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麻煩來了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樣吧,神女還不知道我們回來了,我先去找神女,讓神女過來確定一下,若是是真的,我們立刻交給幽靈學院,若是不是,我們就留下,以防不測……"

"那好,玲瓏,你小心點,暫時不要被學院內的人發現了,大山家族的人在學院,雖然我們不懼,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明白."

玲瓏點了點頭,拉開了大門,飛身一閃,便已經消失不見,江一他們圍在大缸周圍,靜靜的等待.

沒有人說話,屋子之內落針可聞,可一陣敲門聲,打破了江一他們的平靜.

"砰!砰!砰!"

江一驟然抬頭.

"這麼快?"不怪江一這麼說,實在是玲瓏也並沒有離開多久,敲門聲雖然急促,可江一他們也明白,如果不是玲瓏他們,而是大山家族那樣的人的話,破門而入江一他們都毫不意外……

"神女閣距離咱們這里不算太遠,或許玲瓏直接帶著神女飛過來了吧,我去開門."

原莉莉說著,已然站了起來,抬步便向大門的方向走去,可房門拉開,外面的並不是玲瓏,還未等原莉莉開口,外面那人影已經直接竄進了江一他們的宿舍之中.

江一他們頓時站起身子,略有欠身行禮.

"米老師?"

"米老師有什麼事情麼?"

米玉看起來有些氣喘籲籲,卻並沒有停下來喘息,帶著大喘氣的聲音,直接開口.

"大山家族的人,要過來了……"

"什麼!"江一頓時瞪大了雙眼."怎麼可能,我們回來的消息,暫時外人根本就不知道!"

江一他們很意外,畢竟大山家族死了人,他們還並沒有想好怎麼處理大山家族的事情,再怎麼說也是死者為大,他們就算真的有理,一時半會也是說之不清的.

米玉有些不好意思的神色湧上面孔.

"這件事怪我,不好意思啊,我本來想幫你們探探大山家族的口風,誰知道那些老生在大山家族的人那里,我去的時候,他們正在哭訴,也不清楚他們怎麼知道的我和你們在一起回的學院,反正我一去,他們就認定你們已經回來了,我沒攔住,他們要去院長那里,半路上遇到了學院護衛隊的人,護衛隊的人說你們已經回到這里了,他們就折向一起過來了……"

江一了然.

"米老師你畢竟也是想幫我們,無須自責,該來的總會來,面對也就是了!"

"別的消息沒探出來,但是有一點……"米玉又是喘了幾口氣."大山家族帶來的人很多,畢竟大山是他們家族中的唯一的公子,所以,不要硬磕,實在不行就鬧到院長那里去,院長自然會想辦法把你們保下來!"

"多謝米老師提醒了."

一時間,江一他們嚴陣以待,從等待路霓裳,變成了等待大山家族的到來!

那一缸黑色的液體又一次被江一收了起來,直到這時候,米玉才注意到了那個大缸的事情,一時間也是有些好奇,詢問之下,江一他們也就明說了,可米玉顯然對鬼獸的事情並沒有研究,聽得也是一愣一愣的,卻也明白大缸中液體的重要性,囑咐江一他們,必要的時候,可以拿那些東西作為威脅……

至于怎麼威脅,怎麼利用,就看江一他們想怎麼辦了……

"里面的人,都給老子滾出來!"

終于,大山家族的人到了,外面的聲音很沉悶,沉悶的江一等人無形之中便多了一抹壓抑的感覺,眾人相視一眼,抬步向外走去.

米玉並沒有外出,這是他們說好的,若是真的到了矛盾不可逆轉的時候,米玉的出現,或許能夠讓事態稍有緩和,也多了些許周旋的余地.

房門拉開,江一他們七人陸陸續續的走了出來,對面,除了一開始執行任務之時尾隨他們的那幾個老生,還有十幾道壯碩的身影,身著制式鎖子甲,摩拳擦掌的望向江一等人!

大山其實並不叫大山,只是長得壯碩,眾人給他了這樣一個外號罷了,大山的家族,傳聞之中有泰坦魔猿的血脈,每一個家族嫡系,都可稱作練武奇才,可偏偏的,大山的家族之中,皆是男丁單現,或許一代之中會有數名子女,可男丁,卻穩穩的僅有一人!

這也是大山家族怒發雷霆差點就整個家族一同前往幽靈學院的原因了,大山只要畢業,回到家族之中,便是下一代家主,如今,下一代家主死了,讓他們傳位給何人?

若是傳位給女子,用不了多少代,或許大山家族就會易主改姓了吧,這大山的死亡,等于是斷絕了他們家族的傳承,大山家族的憤怒,又有誰能夠輕易承受的住!

幽靈學院的麻煩,大山的家族還不敢找,畢竟幽靈學院揮手之間便能將他們在鬼神大陸徹底抹除,可其余人不一樣啊,大山家族自認為沒什麼人得罪不起,就算有玲瓏,素衣,夜淚,了不起不動他們也就是了,可這憤怒,必須要有人用血的代價來抹除!

"學院之內,不許隨意喧嘩,幾位不知道麼?"

夜淚笑吟吟的開口,已然略錯了身位站在相對最靠前的地方,雙手抱于懷中,眯著雙眼掃視著對面之人!

夜淚的目光很尖銳,尖銳到那些老生仿佛覺得鋒芒在背!

素衣同樣的抬步上前了幾步,不同于夜淚,所有人都知道,一旦發生了矛盾,對面最不敢動的,就是夜淚,因為這里,是幽靈學院……

而素衣的修為在眾人之中最高,惹怒了素衣,素衣當真是連這幽靈學院都給拆了,跟這面前幾人動手,又算得了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喧嘩?"大山家族站在隊伍正中央那人,滿身白衣,看起來頗有肅穆之意,這人的周身氣場仿佛很哀傷,而江一他們也能看得出,這人長的,和大山很像,不用說,必然是大山的父親!

這白衣身影接著開口.

"我們不僅要在這里喧嘩,還要在這里……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