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打到他生活不能自理!
g,更新快,無彈窗,!

幽靈學院,一處露天庭院.

學院護衛隊的人把江一他們帶到之後就離開了,此刻,夜浮沉只是翻閱著手中的書籍,卻並沒有理會在不遠處站立的江一等人.

良久,夜淚有些站不住了,向前走了幾步,輕聲開口.

"爹,我們……"

"別說話."

夜浮沉唯有這三個字,便打斷了夜淚的思緒,夜淚張了張口,又停了下來,一時間,氣氛略有尷尬.

夜浮沉不開口,江一他們也不好多說什麼,一時間也只能等待.

夜浮沉一個勁兒的翻閱著,似乎在尋找什麼,過了許久,似乎是找到了一般,緊皺的眉頭微微舒展,看了一會兒以後,方才抬頭看向江一等人.

"好了,說說你們惹的麻煩吧,讓你們去執行任務,你們去干了什麼?"

"爹,你不相信我們?"

夜淚當先開口,被江一拉扯了一下,果然聽到夜浮沉說.

"就因為你是我兒子,所以我才怕你們有持無恐……"

江一心中苦笑,果然,夜浮沉還是這樣說了,要不是因為這個問題的話,恐怕學院之內根本就不會有第二個說法,要麼全部認定自己等人搶功,要麼認為那些老生說假話……

說起來,夜家的家教,真的很嚴格.

夜浮沉轉頭看向江一.

"說起來,你們的隊伍之中,夜淚也好,玲瓏,素衣也罷,皆有支撐他們足夠去狂的資本,所以我才更怕你們惹麻煩,可我以為只是執行任務,應該不會有太大的關系,可是你們還是惹下了,江一,你來說說吧,一直以來,我聽的都是那些老生的一面之詞,我也想聽聽你的話,聽聽你們到底怎麼說鬼魅小鎮的事情……"

江一頜首,遲早要經曆這樣的時候,江一也不懼,反正如實說也就是了.

"我們去了鬼魅小鎮之後,便意外發現了鬼獸的事情,夜淚通知了老生,老生隨即就傳信給了學院,再之後,我們探查龍魂井,回來的時候,卻發現鬼獸幕後主使者正要殺南宮,我們去幫忙,在此期間,那些老生來了,當時我們已經抓住了那個鬼獸的幕後主使者,老生怕我們問出什麼全部占了功勞,便讓大山來搶人,誰知鬼獸的幕後主使者面具之下有毒,大山中了碧落黃泉,當即殞命,後面,便是我們各自回歸學院了,大致上就是如此,龍魂井的所謂惡龍我們並沒有殺死,但我們帶回來了,大山的尸體,因為之後鬼獸回返,老生怕牽連到自己而獨自逃離,並沒有帶走大山的尸體,不過,我們把他帶回來了,至于鬼獸的幕後指使者,也在我們這里……"

"哦?"夜浮沉笑了笑."恰巧,那些老生的話,跟你們正好相反,說你們勾結惡龍,搶了他們的功,害大山身死,還奪走了大山的尸體,你說,我該信誰?"

江一直視夜浮沉的目光,未曾有一絲一毫的避讓.

"院長您覺得,應該信誰?"

夜浮沉哈哈一笑.

"先把那個鬼獸的幕後主使者和大山的尸體交給我吧,你們帶著龍魂井的惡龍先回去,是是非非,我自有公論,我會讓人直接把你們穿送到宿舍之前,記住,不要和大山家族的人接觸……"

"可是,院長,我們……"

"不必說了,我心中清楚,你們回去就是了,這件事情,我自然會處理."

大山的尸體和藍電被夜浮沉留下了,江一臨走之時,還看到了藍電傳遞過來的目光,不過江一並沒有任何表態,便被幾名老師直接傳送到了宿舍的大門之前,此刻,宿舍區域很空曠,很安靜,這一次外出執行任務的團隊,唯有江一等人歸來.

一行人面色略有愁意,顯然已經明白了事情的棘手,之前他們以為,院長夜浮沉就算不會完全跟他們站在一起,最起碼也會有所偏幫吧,可是,看上去似乎並沒有……

黑龍哲罪被江一他們暫時安排到了宿舍區一旁的樹林之中暫時安置,而江一他們則是回到宿舍中,思索證明他們青白的辦法.

事情的一切,只有自己等人和那些老生知道,如今兩方各有各的說法,想要反駁另一方,都也算是很大的麻煩.

宿舍之內,江一他們八人圍在一張桌子上,所有人的目光皆是非常一致的望向了夜淚.

"夜淚,這可是你親爹,你看著辦吧,你親爹要是這麼玩兒我們,那我們可真的經不起這折騰,我決定了,你爹這麼折騰我們一天,等這件事情過去了,我們就打你一頓……"

方宗說的云淡風輕,頓時江一猛地點頭!

"我同意!"

"我也同意!"

"那……額,你們這樣不太友好吧,畢竟咱們也都是一個屋簷下的人."還不等夜淚把激動的目光轉向南宮無常,南宮無常卻是突然變了話音."大家都這麼熟了,打一頓怎麼行?最起碼也要打的他生活不能自理才行!"

"哈哈哈哈,這個我同意!"

原本應該很是緊張的氣氛,愣是讓江一他們這麼一鬧,有些活躍開來,事情已經如此了,若是再沉悶下去,也不是個事兒,如今只能緩和一下氣氛,再慢慢的想辦法.

江一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儲物戒指中,那大缸記得液體,突然止住了笑意.

"或許,也並不是不能證明我們的青白."

"怎麼說?"素衣隨即開口,眾人紛紛轉頭看向江一."畢竟我們沒有可以完全讓所有人信服的證據,雖然老生也沒有,可僵持下去的話,相對來講,對我們更加不利,除非……讓藍電開口,承認我們是冤枉的……"

素衣想到了這一點,可剛剛說完,原莉莉便搖了搖頭.

"且不說他會不會幫我們,就算會,或許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個麻煩,畢竟,他的身份決定他不論說什麼話,都會引人生疑……"

江一接過話音.

"話雖這麼說,可是,能幫到我們的,或許只有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