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一個比一個橫!
g,更新快,無彈窗,!

面對血墨突如其來的攻擊,江一避之不及,可路霓裳卻反應了過來,就要撲在江一身前的時候,江一心中頓有慌亂,毫不猶豫的將路霓裳拉回,把自己的背部,暴露在了九魂鉤的面前!

九魂鉤的勢將江一震的眼前一花,口中鮮血已然流出,就在江一倒地的一瞬間,卻也將路霓裳撲倒在了自己的身下.

路霓裳此刻那里還管的了什麼男女授受不親?面對這樣突然的動手,仿佛突然發飆了似的,將江一輕輕的拉開,把江一的身體放好之後,突然引動搖光星辰,搖光鞭的力量,皆是聚集在鞭身狠狠的向血墨揮下!

搖光鞭中的暴戾把九溪老人嚇了一大跳,慌忙伸手抓住了搖光鞭的鞭身,開口低吟道.

"神女要下死手?"

"松開!今天要麼我殺了血墨,要麼我殺了你!"

九溪老人被路霓裳這氣勢嚇了一大跳,怎麼也想不到路霓裳竟然這般在意江一,就算他超脫世外,不歸屬于任何勢力之中,可他卻也依舊懼怕鬼神塔啊,自己在這里搶個兵器無所謂,鬼神塔還不至于為了這件事去滅了他們,可若是給神女抓住了什麼把柄,多去說道了點什麼,那可就不一樣了啊.

原莉莉等人不再去管圍攏血墨和常翩,慌忙檢查江一的傷勢,從背後看,江一的內甲已經完全損毀,可皮肉之上,似乎並沒有太大的創傷,檢查內髒,骨骼和經脈,雖有移位,卻並不嚴重,這才松了口氣.

江一在地面上又是趴了好久,突然一陣咳嗽,吐出幾口血沫,方才顫巍著身子爬起來,看著手中的星芒劍,似有些許迷茫,星芒劍中,在搖光星辰出現的一刹那,仿佛有什麼力量在向自己體內聚攏,恢複著自己的修為.

"真是差點就死了,鬼門關晃悠的感覺,真的很不好……"

江一怒目望著血墨,這已經不是血墨第一次偷襲自己了,每一次都是差一點就成功的殺死自己,這已經超出了江一忍耐的底線……

路霓裳依舊在和九溪老人對峙,而趁著這個機會,江一使了個眼色,八人皆是壓著心中滔天怒火,向血墨和常翩靠攏!

方宗刹那間燃起了熊熊火焰,環繞在了常翩的周身,不斷的壓縮包圍圈,內部的常翩不斷的呼喊救命,卻沒有一人能夠將她從其中救出.

九溪老人欲要回身阻止,卻又想起了路霓裳的話,他怕只要自己一動,停止對路霓裳的牽制,路霓裳就會毫不猶豫的揮鞭殺死血墨!

九溪老人心中也是有些氣惱,氣惱于血墨總是會給他惹數不盡的麻煩,偏偏自己又不的不管.

江一他們八人分做兩撥,江一,靈塵,素衣,玲瓏四人向血墨靠攏,其余四人圍向了常翩.

方宗的火焰很快落下,常翩看到外面的四人的時候,又是生出一抹慌亂,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錯了決定,總之看現在的局面,就連神女都站在江一他們那里,證明了整個幽靈學院都會對江一他們有所偏幫,而九溪老人和血墨,卻是自顧不暇……

此刻,因為之前血墨的突然動手,江一他們八人心中都是怒火滔天,此刻夜淚沒有絲毫憐憫之心,手中無光短匕憑空一劃,隨著常翩的一聲痛呼,所有人都看得到常翩小臂之上,已然有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疤……

"下一次劃的,就是脖子……把弓箭交出來!"

此刻的常翩,那還敢有什麼反抗的意思?她知道自己再不交出去,恐怕這幾個人真的敢殺了自己,哪怕這里是在幽靈學院,常翩也相信這些人動起手來恐怕會毫不猶豫!

龜靈弓和蛇靈箭被常翩取了出來,原莉莉伸手一攝,弓箭便回到了自己的手中,握著熟悉的弓胎,原莉莉心中暗暗發誓,除了自己最相信的這些人,日後,自己的弓箭,絕不借給任何人!

方宗可一樣的不是什麼好脾氣,一陣沉悶的怒吼從方宗的口中傳出.

"滾!別讓我再看見你,再讓我看到你,我讓你感受一下什麼叫做瀕臨死亡的絕望……"

常翩連滾帶爬的下台,原本是江一他們和血墨的私仇,可因為一時的貪念,讓常翩也卷入了其中,從此真正的和江一他們結仇.

這一切的發生,所有人都看在眼中,九溪老人無暇去管,血墨根本就脫不開身,而其余人,又有誰人敢管?

這常翩下了擂台之後,不少原本和她關系不錯的人對常翩皆是避而遠之,生怕因為和常翩走的太近了而惹得自己一身的麻煩.

常翩後悔麼?又怎麼可能不後悔,可後悔有用麼?似乎沒用……

其實,常翩只是一個炮灰而已,也只是被血墨用用,血墨可以隨時拋棄,因為只要常翩真的收了原莉莉的弓箭,那他們本身就已經有了仇怨,自然而然的會于江一他們為敵,不論怎樣,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

這樣的拉攏雖然無恥,雖然遭人恨,可血墨覺得無所謂,就算所有人都恨他,可所有人都是江一他們的敵人的話,那這樣的代價,也值……

久久的爭執,其實江一他們已經動手了,九溪老人想攔,卻總是被路霓裳擋在身前,九溪老人一咬牙欲要將路霓裳推開,卻聽夜浮沉冷冷的開口.

"九溪,動手的時候可要想好了後果,路神女既然在我們這里,我們就有義務保護她的安全,你動別人可以,動神女一根汗毛,我要你橫著出幽靈學院……"

面對一處又一處的強橫對待,九溪老人很不適應,平日里自己強橫慣了,真的到了別人對自己橫的時候,九溪老人真的有些心生惱怒,卻又不得不忍下,因為他們,惹不起……

九溪老人停住了,他原本以為就算血墨在學院找麻煩他也可以將他護下,卻不知道會出現神女這般偏袒江一這樣的局面,握了握拳頭,突然與血墨開口!

"墨兒,住手,給這幾個人,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