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殺心
g,更新快,無彈窗,!

血墨抹了把唇角的血液,笑起來有些森然.

"嘿……就算你晉級了,看起來似乎也不過如此嘛."

雖然江一看上去未曾有受傷的跡象,可這麼久未曾將血墨擊敗,讓血墨心中已經有些飄飄然,江一並沒有在意這聽起來頗有諷刺之音的言語,看周圍的伙伴們多多少少有了傷勢,也有些怒氣湧上心頭.

"確實不過如此,只是,希望接下來的攻擊,你都能接的住……"

江一的實力,早已經可以做到跨級作戰,就算血墨也可以,卻也比不過階別比他高的江一!

震鬼劍訣終于從江一的手中施展出來了,血墨自是知道江一用出這招的時候,已經動用到了江一能夠動用的最強戰斗力!

只要血墨接下了,血墨就確實可以驕傲的說,江一不如他,因為江一在幽靈學院內,已經快成為公認的新生一代最拔尖的存在!

"芸芸眾生我為巔,誰生誰死誰人念……"

隨著江一的話語吐出,血墨瞪大了雙眼,他能感受到這劍意中的暴戾,而所有人,也都將這目光轉向了兩人的戰圈!

劍光閃爍之下,劍刃徘徊之間,血墨的九魂鉤仿佛發出一聲聲淒厲的低吼,誰都知道,這是來自九魂鉤鉤中那所謂的"九魂"……

可"九魂"到底是什麼,便還真的沒人知道……

戰戰栗栗之下,江一和血墨戰圈之外包裹的光束終于散開,江一正斜持星芒劍,劍尖之上,依舊有劍芒流轉,而血墨,此刻已然單膝跪地,口角鮮血淋漓不止,九魂鉤光芒暗淡,正被血墨按在手邊.

江一環視四方,雙眼眨動之間,已然有了些許越加沸騰的戰意流轉!

"還有誰!"

江一的狂,很內斂,偏偏的,這份狂所有人又都能夠感覺得到,就在江一背過血墨環視四方的時候,血墨突然竄了起來,揮動著手中虎虎生風的九魂鉤,欲要刺向江一的腦後!

靈塵看的真切,慌忙大叫出聲!

"江一,後面!"

江一剛剛聽到,想要轉頭,便已經來之不及,江一可以感覺到背後那疾風已然在他的後腦環繞,那其中的尖銳氣息,讓江一頓時毛骨悚然,江一可以感覺到自己所有的汗毛都豎起來了一般,一道聲音,已然傳蕩到了江一的耳邊.

"不到最後,誰贏誰輸,還不知道那……"

這一刹那,方宗已經翻起了滔天大火欲要焚燒血墨,原莉莉已經松開了上過蛇靈箭的龜靈弓!其余人皆是救之不及了.

可僅僅如此的話,還是根本就來不及救下江一……

這一瞬間,江一明白他只能自救了,江一沒有向前躲避,他心中很清楚,這九魂鉤的攻擊軌跡必然是稍稍向前,只要自己前踏一步,很有可能就會讓這九魂鉤鑲入自己的頭顱!

江一心中暗暗生恨,自己對血墨已經夠忍讓了,可血墨卻是不知好歹一般,如今更有想要將他置于死地的打算,這樣的人,留不得……

繞是現在是幽靈學院,若是換個地方,江一就算死,也必要拉著血墨陪葬!

江一猛的將自己的身子後扛,一刹那便感覺到了血墨那已經沒有了多少靈力的身體撞擊在了自己的身上,九魂勾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只要命中,江一至少也要花了臉!

可江一真的來不及再躲避了,他盡可能的避開了眼睛這樣的要害部位,讓那九魂鉤劃花了自己的臉!

三道深深地血痕出現在江一的面孔之上,血墨的攻擊,也終于到了強弩之末!江一反手握住了血墨拿著九魂鉤的手,猛地一拉,一個過肩摔,便將血墨摔到了自己的面前!

這一刹那,方宗的火和原莉莉的箭都到了,卻已經有些晚了,不過幸好,江一雖然花了臉,卻並沒有受到太過致命的創傷!

江一在自己腰間一抹,那短匕尖牙便已然夾在了江一的手指之間,江一感受著面孔之上的疼痛,舔舐著那流淌到了自己唇角的腥甜,便欲要將那尖牙短匕狠狠地刺入血墨的眉間!

高台之上突有人言!

"江一,學院之內,不可殺人!"

那尖牙短匕已經只差分毫便要刺入血墨的頭顱,血墨已然驚慌失措的瞪大了雙眼,血墨雖狠,可畢竟也是在九溪老人得關照下成長,那曾感受過真正的死亡的威脅?

血墨刹那間有些慌亂,唇片瞬間變得慘白,冷汗一刹那布滿了血墨的臉,只差一點點,若是上方高台之人未喊,或許血墨還有沒有活著,都是一個未知數了,聽到上方的呼喊,夜淚頓時不願意了……

"上邊的你丫的誰呀!剛才江一差點就被那血墨殺了你怎麼不喊!現在江一反過來贏了你就要喊了?別讓我知道你是誰!讓我知道了,我一定讓我爹把你開除出幽靈學院!"

上方一道身影頓時滿頭黑線,看著一旁的夜浮沉.

"院長,那啥,你不會開除我吧……"

夜浮沉白了這人一眼.

"我不管,只要你們能推脫掉夜淚那小兔崽子就行,好了,我先走了……"夜浮沉說著,就欲要從另外一個方向離開,又突然停頓了下來,轉頭看著其余的這里的人."對了,不要說我來過!"

"……"

下方,江一雖然未曾殺掉血墨,卻也刹那間在血墨的周身之上刺了十多個血窟窿!鮮血流淌之下,血墨想動都不能動了.

江一下手也算是極狠了,看上去這些血窟窿戳的雖然很亂,可真正的修仙者卻都可以看得出,這些血窟窿存在的地方,都是靈力運轉交叉行走的地方,不會留下太大的創傷,卻是會淤堵的靈力的運轉,除卻外在的疼痛之外,只是這靈力行走不暢的憋漲,便會讓人難受的死去活來!

江一沉著面色,看著痛苦的瑟瑟發抖的血墨.

"這點兒傷,不會讓你參加不了個人賽,我的心胸還沒有你這般狹窄,不過,個人賽的時候,咱們……還會再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