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九溪老人,真的來了……
g,更新快,無彈窗,!

見常翩依舊在猶豫,夜淚又是添了一記重磅炸彈!

"得到靈兵之後,只要你跟著我,九溪老人自然會永久的保證你的周全!"

常翩仿佛突然決定了一般,一咬唇瓣,看著江一他們的目光,其實他也知道,江一他們對她更多的是利用,而雖然夜淚也是在利用她,可最起碼的,夜淚給了自己承諾,還能幫自己保住這兩柄靈兵!

常翩突然點頭.

"好,我相信你!"

語罷,只是一刹那間,便將原莉莉的龜靈弓和蛇靈箭收進了自己的儲物戒指之中!一瞬間,原莉莉當真是斷了和龜靈弓,蛇靈箭所有的聯系!

江一一把拉出星芒劍.

"哥幾個!上!幫原莉莉奪回靈兵!"

就這樣毫無顧忌之下,江一他們仿佛絲毫都不估計幽靈學院老師們的存在,一步跨上擂台,除卻原莉莉在原地未動,其余七人皆是手握兵刃,不等常翩有說話的時間,江一等人便已經開始把血墨和常翩向中央圍攏!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讓夜浮沉都有些反應不及,夜浮沉欲要起身阻止,卻聽路霓裳道.

"院長大人,你管那麼多,不累麼?"

夜浮沉一時語卒,卻也知道路霓裳的意思,只能暫時又坐下.

常翩那曾見過江一他們這樣的架勢,誰又會想到江一他們動起手來真的就毫不猶豫?常翩後退之時未曾站穩,"撲通"一聲跌倒在地,有些驚慌的向外呼喊!

"救命!院長,院長!"

可所有人都只是看著,無論幽靈學院的老師也好,新生,老生也罷,沒有一人有欲要上前阻止的舉動,人性之貪,既然表現了出來,其實人們皆是有所反感,無非是說不說出來而已.

雖然到了自己的時候,或許自己也同樣會貪婪,只不過厭惡別人的貪婪,卻一樣是人之本性!

那常翩見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又見江一他們已經提著刀劍面目陰寒的向中央圍攏,淚水竟是開始在她的眼角打轉,一切都只是在常翩的一念之間,既然她選錯了,就自然要為這個錯誤,付出代價……

"血墨,血墨……你說過護我周算的!"

常翩連滾帶爬的向血墨靠攏,欲要尋求血墨的庇護,而血墨此刻手握九魂鉤,環視四方越來越近的身影,就要動手突圍,卻聽遠處有一聲音傳來.

"夜浮沉,我將墨兒送到幽靈學院進修,你幽靈學院就這般對待墨兒?任由這麼多人圍攻,卻不管不顧?"

夜浮沉頓時起身,向著虛空遙遙開口.

"原來是九溪老人,既然來了,何不現身!"

正這般說著,一頗顯蒼老之態的麻衣老者,出現在了江一等人的包圍圈內,護在了血墨的身前.

"小輩退下!"

這九溪老人只是一句話,便讓江一等人連連後退,江一眯著雙眼,隨眾人一起再次抬步上前,不是不知好歹,只是自己伙伴的兵器,還在對方的手中……

原莉莉同樣跳了上來,只是手中的弓換作了她備用的那一柄,雖是同樣的搭箭上弦,江一他們卻是感覺得到這把長弓和龜靈弓比起來,差了無數倍!

那九溪老人自顧自的看了一眼常翩.

"小女娃子長的倒算水靈,不去嫁給我們墨兒好了,那龜靈弓和蛇靈箭,我自然會幫你保住!"

其實這里的一切,九溪老人皆是看的清清楚楚,若不是江一他們圍堵了上來,九溪老人也絕不會從暗處走出.

"從計劃搶奪別人的兵器,到逼迫女子嫁人為妻,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老的小的都一個德行!"

這話音雖然空靈,奈何其中的諷刺之意卻並不好聽,九溪老人皺眉向聲音的來源看去,卻見路霓裳已然拉出了搖光鞭,從高台之上跳到了擂台中央.

"原來是神女,神女也要摻和到這件事里面?"

"把龜靈弓和蛇靈箭交出來!"

路霓裳只有這一句話,氣勢已然展開,高台之上的夜浮沉欲要阻攔,卻也知道自己根本就攔之不住,他知道路霓裳很少管閑事,可一旦管了,就一定會管到底,偏偏的路霓裳的身份在哪里放著,也就真的沒幾個人敢杵逆路霓裳的意思.

夜浮沉頓了頓,便不再去管這件事情了,反正路霓裳插手了,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唄,只要別把幽靈學院掀了,那一切都好說!

夜浮沉也是暗歎,暗歎今年真是多事之年,路霓裳平日里幾乎啥都不管,可偏偏的江一他們來了,不但帶來了好多的麻煩,就連路霓裳也是對江一他們處處偏袒……

"那可不行!"這九溪老人拒絕的很干脆."這可是我送給墨兒未來媳婦的見面禮,哪怕神女插手了,我也一定要把這兩柄兵器給留下!"

"你還要不要臉!"

路霓裳頓時陰沉了臉,卻也默不作聲的踏步到了江一的身旁,其實路霓裳最擔心的也就只有江一的安全而已,至于其他人,雖然在意,卻也建立在江一的基礎之上.

眼看路霓裳沖動著要動手,江一伸手拉了一把,看著常翩一臉畏懼的躲在九溪老人的身後,根本就不敢正眼看江一等人.

江一開口道.

"常翩,弓箭借給你我們雖然有我們的私心,可既然敢借給你,就證明我們足夠相信你,我問你,弓箭,還,還是不還!"

江一的聲音很沉悶,讓常翩心中不由得有一抹壓抑籠罩其中,現在的常翩,心中很亂,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辦.

"吼什麼吼,哼,傷了墨兒的仇,我還未報,你非要不知死活的來送死不成?"

江一看上去仿佛就是無視了九溪老人一樣,低聲怒吼!

"還?還是不還!"

常翩突然一愣,頭顱垂的越來越低,雙手不斷的拉動著自己的衣角,卻沒有做出絲毫要將兵器還給江一等人的舉動!

有九溪老人在這里撐腰,血墨似乎有持無恐了似的,只見血墨眯了眯雙眼,手中九魂鉤的勢突然閃現……

"九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