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等待……我們幽靈學院的報複吧……
g,更新快,無彈窗,!

丹師來了,路霓裳很快也到了,事情很快原原本本的從夜浮沉的口中講述了出來,路霓裳大怒,搖光鞭揮舞之間,大山的父親皮開肉綻!

凌天緊跟過來了,看到里面的景象,看到江一身旁圍了一堆的丹師,又看到路霓裳正在揮動著搖光鞭抽打大山的父親,而夜浮沉似乎並沒有什麼言語,想到那些學院的老生告訴自己的事情,凌天慌忙伸手.

"神女,神女這是什麼意思……"

"滾!"路霓裳說起來性子倒也頗為溫順了,很少有發怒到罵人的時候,可現在,路霓裳仿佛一只發狂的豹子,咆哮聲之下,狠狠地震懾住了凌天!路霓裳搖光鞭頓時折向,向凌天抽去,口中一邊怒喝!"若不是你,或許根本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凌天,從今天起,幽靈學院內,你最好躲著我,若不然,你能不能正常的下地活動,都是我說了算!"

凌天不知所措,慌忙閃身躲避路霓裳的搖光鞭,凌天只知道,那些老生說只要攔住路霓裳,便有將江一他們開除的可能,可誰又知道演變成現在這樣算怎麼回事?

凌天的動作越來越亂,夜浮沉終于皺著眉頭閃身到了兩人的中間,一手握住了路霓裳的搖光鞭,一邊開口與凌天道.

"凌天,這一次,牽連頗多,除了大山死亡的事情並非因為江一所致之外,江一還拿出了鬼獸的一些線索,我知道你是什麼意思,也知道你受那幾個老生的唆使,若不然,你根本就不會出關!我勸你不要牽扯到其中為好……"

凌天面色大變,夜浮沉說到這兒的時候,雖然未曾完全說的清清楚楚,可他又怎麼可能想不明白其中的彎彎繞兒?凌天知道,自己被利用了,略帶驚慌的與路霓裳賠禮道歉,可路霓裳似乎並不領情,冷冷一哼,躋身到了那些丹師的中間……

凌天略有慌亂的眸子中多出了一抹嫉妒,一閃而散,而夜浮沉揮了揮手,示意凌天暫時離開,凌天雖然想要看看接下去會怎麼樣,可夜浮沉開口了,也只得離開了這座庭院.

冷不丁的受傷,讓江一內腑也稍有移位,不過,幸好江一的根基很好,讓得江一就算是受了重傷,也依舊可以在丹師的幫助下緩緩自愈.

江一終于醒了過來,不過神色依舊很萎靡,夜浮沉開口之下,頓時讓眾人抬著江一回去休息,庭院之內,一時間只剩下了大山家族的那些人,還有藍電與夜浮沉!

夜浮沉狠狠地瞪了大山的父親一眼,削薄的嘴唇之間吐出幾個字眼.

"等待……我們幽靈學院的報複吧……"

夜浮沉在見到大山的父親之後,不止一次的提及了事情沒有弄清楚之前不可傷及幽靈學院學生的事情,可他還是動手了,最後卻依舊打錯了人……

其實夜浮沉一直都更相信江一他們,畢竟江一他們的實力相對要比那些老生弱的多,而一切的蛛絲馬跡,卻又都指示著,江一他們的話,更值得信任.

無論是大山的尸體在江一他們這里,藍電在江一他們這里,還是江一後來拿出來的鬼獸精血這樣的證據.

不過江一也算因禍得福,總算沒費什麼事情,洗清了他們自己嫌疑.

聽到夜浮沉的話,大山的父親沒來有的一個哆嗦,周身被路霓裳抽出來的傷疤在他的哆嗦之下被牽動,一時間,越加疼痛……

除了體表的痛楚,大山的父親心中更有寒涼,不僅他完了,很有可能連他的家族,也完了.

……

江一被眾人抬回了宿舍,那幾個跟著江一一起行動的老生皆是目睹了這一切,一時間有些不明所以,去找凌天的時候,卻吃了一個閉門羹,只有內部傳出一聲咆哮!

"滾!"

若不是他們,凌天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會受到牽連,可現在,一切卻變成了未可知之間,如此情況下,凌天又怎麼可能把事情的真相原原本本的告訴那幾個之前尾隨江一他們做任務的老生?

讓他們措手不及,才是最好的報複!

可就算凌天不說,卻也已經引起了這幾個老生的慌亂,他們不敢去院長所在的庭院之中,只知道之前出現了靈力的暴動,具體發生了什麼,他們只能猜測,卻又沒來由的去往壞的方向猜測……

江一他們的宿舍之中,所有人都圍在江一的屋子里,江一不由苦笑,均勻了自己的呼吸之後開口道.

"你們……都站在這里看著我,我怎麼睡得著……"

引來的,卻是眾人的一陣笑罵,江一之前雖然昏迷,可他的神識依舊能夠模糊的感知著周圍的一切,他感覺得到自己的這些伙伴在自己被打昏之後的行動,一個接一個的暴起!

江一很開心,開心于還有這麼多伙伴,會為了自己而擔心,會因為自己受傷而奮不顧身!

過了些許時間,在江一的催促之下,眾人暫且離開了江一的房間里,讓江一自己慢慢恢複,卻又並沒有離開江一他們的宿舍,就連路霓裳,也是暫時住在了這里.

這里,是整個幽靈學院靈力最為充沛的地方之一,江一養起傷來,也並不算很費力.

一天的時間,江一他們的事情傳遍了整個幽靈學院,那些誣陷江一等人的老生紛紛被暫時看押,而大山家族的人,被一群學院護衛隊的人押送之下帶著大山的尸體回歸家族,美名其曰,先容許大山家族的人安葬大山,順便給大山家族的人一個挖集體墓坑的時間,只要到江一恢複的那天,必然就是幽靈學院大兵壓境到大山家族的那天……

幽靈學院狂麼?很狂……可整個大陸面對幽靈學院的狂,又有幾個敢去反抗?或許,也唯有那七大統禦勢利了吧.

可大山家族又算的了什麼?面對幽靈學院的審判,他們能做的,就是祈禱幽靈學院的既往不咎,可以這樣的可能,幾乎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