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悄悄話
g,更新快,無彈窗,!

九溪老人愣住,路霓裳的話,根本就沒有給出一絲半點可以緩和的余地,要麼動手,要麼就准備面臨追殺!

江一他們一時間倒也不好做什麼動作,江一也明白,路霓裳有自己的決定,並非自己能夠左右,也只能等待事情的結局.

九溪老人干枯的手掌在顫抖,看著地面上萎靡不振,仿佛已經認命了一般的的血墨,有些心中不忍,可不按照路霓裳說的去做真的行麼?似乎真的不行……

雖說斷了一只手臂,卻也總好過丟了性命.

繞是這樣想著,九溪老人面孔之上滿是猶豫和糾結,大口大口的喘息,想要跳下來給血墨一個痛快,卻又仿佛被什麼東西定在了這擂台之上一樣,讓他無論怎麼活動,都移動不了自己的腳步.

九溪老人又怎麼可能不知道此刻血墨心中充滿恐慌?血墨也想要讓這個事情趕快做個了斷,也好不讓自己一直陷入在惶恐不安之中.

"不要等我動手……"

路霓裳冷不丁的又是開口,讓九溪老人不由得打了個寒顫,垂著的腦袋突然抬起,看向江一等人,面露凶光,似乎想要就地將江一他們格殺當場,可他不敢,他知道夜浮沉一直注意著他,只要他妄動,夜浮沉會一瞬間將其攔下,之後,無論是他也好,無論是血墨也罷,都要面臨死亡……

九溪老人面目之上的凶光稍瞬即逝,繼而轉頭看向夜浮沉,混濁的雙眼之中,露出些許哀求之態,似乎是想要夜浮沉幫忙說兩句話一般.

可夜浮沉依舊是那般面孔,雙目未曾有一絲半點的轉動,表情,也沒有丁點的變幻,九溪老人絕望了.

就在九溪老人仿佛做出決定,握緊了拳頭的時候,突然聽到了有輕盈的腳步聲,踩踏在了擂台的石板之上.

這腳步的主人,正是路霓裳!

此刻的路霓裳手中拖著搖光鞭,任由搖光鞭鞭尾的地方在石板之上輕輕滑動,留下一串"磁剌""磁剌"的聲音,九溪老人突然慌了,一步踏到了路霓裳的面前.

"神女……神女……"九溪老人終于緊咬鋼牙!"我自己來!"

路霓裳的腳步停下,站直了身子屹立在原地,就這樣看著九溪老人慢慢吞吞的向血墨的方向走去,成者為王敗者寇,九溪老人高傲的來,卻又不得不灰頭土臉的接受失敗的代價.

見九溪老人到了自己的身前,血墨沒來由的渾身發顫,略帶絕望的閉上了雙眼.

九溪老人猶豫了一下,拉起了血墨的左手,畢竟世人持兵器的手多在右,而血墨雙手都能持鉤,只不過左手的力量終究是沒有右手的大,可就在九溪老人欲要動手的時候,路霓裳突然又一次冷冰冰的開口.

"之前血墨動手的,是右手,若是九溪老人覺得需要兩只手一起廢掉,那九溪老人不妨先廢左手."

九溪老人的手指都在顫抖,他不喜歡別人控制他的行動,可如今,卻又不得不按照別人所指示的指令而行動……

九溪老人閉上雙眼,口中大喝出聲!

"啊!!啊!!"

所有人都聽得真切,"咔啪"一聲,血墨右手骨骼皆斷,筋脈盡毀,只聽血墨一聲慘叫從口中傳出,九溪老人已經慌忙半蹲下身子,開始將自己的靈力,注入到血墨的身體之中.

九溪老人到底有多大歲數了,在場的少有人知,只不過看起來這個年過古稀的老者,雙目之中,已經有淚水在打轉.

其中不乏心疼,也不無屈辱……

"疼,疼啊……"

血墨的關節已經被九溪老人對了回來,此刻血墨正抱著自己的右手,蜷縮成了一團,在擂台之下的草地之上打滾,九溪老人慌忙安撫,一邊急切的掏出了一大堆玉瓶,仿佛是要尋找能夠給血墨減輕痛苦的丹藥一般.

路霓裳看到這樣的場景,眯了眯雙眼,卻又轉過眸子,冷冷的開口.

"好了,之前的事情,算作一筆勾銷,不過若是你們再做的過分的話,要面臨的,便不再是如此這般簡單了,這場個人賽,算血墨勝,順便告訴你一聲,藏經閣頂層,或許有接續筋脈的辦法……"

九溪老人眼中一抹喜悅上湧,慌忙回身道謝,便欲要帶著血墨回去修養,卻也了然,雖說路霓裳將自己和血墨逼上了絕路,卻也不想鬧到魚死網破到最後拿命相博的地步.

一個棒槌一個棗,路霓裳只是這樣隨意的多了幾句話,便消除掉了九溪老人心中大半的怨恨.

江一就站在路霓裳的身側,見九溪老人走遠,開口淡言.

"真的有接續筋脈的辦法?"

聽到江一的言語,路霓裳轉頭,嫣然一笑,看了周圍一眼,大大的眼睛中透過一抹狡黠的目光.

"怎麼可能,那里又不是醫館,就算有,你們還打不過一個殘廢?無非是想讓你們再有個名正言順的理由出出氣嘛."

江一無語了,看著路霓裳古怪精靈的模樣,沒來由的想要捏一把路霓裳的臉蛋兒,卻也知道只要自己捏了,恐怕下一刻這幽靈學院就會翻了天,心中苦笑,便也忍了下來.

路霓裳眨了眨明眸,朱唇輕啟,聲音壓的很低.

"江一,我剛才……是不是太凶了點……"

面對突然的這樣的詢問,江一愣了一下,隨即搖頭.

"怎麼會,他們也是罪有應得,再說了,你不是為了我麼?"

路霓裳展顏,夜淚等人皆是在一旁嬉笑,路霓裳和江一尚在說著悄悄話,殊不知僅僅如此,台下真的已經翻了天.

"咳咳……"

這提醒的聲音很不適時,江一驟然從自己的思緒中回神,見夜浮沉已經到了他和路霓裳的身邊.

路霓裳頓時有些不好意思,江一也差點紅了臉.

"兩位,沒什麼事兒的話,你們倆能不能偷偷的說悄悄話什麼的啊,這還在舉行個人賽那,下面那麼多人看著,嘖嘖嘖……現在的小年輕啊,真是搞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