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大義與私利
g,更新快,無彈窗,!

眾人沉默了,卻又不得不承認這件事情,黑龍哲罪跟他們一同回來,證明了或許關系上也會不錯,也就決定了黑龍哲罪的話,或許並不值得所有人信任,可藍電不一樣,不論是哪一方,藍電都是很重要的一個點,兩方都是圍繞著藍電轉,且藍電才是真正的殺人凶手,所有人都相信藍電不會跟江一他們有牽連.

雖說這次任務出了變故,可所有人也都相信江一他們還不至于到和藍電有染的地步,江一他們都是新生一代的人傑,還不至于墮落到與惡人為伍壞了自己的前途.

更何況還是一行八人,一兩個或許有可能,一行八個這樣的幾率,穩穩的就是零.

"你想讓他怎麼幫我們?現在他在院長那里,就算我們想在找他也難,何況,如果我們再找他的話,沒有合適的理由,難免引人生疑."

聽著靈塵的話,江一搖了搖頭.

"暫時不用我們找他,他在進入學院之前找過我……"江一頓了頓,"還記得在距離學院沒多遠的時候,藍電說他要小便麼?"

眾人有些無語,卻還是點了點頭.

"記得."

江一接過話音,接著說道.

"就是那一次,他和我提了個條件,不過我並沒有答應,他說,讓我保住儲物戒指中的秘密,他幫我們擺脫我們被誣陷的事情,不過我還沒答應他,不過也沒拒絕,你們說,怎麼辦……"

"儲物戒指中的秘密?"素衣眉頭輕皺,有些喃喃."什麼秘密?"

江一搖頭.

"具體的我還不太清楚,儲物戒指中的所有東西我都看了,只有幾缸不知名的液體我看之不出,其余的無非是一些珍惜天地靈寶或是藥草,礦石而已……"

"那你打算怎麼辦?"

"唔……"江一沉吟片刻."先咱們自己研究一下吧……"

說罷,江一手指上儲物戒指光芒閃現,一個大黑缸便憑空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大缸之上,符文閃動,大缸之內,黑乎乎的液體約莫著只有半缸多一點,晃動之間,所有人都能感覺得到其內的粘稠,液體並沒有任何的味道,一時間卻讓眾人不知道怎麼去查探了.

"這……不會有毒吧,要不然直接交給學院好了."

"不行!"玲瓏當即搖頭,"江一都說了,這東西能夠牽制藍電,如果我們輕易的交給了學院,萬一學院還是不完全相信我們怎麼辦."

"對,還不能交給學院,咱們先琢磨琢磨,琢磨不出來了再說,實在不行就和藍電合作一把好了……"

"合作?"江一搖了搖頭."我就是怕萬一合作了,敗露了怎麼辦?肯定會有人拿這件事情說事兒,到時候咱們就更說不清了,雖然學院或許不會那我們怎樣,可我們的名聲肯定會有所牽連……"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意見,一時間也是有些統一不起來,不過商議了一下,還是決定先保留下來,作為他們最後的"殺手锏"!

若是他們擺脫了他們的被誣陷的事情,就直接把這些東西交到幽靈學院里,若是沒有,便用這個東西,證明他們的清白.

畢竟儲物戒指這種東西,若是後來者,再想搶到就難了,並不是他們不能現在說,只是怕現在說了,被那些老生反過來咬上一口,他們在琢磨下一個圈套,圈套成功了,他們自然也就可以將這些東西交出去.

至于藍電那里,或許還有用,眾人決計之下,決定讓江一暫時先吊著藍電,畢竟藍電的話也能干涉很多,最起碼,也不能讓藍電去偏幫那些老生.

可這大缸里的東西,若是不弄清楚,江一他們始終是不自在,于是,江一小心翼翼的在大缸中探入了銀針,銀針並沒有變色,卻是在拉出來的一瞬間,出現了被腐蝕的現象,下半截銀針直接在空氣中,消散……

江一他們嚇了一大跳,原本以為沒事,還准備上手去摸一摸,卻被這後來的景象嚇得一個接一個的激靈.

"這東西,難道有關于藍電背後的勢力?"

"或許吧……"

眾人這樣說著,玲瓏突然抬起頭,一聲驚呼已然脫口.

"不對!"見眾人的目光紛紛抬起,玲瓏轉頭看向了素衣."素衣姐,你還記得當初神女與我們提過鬼獸的事情麼?"

素衣似乎是在回憶,不消片刻,卻是瞪大了雙眼.

"你是說……"素衣並沒有敢繼續說下去,眾人還在等待著傾聽,可素衣卻依然停了下來,玲瓏皺著眉頭點了點頭.

"應該就是那東西……"

"可這也太多了吧,江一說有幾缸,他們上哪弄得那麼多鬼獸!哲罪當初也說過,一開始只有十幾個,後來越來越多,可就算再多,畢竟村落附近荒無人煙的范圍也就那麼大,就算鬼獸吃光了那附近所有生靈,也不可能會有這麼多這東西啊……"

"或許還有後援軍那?別忘了藍電說過他背後應該是還有一個勢力,若是這個勢力全部都是飼養鬼獸之人……"

玲瓏說著說著,突然倒吸了一口涼氣,雖然不知道素衣和玲瓏他們在說什麼,可也大致猜的出來了,缸中的東西,最起碼也要很多鬼獸,方能形成!

"若是這麼說的話,那我們豈不是要趁早把這些東西交給學院?畢竟鬼獸的破壞力……並不是普通人力可以阻止,一旦這些鬼獸蔓延開來,根本就兵不血刃,只要這些鬼獸足夠多,甚至可以吃光整個大陸!說起來,這是關乎大陸的事情,我們的事畢竟是小事,了不起被冤枉而已,可若是因為我們耽擱了這些情報,那真的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哪怕是因為我們要洗清我們自己的冤屈……"

江一眉頭緊皺,面對這樣的事情很是頭痛,一方面是自己等人的清白,一方面是大陸有可能面臨的危難,相比之下,江一最終還是決定選擇放棄自己等人的這些小事情,將大陸危難的事情置于最前方!

眾人沉默,片刻之後皆是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