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掉落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節,是什麼來著……"

方宗看上去有些迷茫,已經一動也不敢動了,生怕觸動上面什麼東西,江一不由無語.

"你……我去,你已經忘了?"

"不是還有你們麼?我記那麼清干啥……"

見方宗說的理直氣壯,江一他們一陣苦笑,卻又看了看方宗的身體,有些無奈的皺起了眉頭.

"這一節,是半米之內的貼牆距離為安全的,不過我們還要控制著身體向上移動,需要有一個距離進行手腳並用的操縱,這樣的話,我們幾個還好,方宗……額,他這個身形,恐怕有點困難."

方宗猛然想起,想起了當初素衣介紹時他聽到之後最為郁悶的那一節機關,如今已經到了,怎麼上去,倒也真是麻煩.

"只要出去半米的安全范圍,就必然會脫離高台,這一點很麻煩……"江一看了看自己幾人,開口與原莉莉說道."原莉莉,咱們幾個說起來身形最敏捷的應該是你,體型也最嬌小,你先上去試試,盡量小心,這一節咱們不用掩蓋,直接上去,不過你注意一點,攀爬的時候盡量顯得輕松,嘿嘿……順便給下邊的那些人,挖個坑……"

所有人都是露出了無良的笑意,原莉莉點了點頭之後,便開始了她的行動,看起來沒有一點問題的爬了上去,似乎是在為所有人示范似的,故意的還左搖右晃的在攀爬的地方轉動方向,江一露出一抹壞笑,果然無論是什麼人,使壞這種東西,根本就不用別人教,江一他們哪知道什麼軌跡啊,只要他們隨意攀登,換上幾個不同的攀登軌跡,都能讓下面的人變得目瞪口呆……

很快,原莉莉過去了,她已經感覺到了上面的不尋常,她的動作也隨之停了下來,似乎就是在等待江一他們上來.

所有人可以說都在盯著江一他們的行動,也有人試探性的攀登,大多數被卷了下去,其余的人不明不白的上來了,卻是在爬到一半的時候感受到了劇烈的暴風湧動,便如同風中飄絮,變得再無攀附在高台之上的能力.

漸漸的,隨著時間的流逝,也有人摸索出了第二節機關之處或許有移動軌跡,只不過是怎麼運轉的,這些人就不太清楚了,只能一點一點的試探.

江一他們一個一個的上去了,只不過攀爬之時卻是橫七豎八的沒有一點的軌跡可循,看的其余人都是有些發暈,終于,下方還剩下的,就只有方宗了……

江一他們停了下來,紛紛把自己儲物戒指中的繩索取出,連在一起,向下方扔去,反正之前高台上的人說可以幫忙,只不過不能太過幫忙罷了,那他們這樣扔繩子,也不算太過幫忙吧.就這樣想著,方宗的面前,已經看到了江一他們扔下的繩索垂到了手邊.

這是他們商量好的,等江一他們上去了,放下繩索,幫方宗一把,若是方宗可以自己爬的上來就算了,一旦觸及風旋,有他們拉著繩索,總能把方宗給拉回來吧.

方宗把這繩索纏在了自己的腰間,讓下方眾人看的更是一陣摸不著頭腦,突然,方宗動了,他不想給下方人提示,可下意識的,他還是壓低了身子,風旋在方宗的身後掠著他的衣服飛過,方宗不由得便驚出一身的冷汗,這一刻,方宗真的就有了下定決心要去減肥的打算了……

可一個姿勢終究太累,方宗並沒有大幅度的晃動,卻依舊觸動了風旋,刹那間,方宗被風旋卷動而起,肥胖的身體愣是如同風箏一般飛上了天,方宗口中慘叫聲不絕于耳,江一他們便已經感覺到了腰間束縛的繩索便多出了一股強烈的拖拽感.

"拉好,堅持住,靈塵,夜淚,咱們三個固定身型,南宮,原莉莉,你們兩個拉繩索!"

沒有人吭聲,卻已經都按照江一的話去做了,可這風旋的拖拽力實在是太大了,江一他們沒過多久的時間,便已經滿頭大汗!

包括下方一直在往上看的那些新生隊伍在內,所有人都驚呆了,那繩索仿佛就像風箏線,那方宗就是風箏面,而江一他們,就是那放風箏的人……

只不過這風箏自帶音效,那慘叫聲當真就宛如殺豬的慘叫……

這風旋說起來也是極為鋒銳了,可江一他們拿出來接壤的繩子卻也都並非普通之物,在這種情況之下,竟然沒有半點要斷裂的跡象出現.

江一他們的身體終究是隨著方宗一同飛了起來,原本玲瓏已經過來支援了,奈何終究是沒趕上,而素衣慌忙馭起風元素推在了江一他們的脊背之上,她知道,絕對不能就這樣直挺挺的摔下去,若不然,誰都受不了……

現在他們還需要上高台,總不能出師未捷就先身受重傷吧,第一次上也算是試探,找到了那個技巧所在的點,他們只會攀登的越來越快!

"撲通……"

一個又一個的聲音響起,原本在地面上等待的那些新生都感覺似乎一陣生疼,好在有素衣的幫忙,又沒有人是臉先著地,所不然的話,那才真的糗大了.

方宗翻身而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有些不好意思.

"對不起啊大家,因為我……"

"沒事,不就是掉下來了麼,有什麼大不了的."

素衣和玲瓏也下來了,化為人形,只聽素衣開口道.

"這樣不行,若不然這樣吧,不能太過幫忙攀登,卻並不代表我不能擾亂風元素的運轉,我剛才試了下,若是我用盡全力的話,可以爭取到一息的安全時間,等會還按照現在的樣子攀登,不過讓玲瓏跟你們一起,畢竟玲瓏是龍族,力量天生極強,她應該可以抓住繩索,然後,方宗攀登的時候,若是成功就算了,若是失敗,玲瓏短暫的拉緊,我控制風向,能拉上去多少算多少,剩下的……就看你們自己了,全力施為,我今天也只能用一次,這次之後,恐怕我也只能攀登上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