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九英戰九溪
g,更新快,無彈窗,!

"道歉?只是道歉可不行!"

路霓裳接過話音,將已然從九溪老人手中拉回了搖光鞭凌空甩了幾下,威脅依舊不減,九溪老人面色突然一黑.

"那神女是什麼意思."

九溪老人眯著雙眼,心中無限悔恨,卻又來不及,不過卻也將江一他們的樣貌記在了心中,現在在幽靈學院里找不了他們麻煩,卻不代表他們永遠都不會出去.

九溪老人這般琢磨著,決定暫時忍氣吞聲,有道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九溪老人雖然不覺得自己是君子,可報仇這件事,也並非不能拖延.

路霓裳看著不遠處已經被江一他們制服的血墨,唇角輕勾.

"九溪老人還是自己琢磨一個賠償我們損失的辦法吧,如果不讓我滿意的話,我不介意動手殺了他……"

路霓裳說著,伸手指了指江一手中的血墨,此刻的血墨雖然被制服,可面孔之上的桀驁卻依舊未曾消減絲毫.

九溪老人壓著心中的不快,看起來依舊是平聲靜氣的和路霓裳開口.

"似乎也並沒有什麼損失吧,之前墨兒想要搶奪龜靈弓和蛇靈箭,現在這兩柄靈兵已經物歸原主,江一雖然受傷,可墨兒現在的傷勢絕對不比江一輕,不如我們各退一步,我賠償些丹藥,你們放了墨兒如何."

"僅此而已?"

"神女莫要太過了,畢竟我九溪也不是什麼軟柿子任人拿捏,這已經是我的底線……"

"哦……原來如此,既然你這麼沒誠意,那我為何要賞你臉?"

路霓裳毫不猶豫的揮鞭打向血墨,就在血墨滿目驚恐之間,九溪老人又一次抓住了搖光鞭,只不過這一次,九溪老人的背,暴露在了江一等人的面前.

夜淚眸子中突然閃現出了一抹晶亮,轉頭與江一等人交換了一個眼神,眾人會意,在靈塵的幫助下,江一刹那間卸掉了血墨的腿腳,將其一腳踢下了擂台,直到這時,血墨的慘叫聲才從口中傳出,回響到了九溪老人的耳邊.

九溪老人驟然轉身,卻見江一的劍,仿佛欲要直沖自己的面門,九溪老人瞳孔收縮,另一只手夾住了江一的星芒劍,卻是感覺腰間一陣刺痛,轉頭一看,一枚箭矢,正鑲嵌在自己的身上,若不是自己體魄夠強,說不定已經背著箭矢貫穿!

"好一群不知死活的小輩!"

江一他們沒有說話,卻不代表他們真的不知死活,他們之所以敢動手,一來這里是幽靈學院,是他們自己的主場,就算他們有性命危險,有路霓裳也摻和在戰局之中,無論如何,幽靈學院的老師們都會抽身來救.

二來江一他們也把這九溪老人當做了試煉之人,他們都知道,跨級挑戰,永遠是收獲最多的,有這樣的機會,他們自然願意一試.

至于這次的個人賽,已經不得不中止,可夜浮沉一時也是沒辦法,見江一他們突然動手了,吩咐左右.

"看緊點,一人看一個,一旦九溪老人下死手,就去救人,人救回來之後,欲要殺我幽靈學院學員者,不論是非,殺!"

夜浮沉的話音壓的很低,九溪老人倒是並沒有聽到,不過說起來夜浮沉也真的有些不講理了,可幽靈學院確實有這樣狂的資本!

此刻,擂台之上的裁判已經脫離了擂台,擂台之上僅剩江一八人,神女路霓裳和九溪老人!

不少新生,老生皆是站起了身子,驚愕之意不斷的在面孔之上流轉,他們在設想,若是之前的局面,那些新生是自己等人,自己敢動手麼?或許還真的不敢……

擂台上的九名年輕人,說是年輕一輩的英傑也不為過,此刻將九溪老人圍在正中間,愣是讓九溪老人都有些焦頭爛額.

九溪老人知道,自己不能動用全力,因為高台上的夜浮沉始終關注著自己,若不然的話,江一他們幾人的圍攻,在九溪老人的眼中,真的沒有一點威脅感.

路霓裳很快適應了江一他們的戰斗模式,加入其中之後,更是展現出了驚人的爆發力,有搖光鞭牽動著搖光星辰,江一的星芒劍似乎越顯神威,原本就一往無前的劍芒,有了劍勢的增幅,仿佛已經超脫了靈劍的范疇一般!

江一有想過給自己的星芒劍加以鍛造,畢竟自己的手中已經有了足夠的珍貴金屬,可江一總覺得少了些什麼,仙劍需要激活劍中的劍靈,可自己手中的那些金屬,似乎總是少了些許靈性,江一也就暫時忍耐了下來,准備繼續再找找看,反正自己還有的是時間.

元素的力量,說起來當真是最不可抵擋和無處可藏的力量了,雖說有時候會因為地域的問題使得馭靈師的力量增幅或降低,可在大多的情況下,馭靈師永遠的不可小覷.

素衣勉強也算是馭靈師的一員,風的力量雖然沒有冰的徹骨嚴寒,卻也可以冷的讓人簌簌發顫,而又有另一側方宗火焰力量的擠壓,讓九溪老人體會了一把冰火兩重天!

九溪老人被動反抗了片刻的時間,終于忍耐不了這仿佛是對他的侮辱一般的打斗似的,開始反抗了!

他的第一個反抗目標,正是他正前方的江一!

九溪老人作為血墨師傅的身份來到了幽靈學院之中,這樣的身份也算合理,不過他來幽靈學院的時間不長,可當他看到血墨住的宿舍的時候,九溪老人便皺起了眉頭,原本打算去找幽靈學院的麻煩,被血墨攔了下來,血墨的言語之中,造成血墨現在窘迫局面的,罪魁禍首,名為江一……

正巧碰上了個人賽,九溪老人以為幽靈學院再怎麼也會給自己個面子,讓血墨不必太過忍讓江一等人,可就是九溪老人的那不屑和對血墨說的那幾句話,造成了現在的頗為尷尬的局面……

九溪老人當時就注意起了江一,剛才看到江一的時候,便已然是氣不打一出來,原本處處被牽制,讓他不得不忍了下來,不曾想江一他們竟然還直接與他動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