛紛趕到了,見夜淚設起了賭局,先是一愣,又都加入到了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