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法則初顯威
g,更新快,無彈窗,!

而有了這樣的動手好機會,九溪老人又怎麼可能不好好利用?不過九溪老人心中清楚,幽靈學院的學員,輕易殺不得,就算有這樣的想法,也要找一個合適的時間,合適的地點,不過先給江一一個教訓,在九溪老人看來,也未嘗不可……

九溪老人猛的前沖,手中化生出一個與九魂鉤相差不多的鉤子模樣的兵器,不過看起來仿佛並沒有九魂鉤殷實.

江一見九溪老人沖來,也不慌亂,其實江一很清楚,自己等人無論如何都打不過九溪老人,自己等人只是把他當做磨練自己的試劍石!只看自己等人能夠做到那一步而已.

江一見九溪老人越來越近,突然朝著那方宗一聲呼喊!

"方胖子!火!"

方宗頓時明了,一雙肥手輕輕律動,卻無論如何也找不出馭靈師統禦元素力量時的美感.

可方宗的火焰,頃刻之間就到了,一刹那間包裹了江一和九溪老人,阻隔了外面所有人的視線!

江一在火焰之中武動星芒劍,口中念念有詞,稍瞬之後,兩個字眼從他的口中吐出.

"法則……"

這是江一第一次動用法則劍訣,心中還有些沒底,而且還是跨了不知道多少階,可畢竟這是自己隱藏的招式,九溪老人尚不知情,哪怕只是一瞬間的停頓,就證明江一成功了,如此,江一便會無限欣喜!

江一的劍向前揮出,九溪老人的身影,也出現在了江一的眼前,而下一瞬間,九溪老人停頓了一下,讓江一原本略有欲要後退的身型突然頓住,眸子之中充滿喜悅,又是一招劍訣從江一的口中吐出!

"芸芸眾生我為巔,誰生誰死誰人念!"

江一欣喜之時,下意識的抬高了聲音,外面的所有人皆是聽了個真切,所有人都知道這是江一的招牌劍招,只要用出來了,就證明江一已經用出了他能用出的最強戰斗力!

可這一招剛剛揮出,江一便看到了九溪老人已經可以移動,也看到了九溪老人的措手不及,慌忙去擋這劍招,江一一笑,抬步一跳,又是借著星空之中搖光星辰的力量揮出了自己星芒劍中的劍勢,自己的身體便被這劍勢的反沖力震出了火焰的包圍圈……

江一的身體從火焰中飛出,仿佛就像是被九溪老人打出來了一般,外面觀戰的人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幸虧江一並不是想象中那般變態,若真的江一能夠傷了九溪老人,那才真的是讓這些幽靈學院的老生刮目相看……

夜浮沉頓時皺起了眉頭,已經做好了若是火焰中另外的那道身影追出來的話開始動手堵截的打算,可九溪老人似乎並沒有緊緊的跟出來,讓夜浮沉一時間也是提起了精神,卻並沒有移動身形.

就連夜淚,靈塵等人也是認為江一被打了出來,慌忙飛身前去相探,卻見江一在空中翻了個跟斗,穩穩落在了擂台的邊緣,江一抬起了面孔,眸子之中尚有喜悅,唇角尚有上揚.

方宗撤回了原本包圍在江一和九溪老人戰場之中的火焰,卻見九溪老人的身上,此刻正有鮮血順著九溪老人的手臂向這擂台之上灑落的星星點點……

呆滯,所有人都呆滯了!

安靜,一時間這偌大的場地,僅剩微風吹過的聲音.

片刻之後,喧嘩聲不絕于耳!

"我……我沒看錯吧,江一這個瘋子……"

"他竟然真的傷了九溪老人?雖然不知道九溪老人具體什麼修為,可最起碼也要比江一強很多階吧,這……這怎麼可能!"

"我突然覺得,之前幫助血墨阻攔江一他們攀登高台是多麼愚蠢的舉動."

……

這聲音之中,有新生,有老生,有人驚訝到發懵,有人後悔到心痛.

血墨依舊在地面之上躺著,原本還有人上前看看,可在江一傷了九溪老人之後,所有人都停止了這樣的舉動!

幽靈學院的新生中,大體上分有三個派系,一個就是江一他們,只有八人,便是江一他們一個宿舍的八人,之所以人少,主要還是因為江一他們平時太"冷",再或者說,江一他們基本上就不出來活動,再加上血墨的言語挑撥,自然而然的,又不少人嫉妒江一等人的資源,妒忌變成了仇怨.

第二個派系就是血墨他們了,以血墨為首,以將江一他們拉下鬼靈榜為目的,這其中幾乎包括了一半以上的新生,因為他們妒忌,他們想要把江一他們拉下"神壇",好去瓜分血墨說的學院傾斜與江一等人的資源……

其實真的有什麼資源麼?好像還真的沒有,無非是江一他們住了最好的地方,占了鬼靈榜最好的排名,僅此而已,剩下的東西,都是江一他們自己努力爭取而來.

第三個派系便是中立,搖擺不定,江一他們在了,便巴結江一他們,江一他們不在就巴結血墨等人,兩方都在了,便坐在一旁靜觀其變,這些牆頭草,實際上江一他們和血墨他們都不喜歡……

此番個人賽,原本江一他們展現了八人絕對的戰斗力,九溪老人來了之後看似不知死活的應戰,卻是江一一人便在九溪老人身上劃出了那麼多傷痕,原本中立的人徹底將心偏到了江一他們這里,原本和血墨他們狼狽為奸的,此刻也在搖擺不定之中,大多數人選擇不再和江一他們作對,畢竟他們也怕這以後就是他們的結局.

九溪老人看著擂台之下一片嘩然,看著路霓裳等人驚訝的合不攏嘴,頓時覺得自己仿佛就是來丟人現眼的一般!

九溪老人記下了這般仇恨,寬大的袖筒之中,一雙干枯的手掌已經握的有些發白,幾乎是從牙縫之間,九溪老人吐出了一句話.

"剛才,是什麼招式……"

江一自然知道九溪老人問的是法則,卻是一笑之間,並沒有如實告知,而是開口說道.

"震鬼劍訣第一式,芸芸眾生我為巔,誰生誰死誰人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