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原莉莉臉紅
g,更新快,無彈窗,!

見素衣和玲瓏上去了,江一他們也紛紛開始准備攀登,所有人都是雙手持匕,准備就這樣一刺一提的攀爬上去!

上面有兩柄匕首固定,下面有匕首挖出來的坑用作踏腳,所有人都是采用的同樣的辦法一點一點的攀登.

看起來這些人有些密集的擠在一起,唯獨一隊,仿佛非要逞個另類一般,遠遠的跑向一邊,看樣子似乎就不想跟江一他們爭奪已經被占滿的中間的地盤兒一般!

其實他們那些人才是考慮最清楚的了,江一和血墨他們有愁怨,說不得在半空之中打了起來,他們可不想受這波及和牽連.

而同樣的也有人認為,都在中間了,反而可以渾水摸魚,最起碼也能看清楚別人走的路線,然後自己跟著去走,說不定可以省不少的麻煩!

總之是各揣各的想法,開始攀岩.

日上三竿,江一他們皆是到了這高台分界的中央的位置,在此之前,沒有任何的矛盾發生,仿佛所有人只在意如何爬上高台一般.

可所有人也都知道,剛才就是在這里,素衣的身形頓住了,所以,約莫著差不多了,便也有人先是伸出了手,緩緩的試探!

可只是一伸手,一聲驚呼聲卻已經從伸手那人口中傳出,之間天空之上血珠飄灑,那人的手掌,已經有些血肉模糊,而他的身體,已然被那風旋吹起,此刻正向後倒飛,身體不受控制的墜落.

"有攻擊,是風的力量……"

不用江一他們說,同樣的有人猜出了這力量的源泉,可如何應對,他們卻是不知道了,江一他們也是一陣頭痛,原本說的好好的三二三二零,可在他們的感知之中,仿佛無時無刻的都有風,仿佛任何時候都是同樣的風炫……

江一他們六人此刻離得很近,湊在一起商議著.

"怎麼辦,看樣子這風旋的攻擊性很強,咱們幾個,額……好像對風的力量都不敏感,這怎麼查看那三二三二……"

方宗突然皺了皺眉,看著左右的江一和靈塵,輕聲說道.

"江一,靈塵,我等會松手放開匕首,你們兩個扶著我,我有辦法檢驗這些風!"

根本就沒有詢問方宗如何檢驗,江一和靈塵已經點頭了,這是對同伴的絕對信任!江一和靈塵皆是松開了一只手握著的匕首,伸手從左右兩方拖住了方宗的肩膀!

方宗就這樣松開了雙手的匕首,沒有一點兒的猶豫,他相信,江一和靈塵絕對值得信任,只不過,卻依舊未曾逃過兩人的吐槽之音.

"我去……方宗,回頭你真的要減肥了,再這樣下去,下次再遇到這樣的事情我們兩個可推不動你……"

誰都知道這是在說笑,以江一和靈塵的修為,就算抗起一座小山都綽綽有余,更別說只是方宗的身體了,只不過方宗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靈塵就已經接過了江一的話音.

"是啊,方宗,你再這麼胖下去,討不來媳婦兒的……"

"咳咳."夜淚賤兮兮的在一旁笑了起來."不是還有原莉莉麼……"

原莉莉一時間羞紅了臉,突然抽出了左手原本刺在高台之中的匕首,揮手向身側的夜淚劃去,口中一邊怒吼.

"滾!"

"哈哈哈哈……"

外人都在頭痛于怎麼上去,唯獨江一他們在這里竟然樂開了花,不由得暗歎蒼天不公,為什麼自己的團隊就那麼弱,為什麼別人的團隊在這樣的逆境之中還能笑得如此肆無忌憚.

"好了好了,你們別打趣莉莉了."

"呦,莉莉哦……"

南宮無常怪聲怪氣,讓原莉莉面頰之上剛剛有些消退的緋紅又是開始蔓延起來,一下子連耳根都變得通紅!

"方宗!你再敢胡說我殺了你!"

"好好好……不說了不說了,那啥,不是在攀登高台嘛,你們敬業點好不好……"

眾人又是一陣大笑,見原莉莉越加不好意思了,方才停了下來,所有人收起了笑臉,方宗更是嚴肅了起來,悄然開口,聲音雖然不大,卻已經足以讓江一他們聽清……

"等會可能有點熱,忍一下,我用火焰把我們的身體都護住,怎麼測試不讓外人看到!"

"好!"

這種情況下,沒人說方宗自私,就算大方,最起碼也要分個時間,現在,可不是大方的時候,那些人,可都是自己的競爭對手.

下一刻,火焰包繞在了所有人的外側,仿佛形成了一個碩大的火焰圓球,將周圍跟著江一他們上來的那些人愣是逼得連連向一側移動.

這邊火焰滔天,空間變得似乎都有些扭曲,讓外面的人根本就看不真切這里的一切.

而方宗終于展現出他所謂的手段了!

一簇帶著紫色的火焰突然出現在了方宗的手中,方宗向上一擲,只見火焰飛速的移動,很快的納入了旁邊包繞著他們的火焰當中,納入大團火焰的一刹那,火焰中的豔紫,變成了暗紅……

緊接著,有一團火焰從方宗的手中脫手,沒有移動!

"這就是那個空缺,不急不急,我們再試試……"

方宗點頭應下江一的話,果不其然在等待了幾息之後,這火焰又一次告訴被吹入了周圍的火焰之中.

又是一簇……

終于,三二三二零,又到了零的時候……

"沖上去!"

刹那間,江一他們飛速的刺著手中的匕首,向上爬動,說不怵得慌?又怎麼可能,這距離不算太遠的一截,硬是讓江一他們心驚肉跳!

不過好在,他們終于爬上來了,就在方宗最後一個爬到江一他們身旁的時候,他們感覺得到,腳下的颶風,又一次飛速移動!

火焰被方宗收了去,眾人的視線恢複,卻並沒有在原地看到江一他們,抬頭一看,江一他們似乎已經闖過了他們都在頭痛的難關!

頓時有些驚訝,有些嫉妒,又有些摻雜敵視的反感.

人就是這樣,當身邊的人比自己優秀,便會無休止的嫉妒,無休止的對那人產生討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