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九溪老人來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天的擂台賽,江一他們的一舉一動,依舊是引動著所有人的注意,就連南宮無常的戰斗,也同樣沒有讓人失望,南宮無常真正的拿出了拼命三郎的架勢,他心中清楚,自己的伙伴太優秀了,若是自己不夠拼,追不上自己伙伴的腳步事小,畢竟就算他再弱,南宮無常也相信江一他們不會拋棄他于不顧,而因為他卻壞了自己團隊名聲,那可就事兒大了.

雖然江一他們或許並不會在意別人的看法,可偏偏的,南宮無常絕對的會在意!因為他最弱,注定了他最害怕自己拖後腿而敗壞了其余幾人的名聲.

今天,南宮無常用他手中的刀證明了,哪怕是隊伍之中最弱的人,也依舊可以獨當一面!

擂台一直未曾被損毀,可今天的南宮無常打雞血了似的,一刀之下,差點就把這擂台劈做兩半!

這讓江一他們都是目瞪口呆,嚇了一大跳,南宮無常的對手倒是沒有被這一刀劈中,奈何愣是被這一刀的威力嚇得直接跳下了擂台.

南宮無常贏了,回到江一他們身邊的時候尚還有些燦笑流露,也有些不好意思之態.

"嘿嘿,沒劈准……"

江一等人無語,若是那一下劈中了,那之前與他對戰的人能不能活,恐怕都難說.

夜淚的戰斗方法更是別具一格,剛一登台,就用絕對的速度將自己的身體在擂台之上留下了無數的虛影,正在對方不知所措的時候,夜淚的匕首,已經頂在了對手的下頜之上.

夜淚勝!

八場戰斗,八場全勝,耽誤時間最長的,也不超過半刻鍾的時間.

江一他們坐定,擂台之上的裁判終于叫到了血墨的名字.

"第一輪第二十一局,血墨對陣常翩!"

這次幽靈學院新生之中,女性修仙者並不很多,常翩也正是其中之一,如同原莉莉一樣,常翩的本命兵器同樣為弓箭.

不過她的弓箭看上去,只是普通的兵刃,並沒有什麼特別.

血墨當先登台了,就在常翩猶猶豫豫之下,就要爬向擂台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在後面呼喊她.

"常翩!接住!"

常翩頓時扭頭,看到原莉莉正與她說話,而原莉莉已經拉下了背後的長弓和箭筒,徑直向常翩扔去!

常翩一愣,卻也伸手接下,接下的一瞬間,龜靈弓和蛇靈箭似乎有什麼掙紮,卻也稍瞬即逝,常翩一時間有些發懵,畢竟兵刃這種東西,可並非是能夠胡亂去借的,可原莉莉把弓箭借給她,似乎沒有絲毫的猶豫.

原莉莉淡笑了一下.

"加油!"

常翩頓時會意,畢竟原莉莉同樣的處在江一他們的隊伍之中,而偏偏的,江一和血墨有仇,卻又並沒有在第一局的時候碰見他.

原莉莉的目的很簡單,並不指望便會常翩能贏,畢竟血墨的實力他們也是有個琢磨的,可畢竟龜靈弓和蛇靈箭都是靈兵,對常翩的幫助也是很大,就算依舊會輸也無所謂,萬一逼得血墨拿出殺手锏了那,這樣的事情可真的就很難說.

血墨頓時沉著面色與裁判開口.

"這不公平,怎麼可以在陣前交換兵刃!"

裁判皺了皺眉頭.

"沒什麼公平不公平,只是換了柄兵器而已,又沒有換人,常翩上台,准備開始!"

血墨狠狠地咬了咬牙,卻又無可奈何,江一等人一笑,見常翩收起了自己的弓箭,持著原莉莉的龜靈弓,蛇靈箭已然踏步到了擂台之上.

頓時,江一他們聚精會神的向擂台之上觀望,欲要仔仔細細的觀察整場戰局.

原莉莉的弓箭皆是靈兵,箭初上弦,常翩一個咧跕,其內強橫的力量讓常翩有些受之不住,不過很快,常翩便進入了戰斗的狀態之中.

"開始!"

那裁判一聲令下,常翩開始拖動著龜靈弓,蛇靈箭在擂台之上移動自己的身子,欲要學習著原莉莉的方法將血墨遠距離打到擂台之下.

可常翩畢竟不是原莉莉,血墨也不是原莉莉的對手,在原莉莉手中揮之如臂的弓箭,在常翩手中依舊有些生澀.

看到血墨不斷的壓近與常翩的距離,江一他們不由得眯起了雙眼,這場戰斗的輸贏,江一他們心中都已經有了琢磨,血墨的攻勢,並非常翩能夠輕易抵擋的下.

江一他們有些失望,卻也只能祈禱常翩多撐一會兒,或許能夠試探出一點血墨的隱藏的東西.

擂台之上,九魂鉤依舊在嘶吼,抓拿著這天地之內的空間,撕出一道又一道的空間裂縫.

擂台之下,江一的眼睛依舊緊緊的盯著血墨,可口中已經低吟出聲.

"血墨的戰斗能力,仿佛比以前上了不止一個台階,看起來好像更凌厲了,不過這個戰斗套路,好像沒有轉變,可為什麼突然提升這麼多,有人指導?"

"或許……"江一身側的靈塵開口."或許只能這麼解釋,可是,江一,每個人的戰斗技巧都有多多少少不同之處,如果有人指導的話,應該在戰斗套路上多少有點轉變,最起碼也會受指導之人的技巧影響而在戰斗的時候有所展露才對,可是沒有轉變,就有點奇怪了……"

江一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

"這樣來說的話,要麼是血墨自己突然頓悟出了一點東西,要麼就是一開始指導血墨的人,最近對血墨又開始了指導……"

"如果是頓悟的話還好說,如果……"原莉莉看著高台接下了話音."如果是後者的話,那就是說,九溪老人,在幽靈學院之中?"

江一他們皆是倒吸一口涼氣,九溪老人有多強,知道的人並不多,因為九溪老人並不經常出手,而偏偏的九溪老人的名號卻傳了出去,所以,當人提到九溪老人的時候,第一反應或許依舊是只有兩個字.

強大!

"如果是九溪老人,那就更要注意了,學院之內九溪老人雖然不會動手,可若是在現在的情況下全力指導血墨的話,那也是一個很大的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