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租書
g,更新快,無彈窗,!

法則第一式:困獸之斗!

法則小成,然又通而不精,戰斗之時已能將敵人束縛于法陣之中,卻並不影響敵人的戰斗力!

接下來,便是一個簡而又簡的劍訣,雖然只是勾畫出了一個大概的模樣,可江一卻已經可以看得出其中的高深莫測,氣勢恢宏!

法則第二式:束人于野!

通而精之,卻因修為不足而並不能對敵人造成太大的壓制!

法則第三式:困龍在天!

戰技大成,雖實力不足,卻又足以有束縛世間一切生靈之能!

法則第四式:囚天!

天亦可囚……

到了第四式的時候,只有短短的幾個字,卻讓江一熱血沸騰,江一知道,或許自己找到寶貝了!

雖說這簡介絕對的有誇大,可練至大成,最起碼在對敵的時候,能夠將敵人束縛在一個小圈子里,占盡先機!

就是這個了.

江一心中自顧自的琢磨著,轉頭向周圍去看,自己的幾個伙伴也基本挑選完畢,江一叫了素衣一聲,素衣略有不解,卻也抬步上前,其余幾人見素衣的動作,一樣的跟了過去,江一倒也不必再一個一個的去喊.

見眾人都到齊了,江一低聲開口道.

"元靈值夠用麼?"

幾乎所有人皆是點頭,唯獨方宗和南宮無常有些躊躇,半晌也是一動未動,江一頓時知曉,南宮無常的情況,恐怕是和方宗差之不多,江一繼而轉身面向南宮無常,開口詢問道.

"南宮,你還差多少?"

江一心中很清楚,方宗作為馭靈師,他的戰技比較貴算是正常,而自己的地階戰技,也不過五萬而已,而南宮無常卻依舊出不起這價格,無疑是找到了一個要麼稀缺卻又格外契合他的,要麼等級特別高的戰技!

而南宮無常又是這些人中修為最低的那個,全副武裝南宮無常,也是早就是被江一他們提上日程的事情了.

南宮無常有些不好意思.

"這本戰技一共要七萬元靈值,我……要不我先選本別的吧,你們等等我……"

"不用了."玲瓏伸手將自己手中的書冊遞向南宮."咱們兩個交換一下,我的只用四萬元靈值,你的那本在我這里打折之後,我完全可以買下!"

"可以這樣麼?"

江一有些疑問,畢竟夜淚之前說會有實名登記,可若是這樣交換的話,豈不是兩個人都換出去一本不適合自己修行的戰技?

"可以的,只要我出去的時候在記錄的老師那里報上南宮的名字,按上自己的手印,南宮報上我的名字,按上他的手印就可以了,元靈值不能替別人支付,可若是這樣交換的話,學院還是允許的,畢竟有些人若是不能親自到場,是可以讓自己的朋友幫忙在藏經閣借書的,不過也有規定,這樣的幫忙,每人每年只能有一次……"

"那就好."江一頓了頓,看向素衣,有些不好意思開口,思索了一下,卻還是說道."素衣姐,那……那你和南宮交換一下吧,多用掉的元靈值,我們幾個補給你!"

素衣皺了皺眉頭,卻又展顏.

"我就在乎那麼點元靈值?不是都說了麼?我們是伙伴,伙伴,就不需要計較個人的得失!再說了,元靈值這東西,平常我也不怎麼用的到."

一邊說著,素衣已經伸手與方宗交換了書冊……

藏經閣的老師那里,江一他們紛紛將書冊遞了上去,那幽靈學院的老師一一核對之後,扣除了江一他們各自的元靈值,便轉身進入了隔間,之後便是江一他們無聊的等待.

良久那幽靈學院的老師依舊未曾出來,江一他們也是說起了閑話,相約等會回去的時候去那修煉室看看,就算不在那里修習,也碰碰遠氣,萬一找到什麼寶貝也好,反正他們剩下的元靈值也不多了,似乎除了去修煉室浪費點,別的也沒什麼可以兌換的東西和可以去的地方了.

素衣幫方宗把那本十萬元靈值的書給兌換了下來,扣除打折部分,正好花掉五萬,好在素衣還有這兩個月鬼靈榜排名第一按月發的元靈值獎勵,一千二百點元靈值,已經足夠她在修煉室里呆很長一段時間了.

終于,那幽靈學院在藏經閣中工作的老師終于出來了,手中抱著十本並不厚的書籍,一邊拿出了一個名冊一樣的東西.

"這本法則,誰的書!"

江一慌忙上前,恭恭敬敬的開口.

"我的!"

"嗯……"那幽靈學院的老生點了點頭,伸手在那書冊之上點了點."在上面簽名,按上自己的手印!"

江一點頭應下,看了一眼,這張名冊似乎並沒有什麼特別,只是左上角寫著"法則"這兩個字,下方,江一龍飛鳳舞的寫下自己的名字,便在那藏經閣老師的指引之下,伸出手一整個巴掌按在了書頁之上,江一能夠感覺得到,自己的手掌之下似乎有什麼力量在攝取,片刻之後,江一收回手,見那原本潔白的書冊紙張之上,留下了一個金燦燦的手印,其上紋路,和江一手心的一模一樣!

隨即,這手印慢慢暗淡,這藏經閣的老師也又翻了一頁,又是開口道.

"這本禦風,誰的?"

素衣抬步上前,和江一的步驟一模一樣,反正他們也不著急,就這樣一直等到以後一個按完手印之後,各自將自己的戰技放入了儲物戒指之中,那藏經閣的老師又是開口說了一句.

"你們手中的雖然是副本,但是租期六個月,六個月內必須歸還,如果丟失,罰書籍元靈值所需雙倍,且必須到藏經閣之中重新抄出一本副本,明白了麼?"

"明白!"

見江一他們都點頭應下了,這藏經閣的老師方才晃晃悠悠的又回去了,這個老師仿佛格外的冷漠,不論對誰,哪怕是對待夜淚,仿佛也如同未曾見過一般,沒有一絲半點的好言好語,說話之時依舊冷冰冰的模樣,讓人沒來由的心生一種壓抑……

出了藏經閣的大門,夜淚突然笑著于江一他們開口說道……

"知道他是誰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