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借刀殺人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一下,可把大山的父親嚇了個夠嗆,此刻的他,已經沒有了在幽靈學院時的桀驁,他知道,他拿一個家族去做賭注,卻賭錯了地方,若是再錯,必是滅亡.

一時間,大山的父親也是慌忙欠身.

"賢侄……不不,特使客氣了……我怎麼能受得了特使的禮……"

大山的父親說話時一副結結巴巴的模樣,雖然賭錯了,可他就依舊想要複仇,想複仇,就不能死,哪怕卑躬屈膝!

江一也沒有再理會大山的父親如何說,只是抬起頭看著大山的父親身後的那些人,眨了眨自己的雙眼,開口道.

"讓他們都留在外面,我們去里面談談,怎麼樣?"

大山的父親一聽江一這麼說,心知有戲,或許江一真的會給他們一線生機,慌忙笑著點頭.

"好,好好……"

江一偏身看著同樣下馬的路霓裳,靈塵,夜淚等人,思索了一下.

"走,咱們一起進去."

幾人點頭,見大山的父親已經讓身後的那些人讓開了一條道路,正恭恭敬敬的等待江一他們的通行,江一抬步前去,那身後的五十余鐵斧軍團之人欲要一同跟上,江一開口道.

"你們留下,我們進去."

"江一,這不妥吧……"雖然這些人現在暫時受江一的調控,可這些人畢竟是學院的人,真的算起來最起碼也是江一的學長,自然的,也就直呼江一之名."畢竟院長說過,讓我們保護你們的安全,這里再怎麼說也是大山家族的領地,上一次他們偷襲你未成,若是再有心計,你再受傷了,我們回去怎麼交代?"

"放心!"江一抿了抿唇,又看了一眼大山的父親."伯父不會再欲要致我于死地了,對麼?"

大山的父親頓時點頭哈腰.

"對對,我無論如何也不敢再向特使動手……"

"可是……"

那鐵斧軍團的人還有話說,江一卻是搖了搖頭.

"這里的人,都是大山家族的人,你們看壓住他們就好,我們一共有九人,就算他們想動手,也不可能一瞬間將我們九人牽制住,一旦你們發現有任何的靈力波動從里面傳出,立刻……屠了大山家族……"

"那好……那你們小心!"

這樣的對話,刹那間便讓大山的父親額頭之上布滿了冷汗,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他又怎麼敢輕而易舉的有什麼胡亂的舉動?

大山家族的那些嫡系,一時間也是戰戰栗栗,些許膽小之人,已經發出了輕聲的抽泣.

隨著大山父親的步伐,江一他們踏入了大山家族的會客廳之中,客廳之內,空空蕩蕩,唯有江一九人和大山的父親紛紛落座,沒有茶水,江一他們也沒有要,明為他們在這里談判,可畢竟知人知面不知心,誰都知道江一他們此行很有可能是為了滅他們家族而來,萬一下個毒什麼的,江一他們可受不了……

但江一有他自己的計劃,他不怕大山家族的人日後再有殺他之心,畢竟,他是幽靈學院的人,就算畢業了,江一相信以他的實力,也能選擇加入一個不錯的勢力或是留在幽靈學院之中,大山家族的人,沒機會動他,也不敢動他.

氣氛有些尷尬,江一他們不開口,大山的父親根本就不知道怎麼開口,而路霓裳他們看上去是在閉目養神,實則神識已經監視到了大山父親的周身,路霓裳他們不知道江一想做什麼,他們只用在這里隨時戒備就好,一旦發現有不對勁兒的地方,氣勢外泄,外面的人會在頃刻之間動手覆滅掉大山家族!

江一開口了……

"伯父,你看咱們做個交易怎麼樣."

"交易?"大山的父親一愣,不知道江一葫蘆里賣的什麼藥,他們還有做交易的余地?可大山的父親還是開口,"什麼交易,特使請講……"

江一停頓了一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輕聲說道.

"想必伯父現在已經清楚了當時的一切,大山是為了搶我們的功勞而死,不過他已經死了,我們就不多計較,但是,因為他同伴的誣陷,卻想要致我們于死地,學院不允許我們殺他們,可是並沒有說不允許外面的人殺他們……"

江一突然提及大山的事情,讓大山的父親心中一突,畢竟他的兒子,正如江一所說,就算死了,也是活該,可畢竟,那是自己唯一的兒子……

可聽到後面的時候,大山的父親已經明白了江一想要自己做什麼,驟然抬頭,面孔之上有些發白.

"特使想讓我們動手殺了那幾個誣陷你們的老生?"

江一點頭嗯了一聲,路霓裳等人紛紛苦笑,江一這一招借刀殺人,玩兒的真好……不但不會給自己惹上麻煩,就算那幾個老生身後的勢力找麻煩,最多也就找到大山家族這里而已,而不論那方傷亡,都是江一他們最解氣,無非是換個人動手而已,江一他們還沒覺得這些事情已經到了需要他們親自手刃仇人的地步.

"這,不妥吧……特使,我們,我們怎麼敢殺幽靈學院的人……"

江一頓時皺眉,聲音已經有些變冷.

"哦?既然你敢殺我,為何不敢殺他們?我就不是幽靈學院的人?"

一聽江一變了腔,大山的父親跪下來的心都有了,慌忙解釋.

"不不,不是這樣,是……我……"

江一哼了一聲.

"算了,不需要你解釋,我就問你,殺,還是不殺,那些人,才是促使你兒子死亡的人……"

"我……我……"

"我的耐心有限,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一點,我能幫你們把他們趕出幽靈學院,也就是說,你們殺的人,最多也就算是一個大陸之上小勢力的家族子弟而已,當初,你們欲要把我們趕出幽靈學院,也一樣是這個意思,不是麼……"

大山的父親突然眼睛一亮.

"真的能把他們趕出幽靈學院?"

"除了不能殺他們,怎麼處理他們,任由我來做主,你們要做的,只有攔在外面,殺了他們,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