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偷襲
g,更新快,無彈窗,!

藍電怎麼也沒想到會變成現在這樣的局面,他以為江一會慎重考慮,沒想到這才沒多長的時間,江一回來了,當著所有人的面,說出了他最為恐懼的東西!

"江一,當時我幫你殺掉大山……"

藍電已經有些慌不擇言,可開口之間,卻已經變為了對江一的誣陷,江一始終泯著笑意,聽到藍電這樣說,接過話音道.

"隨便你怎麼說,歸根到底,你不過是怕我把那件事情說出來罷了,當初你讓我保住秘密來幫我們洗清冤屈,可是我後來想了一下,只要那東西我們拿出來,你說什麼,都是枉然……"

"江一!"

藍電面孔突然多出了些許猙獰!原本在江一看來,藍電的心思總是隱而不露,可在這件事情上,似乎怎麼都難以保持平靜一般……

"你等著!等我有朝一日逃出幽靈學院,我要你求死不能!"

"那也要等你逃出去再說."

江一攤了攤手,面對藍電的怒吼倒是沒有一點懼怕之意,雖然藍電藏的很深,雖然藍電讓江一總有種感覺他就是一漂亮的毒蛇的感覺,可畢竟這里是幽靈學院,難不成,他還能從幽靈學院里逃出去不成?這樣的幾率,無限接近零……

大山的父親一時間被所有人無視了,夜浮沉看向江一,有些急切.

"江一,你們有什麼線索?"

江一手指一揮,一個大缸已經出現在了夜浮沉的面前,看到這大缸,藍電的目光突然變得空洞,最怕的事情就是這個東西暴露出來,可現在,還是暴露出來了……

夜浮沉只是一眼,便已經看清楚了其中的一切,有這驚呼出聲.

"鬼獸的精血!"

"對,還有好幾缸……"

"嘶……"

夜浮沉眯上了雙眼,這已經不能算是普普通通的事件了,怪不得江一說為了大陸,怪不得藍電那般緊張!

可尚還不等江一再有言語,突然感覺自己後背一陣生疼,江一感覺得到,自己後背的肋骨,似乎已經塌陷,緊接著,一口逆血不受控制的噴出,染紅了面前一片青磚……

江一的瞳孔有些昏暗,只聽到自己昏迷之前,似乎有道道聲音,出現在自己的耳邊,有憤怒的嘶吼,有關切的呼喚……

大山的父親看著自己的拳頭,突然笑了起來,口中尚在喃喃,終于為自己兒子報仇了,終于報仇了!

原本他的計劃是拖住神女路霓裳,想辦法讓夜浮沉開除了江一他們,誰知道夜浮沉的態度那般決絕,一下子壞掉了他所有的計劃,現在趁著時機正好,趁著夜浮沉和江一都不注意,大山的父親,動手了……

幸虧江一衣服之內穿有內甲,若不然,恐怕這一拳真的會將江一的胸膛貫穿!

夜浮沉第一時間掐住了大山父親的脖子,刹那間,大山的父親面孔已然憋的通紅,氣息已然開始紊亂,夜浮沉真的要下殺手了……

江一做出的事情,就算他真的害死了大山,也足以彌補他的過失了,就如藍電開出的條件,只要江一想,他完全可以不說出出現了戒指中的秘密,那麼,他們的嫌隙藍電自然會想辦法幫他們擺脫,可江一他們卻選擇甯願接受誣陷,也要講這些秘密說出來,這樣的人,夜浮沉無論如何也不相信會因為一點功勞,陷自己學院的學長于死地!

再者,誰都知道江一交好路霓裳,後來夜浮沉詢問過路霓裳,路霓裳說在她快要戰敗被俘的時候,江一憑空出現,正是如此,路霓裳對江一頗有好感,而學院之中,路霓裳的地位在哪里放著,雖然學院中不少學員窺視,可說起來,卻也只能算是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江一一來,原本的規則被打破,自然而然的,江一成了這些老生的公敵,被誣陷,夜浮沉也並不意外.

可這件事情沒弄清楚,夜浮沉暫時並不想做什麼決定,不曾想中間又出了這樣的變故,他又如何不怒?這件事若是傳出去的話,他又如何自處?一個說出了驚天之秘的學生,在夜浮沉眼皮底下被偷襲重傷,性命垂危?

這未免太過可笑了吧……

而藍電,此刻終于要破罐子破摔一般.

"哈哈哈哈!什麼狗屁幽靈學院,一群老糊塗蛋!還有一群的慫包,哈哈哈哈!那什麼大山是老子殺的,不來找老子的麻煩反而窩里反?隨便幾個雜魚的話,都能讓這個老家伙相信!沒錯,江一說的都是真的,可你們卻要殺了江一,哎呀,這下子你們幽靈學院可要多死不少人了那,那些老生,無論如何也要處死吧,嘖嘖,這又白白搭上了一個江一,哈哈哈哈……"

這種時候藍電說的話,所有人都信了!

江一是被冤枉的,而大山的父親,真的成了那個糊塗蛋,而要面臨的,恐怕就真的是滅門之災了,大山的父親一時間有些慌亂,而夜淚等人突然暴起,周身氣勢膨脹到最高,抽出了自己的兵器,殺入了大山家族的那些隊伍之中!

此刻,那些人有些不知所措,正是這些不知所措,長劍,已經頂在了他們的喉嚨之前!

原本靜怡的庭院,變成了殺與血的磨盤!

大山的父親瞳孔收縮,努力的從喉嚨之中吐出幾個字眼.

"誤會,住……住手……"

夜浮沉暫且將大山的父親扔向一旁,一邊開口阻止了夜淚他們的行動,現在,最重要的,是救江一!

"淚兒,快!去找丹師!"

夜淚恨恨的收起無光短匕,奪門而出!

遠方,路霓裳原本正在遠方與凌天搏斗,突然感受到這邊瘋狂的靈力湧動,心中頓時一亂,猛地晃動搖光鞭,打出一個戰斗空隙,身影已然一竄之間,消失在凌天的眼前!

庭院之內,大山家族的人惶恐的站在一邊,大山的父親無力的靠在一旁一塊假山之前,面色慘白,他知道,完了,一切都完了……

怪就怪他鬼迷心竅,毫無保留的選擇相信了大山的那些所謂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