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口角上的較量
g,更新快,無彈窗,!

"哦?殺人?恐怕你們不敢……"

這次,江一說話了,不過目光同樣看向了那幾個老生,歸根到底,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們挑起,就算要付出代價,也必然要讓他們付出!

"幽靈學院的人,確實有狂的資本,可我們家族,現在什麼都不怕了!殺了你們又如何?了不起家族被一些大陸實力聯手抹除而已,不過,憑你們江家,靈家,原家,南宮家,方家……呵呵,還不夠滅我們的資格!"

江一眯起了雙眼,露出一抹危險的光芒,自己家族已經被調查了,一個弄不好,或許這些人已經派人去自己家族了,這個,才是真正的大麻煩,可江一卻是呵呵一笑.

"我們幾家,確實算不得什麼,不過你們怎麼沒有把夜淚,玲瓏和素衣姐算上那?再怎麼說,我們也是一個團隊的人,怎麼,你們慫了?你們不是說,已經什麼都不怕了麼……"

"油嘴滑舌,不過,你們終究要死."

"要殺我們,總要有證據吧,誰能確定,大山一定是被我們害死的?"

對面白衣身影指了指身旁的那幾名老生.

"他們就是證據,他們目睹了一切……"

"哈哈哈哈,真是可笑."江一頓時笑出了聲,"若是這樣說的話,那我還說我們親眼所見就是他們殺了大山學長那!我們,都是親眼所見!"

"他們是大山的舍友,是大山過命的朋友,他們不會騙我!"

白衣身影說的斬釘截鐵,緊緊的盯著江一,江一卻是搖頭.

"那好,那我倒是很想聽聽看幾位學長是怎麼說當時的戰斗場景的,既然是我們害死了大山學長,我們怎麼害死的?"

其中一名幽靈學院的老生當即指著江一怒罵,眼看聲色俱厲,眼淚已經開始在眼眶之中打轉.

"都是你們為了搶功,把大山逼得退無可退,才造成了大山的死亡!"

江一嗤笑.

"哦……原來是這樣,我記得我們當初已經身受重傷,而你們卻幾乎都是在巔峰狀態,我們又怎麼可能將大山學長逼入退無可退的地步!"

"就是因為你們身受重傷,所以才讓我們忽視了你們的存在,原本以為你們是我們的小學弟,小學妹,誰知道你們竟然那麼狠毒,為了爭奪功勞,對大山下了死手!其實……你們就算不動手,完成任務的時候,功勞也有你們的一份……"

這人一開始說的時候,顯得憤怒至極,說到後來,又有了恨鐵不成鋼之意,可這樣的回複,江一實在是憋不住了笑意湧上眉角,心中暗道,還以為自己的對手多厲害,沒想到這就著了自己的道……

"那可真是謝謝學長了,不過吧,既然當時的情況我們重傷,學長們為什麼沒有阻止我們要去逼死大山學長那?莫不是你們也是幫凶?"

"你別血口噴人!"

頓時,對面感覺到了不妙,仔細回想,明白自己說錯了話,可想要改口,卻已經來不及了,大山家族的那些人一時間都是未曾說話,仿佛就是在看江一他們辯解!

江一又道.

"行,就算我們血口噴人,那麼,敢問大山學長的尸體那?你們不是大山學長最好的朋友麼?你們的平均實力比我們高兩階,我們又是受傷之軀,難不成你們連從我們這一群殘兵敗將的手中搶過大山學長的尸體都不能?"

江一等人頓時哈哈大笑,沒想到江一一繞一繞,不用費多大功夫,就給對方下了套.

大山的父親轉頭看向了身側幽靈學院的老生,這些老生依舊不動聲色,其中一人開口.

"呵呵……江一,不得不說你編織的謊話真的很完美,雖然你說的是實情,可是,你以為這樣,就能讓伯父他們忽略你們隊伍之中有三只飛行靈獸的事情?龍魂井中的惡龍不說,還有素衣和玲瓏在,你們若是想帶著大山的尸體逃跑,我們如何去追!"

"原來是這樣啊……"江一眉頭一挑,"那我就不解釋了,就看伯父相信誰吧……"

再說多了,反而也就真的有欲蓋彌彰的嫌疑了,那樣的話,就怎麼不好了,這次的較量,終究是看兩方誰能沉得住氣把謊話編制到底了……

哦,不對,江一的話,倒是句句都是真話!

大山的父親看著江一等人,開口了.

"你們,不得不讓我懷疑,說的沒錯,你們要帶人走,大山的朋友們如何去追?大家都知道鬼獸的幕後主使者有毒,你們逼大山中毒身死,然後帶著沒有行動力的鬼獸幕後主使者和大山的尸體離開,確實是一個很完美的計劃,可惜,你們殺錯了人……"

原莉莉提箭上弓,表現出了話語中那咄咄逼人的一面.

"都說大山的家族有泰坦魔猿的血脈存在,如今來看,果然如此,魔猿終究是魔猿,智力終究比不過人類,這樣的種族誕生出來的後輩,也終究都是智力不高之人……"

"你……原莉莉!"

那大山的父親直接叫出了原莉莉的名字,言語之中滿是威脅之意,可原莉莉卻是突然松了手中的弓弦,蛇靈箭爆射而出,卻是到了大山父親面前的時候突然折向,轉而回到了原莉莉的手中!

大山的父親嚇了一大跳,畢竟他們的距離太近了,若是之前箭矢不轉向,他根本就避之不及!就算不至于讓他身死,卻也會讓他的面孔上多出一道傷疤!

原莉莉淡淡的開口.

"我不喜歡別人威脅我,也不喜歡自以為很聰明,腦袋卻缺根筋的陌生人叫我的名字,我覺得那是一種侮辱,如果再有下次,我的箭,一定會刺在你的臉上,而不是虛晃一下而已……"

頓時,大山家族的人怒了,他們可不懼怕原莉莉的威脅,要打就打,幽靈學院之內,又如何?

江一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雖然是要解決矛盾,可如果對面是一群智障的話,那也只能用蠻橫的方式去解決了,了不起打到院長那里,自有公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