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首勝
g,更新快,無彈窗,!

刹那間,這擂台附近仿佛被引爆了一樣,所有人都是看著血墨豎起的中指,其中的鄙夷之意毫不掩飾!

江一一拍扶手起身!

"看來幾天前沒殺了你,你是心有不甘,你要戰,那便戰!"

說著,江一抬起了手中的紅球.

"一號,若是你不慫,把一號的藍球換過來,你我死戰!"

在這些新生的坐席之中,突有一人打了個寒顫,這人手中,有一藍球,籃球之上,正書有--壹!

跳上擂台的血墨笑了笑,沒有理會江一的言語,自顧自的到了那桌案之前,伸手掏出一紅球,嘿嘿一笑,又坐到了原來的座位之上.

不僅江一,素衣等人同樣的對血墨怒目而視,就連高台之上的路霓裳,同樣的也是陰沉了臉.

江一的話仿佛震懾在所有人的心中一般,你要戰,那便戰!

這些新生之中,敢說這樣話的人,寥寥無幾.

終于有人抽到了白球,原本應該頗為喜悅的才對,畢竟這人的排名,在鬼靈榜之中幾乎已經快要位于末位.

可現場的氣氛實在是太壓抑了,壓抑到讓人窒息,這抽到白球的人可以說是被這氣勢壓得喘不過氣,那還敢在這種時候露出興奮的情緒.

江一看的真切,血墨的手中,依舊是紅球,雖然明面上似乎不允許這些人將手中的號碼相互交換,卻也並沒有明文規定不允許發生這樣的事情.

眼看就要抽簽完畢了,江一終于知道了血墨的號碼,卻已經有些來不及,他們都是紅球,第一輪之中連自己這幾人碰撞到他的機會都沒有,想要找到相對應的藍球,卻聽到上方已經開始呼喊.

"抽簽完畢,第一輪第一局,江一對陣荀勉!"

聽到這聲音,江一恨恨的看了血墨一眼,血墨似乎滿不在意似的,在江一的注視之中,露出了一口森白的牙.

江一毫不猶豫的祭出星芒劍,凌空一揮,劍芒一閃之下,已經出現在了血墨的面前,血墨慌忙攔下,在座位之上被推出好遠.

借著這揮出的劍芒,江一已經順勢將自己的身體推到了擂台之上.

江一手中劍花輕挽,將星芒劍收到了自己的身後,那擂台之上的裁判有些不高興似的抬步上前,立在江一的身側,開口說道.

"我不管你們有什麼私人恩怨,在這里……"

話未說完,高台之上路霓裳突然開口.

"閉嘴,這是比賽,不是讓你在這里訓斥新生的!"

那擂台之上的裁判頓時語卒,雖是很沒面子,可路霓裳這樣說了,他連說個不的勇氣都沒有,路霓裳是神女,是神眾的代表,就算修為一般,也不是他這個在幽靈學院做老師的能夠撼動的!

就連高台之上夜浮沉等人也是一愣,可看到路霓裳的目光,就算原本有話說,也是紛紛憋了回去,不敢再有任何的言語,路霓裳要是怒了起來,她的修為不算什麼,奈何她背後的鬼神塔也好,青天府也罷,絕對都是能夠將他們各自身後世家攪個人仰馬翻,底兒朝天的存在.

誰都知道江一和路霓裳的關系並不簡單,可誰也沒想到路霓裳會這樣偏護江一,那裁判點頭哈腰似的應下了路霓裳的話,原本還在訓斥江一,卻是在路霓裳話語落下之後連退數步,將原本的嚴肅轉為沒皮沒臉的嬉笑,原本沒說完的話也不說了,突然轉頭看向台下.

"誰是荀勉,再不上台,我就當他自動棄權!"

江一半眯雙眼,瞥了一眼狼狽的血墨,此刻血墨的眸子里充滿憤怒,江一知道這幾天血墨一定是得到了什麼東西,讓他又一次變得狂傲到沒邊兒了,至于是什麼,江一不得而知,就只從傷勢來看,血墨已經完全恢複,有持無恐的原因讓江一更是生出不少戒備,之前那一擊,是自己的試探,而試探的結局便是,血墨,或許會成為一個勁敵!

一直以來,江一和血墨的仇怨從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已經結下,沖突不斷,江一對血墨也算是知根知底,此番,江一猜測的可能性最大的結果便是血墨晉級了,晉級的充沛靈力,讓他傷勢盡複,可僅僅是晉級的話,江一還不會從他的身上感覺到似乎有些威脅之意在其中,所以,江一已經不得不注重了起來.

那個叫荀勉的少年終于上來了,有些害怕的情緒在他的眼角流露,這人知道江一的可怕,知道自己再怎麼掙紮,恐怕也是勝不了江一,他原本都想棄權,可在身旁眾人的慫恿之下,還是到了擂台之上.

"雙方到齊,准備開始!"

裁判一聲令下,那荀勉已經恭恭敬敬的站好,與江一拱了拱手.

"在下荀勉,江兄或許不認識我,不過我也想通過這次個人賽,交一下江兄這個朋友……"

話音落下的時候,江一的劍,已然吞吐著劍光,頂在了荀勉的脖頸之前,荀勉大驚失色,刹那間滿頭大汗,那裁判欲要相攔,想到路霓裳的目光,沒來由的打了個寒顫,且又看江一並沒有真的動手的意思,一時間也是停了下來,江一陰惻惻的開口.

"我今天心情不好,沒功夫跟你交朋友,要麼好好打,要麼自己下去,別浪費我的時間."

江一收回了星芒劍,那荀勉連連後退,不得不拉出了自己的大刀,又是開口道.

"那還請江兄稍讓些許,不要讓我輸的太難看才好,哈哈哈……"

荀勉干巴巴的笑著,仿佛是在自顧自的說話,而江一,看上去似乎根本就沒怎麼理他.

個人賽終于隨著裁判口中的開始二字而開始,江一的身影在開始的一刹那,便已經在擂台上消失不見,除了這些新生中修為拔尖的那幾人,誰都看不到江一高速移動的身影.

"砰!"

碰撞的聲音在擂台之上響起,荀勉的身體突然起飛,手中大刀未曾握穩,"哐當"一聲掉落在擂台之上,而荀勉的身體,卻已經隨著刀落在擂台石板上的聲音,掉落在了擂台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