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我這一身肉養起來不容易……
g,更新快,無彈窗,!

"嗯?"這下子,方宗瞪大了雙眼."這什麼情況……"

江一沒有理會方宗,已然將自己的神識向這腰帶之中探去,卻發現內部有很大的空間,不由有些皺眉.

"空間系法器的腰帶?"

方宗尚在憤憤之中,聽到江一的話也是轉過頭來.

"什麼意思,你別告訴我這就是一個空間系法器而已啊,情緒大起大落,容易衰老是小事,關鍵是容易死得快……"

江一自是知道方宗的意思,如果真的只是單純的空間系法器,方宗恐怕會毫不猶豫的再大笑出聲,這樣算起來的話,倒也真的算是悲喜交替了.

江一一時間有些無話可說,畢竟空間系法器里面,如同儲物戒指這樣的是最方便的,畢竟可以時時刻刻的攜帶,而腰帶這東西,難道睡覺的時候也要隨時帶著睡覺?就算儲物空間再大,萬一有個突發狀況,來不及戴上腰帶的話,很多兵刃未曾隨身,那自己如何在對敵的時候做到有持無恐?

"真的是空間系法器?哈哈哈哈……"

方宗仰天大笑,雙手叉腰,顯然是已經忘了剛剛才被江一打的眼冒金星,哭爹喊娘了.

江一摸索著腰帶外面的那一個個孔洞,既然存在,就一定有它的道理,既然能被放在那麼隱蔽的地方,最起碼也不會只有儲物這麼一個功能吧,腰帶類儲物法器,相對來講真的很雞肋.

洞孔之處,看上去有些深邃,江一伸手去觸摸的時候,仿佛有什麼東西在吸納著江一的手指,江一下意識的探入神識,卻是感覺到了內部似乎有什麼東西頗為尖銳,刺痛了江一的神魂.

江一頓時了然,內有玄機,方宗正不明所蹤的上前,嬉笑著與江一道.

"沒事,我比你仗義!等會他們出來了,我一定說你是找到寶貝了,哈哈哈哈,而且是空間系腰帶類儲物法器那!老厲害了!"

方宗這話剛剛說完,突然感覺周圍一片陰寒,方宗刹那間周身布滿冷汗!左右去看的時候,發現了成百上千的長針,已經懸浮在了自己的眼前!

而刹那之後,長針消失,反倒是江一虛脫似的,此刻變得滿臉蒼白之態,氣喘籲籲之間,已經單膝跪地,有些無力的閉上雙眼!

方宗頓時反應了過來,剛才那如同被毒蛇緊緊盯住一樣的感覺,正是來自江一.

良久之後,江一睜開了雙眸,方宗依舊在其身側,見江一恢複了一些,慌忙出聲詢問.

"怎麼回事?剛才是什麼東西……"

江一未言,卻已經取下了自己腰間的腰帶,將這金黑二色的腰帶勒在了自己的腰間,腰帶上身,仿佛嚴絲合縫似的在江一腰間自行扣好,江一已經取出了尖牙短匕,別在了其中一個孔洞之間.

江一這才抬起頭,看著滿是詫異的方宗,拍了拍方宗的肩頭.

"沒事,你告訴他們吧,反正也確實是空間系儲物法器,不過這個腰帶,一共包含了十三個空間,一個是中心最大的那個,可以容納任何東西,其余十二個里面全是暗器長針,只要靈力注入,可以瞬間激發!只不過缺點是,太費靈力了,還沒有調動全部的長針,一瞬間就耗光了我的靈力."

方宗笑不出來了,只是沒有完全調動的,在江一對他還沒有敵意狀態下隨意的激發出的力量,便讓方宗有快要死亡的壓抑!

天知道這些長針之中,究竟包含了多少戾氣!

江一依舊自顧自的說著,此刻雙手抱懷,仰面朝天,總之看方宗吃癟,就是很爽.

"還有兩個孔洞,是假的,不過卻也是很好的掩飾,回頭再弄枚匕首,塞在孔洞里,在人不注意的時候調動出這個腰帶之中的暗器長針,嘖嘖嘖,誰不服就把誰紮成刺猬!哈哈哈哈!"

落差之下,江一越高興,方宗越拉長了臉,此刻方宗皺著胖乎乎的面孔,已經有些走樣,總之就是為了透漏一種情緒.

我,很不爽!

"哎呀,這腰帶雖然是有了,可沒名字這也很尷尬啊,方宗,你說叫什麼好那?"

方宗已經憋足了勁兒,一雙拳頭握的有些發白,欲要借著這個機會一拳打在江一的臉上,明面上是揍江一太得瑟了,暗中,還是為了報之前被打的仇!

可拳頭剛剛揮出,便被江一一巴掌截了下來.

"太慢了,看來回頭特訓南宮的時候,嘿嘿,也要帶上你嘛,要不然你這樣,以後有實戰的話,很吃虧的!"

方宗仿佛受到了什麼驚嚇,身形連連後退,一邊擺著手.

"不不不,我就算了,啊哈,我是馭靈師,馭靈師唉……馭靈師只需要強大的伙伴就行,哈哈哈,以後我跟你混,你罩著我就行!特訓就算了,那啥,我這一身肉養起來也不容易……"

江一仿佛很是深沉的模樣,卻又信口開河.

"可是我上次聽玲瓏說,有次原莉莉她們一同修煉,提到了原莉莉喜歡的類型的問題……"

方宗頓時聚精會神,眼巴眼望的看著江一,沒來由的開始緊張,卻見江一又停了下來.

"說啊,喜歡啥類型?"

江一抿了抿雙唇.

"原莉莉說了,喜歡瘦的,身材好的,個子高的,比如我這樣的,哈哈哈哈!"

"我……江一,我跟你拼了!"

正在兩人打鬧之時,不遠處修煉室方向又傳來了一道聲音.

"你們兩個這麼快就出來了,干嘛那?"

江一和方宗的動作嘎然而止,兩人皆是怕原莉莉剛才已經冷不丁的聽到了他們的言語,見兩人都不吭聲,原莉莉眉頭輕蹙,看了一眼江一,又轉頭踢了方宗小腿一下.

"問你話那,你們剛才干嘛那!"

這話音之中,已經略顯出了凶巴巴,方宗頓時慫了,他可以在任何人面前表現的仿佛很厲害,仿佛很自傲,可偏偏的在這個看上去很是干練的丫頭面前,甚至生不起一點欲要大聲說話的感覺,生怕讓對方覺得自己是在很不耐煩的與她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