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耳光
g,更新快,無彈窗,!

那幾名老生家族的人終于來了,江一他們倒是都等的有些著急了,畢竟這幾天在幽靈學院里無所事事,說起來倒也真的很無聊,雖然想要去擂台看看,看看能不能找個對手贏來點元靈值,卻又想起過不了幾天就會有個人能力的考驗,第一名的大獎,江一可是頗有窺探的,而江一的傷還沒完全好,自然而然的,也就不在去想這樣的事情了.

江一他們宿舍的八人現在真可謂是同進退了,一個人去什麼地方,其余的人也都跟著去那個地方,正如此刻,江一沒有停留的到了那幾名被關押的老生的庭院那里,他已經聽說,院長夜浮沉和那幾名老生家族之人正要一同前往.

那些老生家族的人似乎是商量好的一般,一同進入了幽靈學院,這倒是讓江一有些意外,不過隨即釋然,若不統一戰線,他們才會更麻煩吧……

前段時間,江一已經收到了大山家族的信,大山家族的人在信中說,已經做好了准備,只等江一去行動,如今,行動的時候,到了!

江一他們倒是當先來到了那座庭院之前,卻並沒有進入其中,就這樣堵在外面,方宗和原莉莉兩人飛身一躍,躍上圍牆,隨意的坐在那牆體上面,一人手中已經團起了火焰,一人手中已經拉彎了弓箭!

這是江一的意思,原莉莉和方宗都是遠程攻擊的人,江一的意思是,用他們的攻擊,表明自己等人的立場,絕不會輕易放過那些老生!同樣的,也告訴那些老生家族的人,誰才是這件事情的主導者,誰該端架子,誰該放下尊嚴.

江一他們橫七豎八的在這院落之前找地方坐了下來,看起來似乎很輕松,江一口中噙著草葉,雙手抱懷,靠在樹下思索接下去的行動.

突然,原莉莉開口.

"他們來了,江一,我放箭麼?"

江一頓時睜開雙眼,轉頭看向遠方,遠方有很多人正有些噪雜的向這邊走來,中央的位置,正是院長夜浮沉,而哪幾家家族的人此刻正熙熙攘攘的向夜浮沉說著些什麼,夜浮沉看上去似乎很頭痛的樣子,並沒有理會任何人,自顧自的前行,一時間,江一唇角上揚.

"放!當然是要先給他們一個下馬威的!"

這話看上去有些自不量力,可夜浮沉已經放權,江一就等于有了說這話的實力.

三根蛇靈箭一同上弦,只見原莉莉已然站在牆體之上,激發出了弓中的勢,一道玄武虛影,已然在原莉莉的身後出現!

原莉莉一樣抿著笑意,手中箭羽脫手,三道帶著呼嘯之聲的蛇靈箭,已然在遠方乍現!

江一他們看的真切,那遠方的隊伍中突然有了些許遭亂,緊接著,有怒罵聲傳出,呵斥誰人這般不長眼!

蛇靈箭折向重新回到了原莉莉的手中,而方宗聽到有人罵原莉莉,根本就不用江一開口,那漫天的火元素,已然開始降落在那群人的眼前……

夜浮沉又何嘗不知道這是何人所為啊,面孔之上不由得泛出些許苦笑,已經知道了江一他們意欲何為,無非是想要借著那些老生家族的人來了之後,也依舊能夠給他們一個慘痛的教訓,這就是江一他們一直不處理那些老生的緣故吧,夜浮沉這般想到,卻也沒有去阻止,他說過這件事情全權交給江一,那他就不會再有任何的干涉摻雜在其中.

他的到來,一來是給那些老生家族的人引路,二來是想要處理一些後續的事情,不過江一他們這般強勢的出現在這里,夜浮沉心中也是知道,恐怕也只能處理江一他們的計劃和欲要執行的行動了……

夜浮沉一步跨出了火焰的包圍圈,似是縮地成寸,一個跨步之間,便已經到了江一他們的面前.

江一頓時欠身行禮.

"院長!"

原莉莉和方宗亦是翻身從哪牆體之上跳下來,和眾人一起躬身,方宗雖然看到夜浮沉來了,卻依舊沒有停止對火焰的操縱!

雖說來的那些老生家族勢力來的人都並非庸手,可方宗的火焰卻是始終跟著他們的行動而移動,也傷不了這些人,卻成了這些人心中自覺是侮辱的侮辱,似乎這樣不知好歹一般的攻擊,就是將他們當做戲耍的對象一樣.

夜浮沉轉頭看著不遠處火焰的燃燒,開口道.

"行了,方宗,把火焰收了,讓他們過來吧,今天的事情讓你們處理,只要不殺了那些老生,其余的事情,都由你們決定."

"嘿嘿……"江一笑了笑."那先多謝院長了……"

夜浮沉並沒有再多的言語,又是說了一聲,方宗才收了火焰,那些老生家族的人,方才有些狼狽的又一次出現在江一他們的面前.

那些身影很快就到了江一他們的近前,不少人面孔之上皆有惱怒之態,其中一人開口怒喝.

"誰他媽的放的火!"

夜淚頓時眉頭一皺,原本剛剛靠在一旁的假山上小寐的身體突然站直,聽到這聲音,頓時睜開雙眼,確定了方向之後,身影一閃,便已經出現在了那個罵人的人面前.

"啪!"

很響亮的一耳光,讓之前罵人那人猝不及防之下,瞬間紅了臉,也不知道是夜淚打的,還是這人覺得失了面子,總之,這人轉頭之後欲要發火,卻感覺到一股寒涼,已經架在了他的脖頸之間……

"又想罵人?"江一淡淡的開口,聲音之中不帶有一絲的感情,"我們的人,豈是你想罵就罵!"

夜淚一樣的甩了甩手.

"臉皮真厚,打的我手都一陣生疼,哼,記住,這里是幽靈學院!是我們的主場,不是你們的家族,我們想打誰都可以,可你們那怕是罵人,也一定要付出代價……"

別人說這話,或許會被人說做狂妄,可唯獨夜淚說這話,卻沒有一個人敢這麼說,不論怎麼講,這幽靈學院都是人家夜家開的,誰有能怎樣?誰又敢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