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後輩江一,給伯父行禮……
g,更新快,無彈窗,!

那些執行任務的新生一一回歸,皆是聽說了因為江一他們,很有可能要引起一個家族的覆滅,也聽說了路霓裳為了江一和凌天翻臉,凌天獨自閉關,至今未出,還有那跟著江一他們執行任務的幾名老生,紛紛被關了禁閉.

一時間,學院之內嘩然一片,雖說看上去這些事情並不是江一他們做到的,卻也因江一他們而起,所有人都是聽說,大山家族的人,都在等待江一的恢複,然後接受幽靈學院里,來自江一的審判.

這日,江一終于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身體的實力雖然未曾完全恢複,卻也不會再影響江一的活動了.

夜浮沉說了,這次的事情算是學院對不住江一他們,所以,這件事情便由江一他們處理,除了幽靈學院那幾名老生不能處死,其余的,任由江一他們的心意,而大山的家族,則是任由江一他們決定是覆滅消亡,還是繼續殘喘于世.

夜浮沉說,一個家族而已,鬼神大陸多的是,就算真的被滅了,那也就滅了,沒什麼大不了,也算不得什麼大不了的事.

對此,江一只是一笑,不愧是幽靈學院,言語之間的霸氣,當真不是一般地方能夠駕馭得起.

在夜淚的帶領下,江一他們一行人到了關押之前尾隨他們執行任務的那幾名老生所在的庭院里,這幾人背後的家族正在朝學院的方向趕,無一不希翼著江一慢一點恢複,這樣還能給他們一個准備的時間,實在不行,就賠禮道歉,哪怕自家後輩被打上一頓都可以,但萬萬不能被開除出了幽靈學院……

可在他們都還未曾趕到的時候,江一卻已經來到了那些被關押老生的面前.

江一負手而立,望著那盤膝坐地的六道身影,唇角輕勾,開口淡言.

"好久不見……"

這六道身影睜開了自己的雙眼,看到是江一,其中一人頓時挑了挑眉毛.

"江一?怎麼……你來耀武揚威麼?"

這些老生之所以敢這麼開口,不過是因為他們的家族接到了他們的消息,已經向幽靈學院這邊趕來,原本的那種害怕,因為家族的趕來,又有了些許底氣.

江一並沒有搖頭,也沒有點頭,只是淡淡的開口.

"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你們的生死去留,掌握在我的手中."

"那你什麼意思,難不成非要趕盡殺絕?"

江一聽到這話,一時間總是感覺頗為怪異.

"趕盡殺絕?哈哈哈哈……有意思,我記得,是你們想要把我們趕盡殺絕吧,只不過,最後,是我們贏了,作為敗者,就應該有敗者的覺悟,不是麼?院長已經下令,除了要了你們的命,你們任由我處理,我知道你們都在等待你們家族的到來,我還真有點好奇,你們家族能不能說服學院讓學院繼續把你們留在這里……"

又有一人嗤笑.

"那咱們,便試試看!"

江一點頭.

"行,就試試看,順便讓你們感受一下,什麼叫絕望……"

江一說到最後的時候,面目越加森涼,他可沒有好心到將這些曾經想致自己與死地的凶手釋放.

江一饒有興致的離開了,絲毫不懼這幾家家族勢力的到來,之前來的時候,夜淚已經把這里人身後勢力的事情全部告訴了江一,除了有兩家似乎與自己江家的實力齊平之外,其余四家,皆是實力稀松,根本不足為慮.

江一他們離開之後沒多長時間,便有一隊人馬出了幽靈學院.

為首者共有九人,正是江一他們和神女路霓裳,他們的身後,還有五十余道身影,皆是重甲騎兵,個個鐵甲護遍周身,巨大的鐵斧貼身背在他們的身後.

這些人,正是幽靈學院培養得鐵斧軍團!

原本江一他們並不准備帶,奈何夜浮沉直接派了這些人已經來到了江一他們的身前,無奈,只得帶著他們一起外出!

一行六十余人皆是白馬紅纓,在街道之上絕塵而過,所行之處,無論何人,皆是紛紛避讓,原因無它,這些人的身上,盡皆佩戴幽靈學院的勳章!

江一他們直奔大山的家族方向而去,並沒有在半路之上有什麼停留,也沒有什麼不長眼的人對他們進行攔截,除了吃飯睡覺,所有的時間都用做趕路.

計算下時間,還有八九天就要到他們執行任務一個月里的最後一天了,這一天江一他們是無論如何也要趕回去的,他們的任務是成功還是失敗,夜浮沉並沒有說,可就算是失敗了,江一他們還是想知道那魁首歸于何人……

兩天半的時間,江一他們已經趕到了大山家族的勢力邊緣,亮出了幽靈學院的令牌,他們直接長驅直入的向大山家族嫡系所在的地方奔去.

那里,已經被幽靈學院的人控制,只等江一等人的到來.

最近,大山的家族境內人心惶惶,誰都擔心會有兩方戰斗的事情發生,到了那時候,沒有了大山家族的庇護,他們的處境,將會變得很麻煩.

江一他們終于到了,大山家族的人似乎就是在等待宣判,他們不敢關閉大門,生怕江一他們直接動手,甚至根本就不給他們祈求生存和苟延殘喘的時間.

大山家族看上去很是低迷,那大山顯然剛剛下葬,城池之內的白布條尚未完全拆去,而大山家族的那些嫡系子孫,卻已經不得不恭恭敬敬的站在街道里,等待江一等人的到來.

他們不敢破罐子破摔,因為破罐子破摔的局面只有消亡,畢竟是江一來處理這件事情,大山的父親相信江一或許會給他們一條生路,而這個生路,他們是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抓住!

江一他們的隊伍終于到了,雖然只有六十余騎,卻也當真算是聲勢如虹!隊伍的正前方,江一在正中間的位置,尚還略有笑意,可兩側的路霓裳與素衣,卻已經面布寒霜!

馬蹄聲整整齊齊的停下,江一翻身一躍,已然下馬,只聽江一開口道.

"後輩江一,給伯父行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