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看心情
g,更新快,無彈窗,!

"說句心里話,我不信……"

"我只為活下去,何況,我口中還有你想要的信息,我不能死,不是麼?"

江一點了點頭.

"確實如此,可我也不能拿我自己的命陪你這麼玩兒……"

江一話音突然落下,便聽到對面藍衣身影那邊,似乎響起了骨骼錯位的聲音,在江一的目光之中,藍衣身影頭顱猛地一甩,上頜,下頜已然錯位,就算現在藍衣身影口中有毒,此刻的他,也已經吐之不出.

江一不由得眯起了雙目,這個人,真的很可怕,可怕到為了活命,可以不惜一切代價,若是這人能在幽靈學院的審判之後依舊活著,江一相信,這藍衣身影以後絕對是一個隱藏在暗中讓江一不得不處處提防的存在……

藍衣身影的目光,緊緊的盯向了江一,江一沉默片刻,又是抽出一根繩索,將一頭系在藍衣身影的身上,另一頭緊緊的握在了自己的手中,江一飛身一躍,跳上了風靈獸的脊背,素衣一聲輕鳴,腳踩虛空,而牽動著繩索,藍衣身影同樣的漂浮在了半空.

只不過,藍衣身影周身關節的錯位依舊未被對回去,只是在空中飄蕩,那風的呼嘯拍打在藍衣身影的身上,都能讓藍衣身影苦不堪言.

痛苦時時刻刻的纏繞藍衣身影的周身,可他也看到地面上,那些鬼獸終于鋪天蓋地的到了,或許,這也算劫後余生吧,藍衣身影這樣安慰著自己,劫後余生總要付出點代價,或許,最簡單的代價便是這疼痛了吧……

風靈獸的速度很快,沒過多長時間便追上了玲瓏等人,見到江一拉著藍衣身影,藍衣身影又一個勁兒的出聲慘叫,看上去總是有些滑稽,這幾天,他們一直處在一種高度緊張的狀態,如今終于可以松一口氣,眾人也都是有些渾身酸軟,生出些許疲態……

靈塵在半空中跳到了素衣的背上,接過了江一手中的繩索,便讓江一趕快療傷,這次行動,他們的人之中雖然沒有人員死亡,可受傷的情況卻也是頗為嚴重,這種傷,拖不得,若不然,以後難免會留下什麼禍患.

至于那些幽靈學院的老生去了哪里,他們不知道,也懶得知道,反正江一他們一直在按照原路返回,他們聽老生說,那些幽靈學院二次派過來的人,會走他們來時的路.

等江一從療傷之中清醒,已經到了正午時分,眾人都難免有些肚中饑餓,商議了一下,便暫時落下休息一會兒,然後再繼續趕路.

藍衣身影仿佛突然如臨大赦,這一夜多的時間,他可真的是不知在鬼門關晃悠了多少次,多少次痛的暈死過去,又從暈死之中痛醒過來,這其中的折磨,不是親身體悟,真的是很難描述!

江一這邊,可謂是人多力量大,他們幾人各自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不少吃的東西,而黑龍哲罪直接一聲龍吟傳出,周圍數里的靈獸頓時瑟瑟發抖,就這樣,江一他們不費吹灰之力的捉了不少肉質鮮美的靈獸回來.

火堆很快被隆起,這些被洗乾淨的肉片也一一被穿在了江一和靈塵他們的劍上,兩柄劍皆是劍光環繞,劍鳴輕傳,似乎是在反抗,可江一和靈塵隨意一壓制,便將這劍中的反抗的意味給壓了下去…

這倒是讓其余幾人大開眼界了,眾人之中,唯有江一和靈塵用劍,兩人的劍又都不是凡兵,可用作烤肉……

這……

也不知道外界多少為了靈兵爭的你死我活的修仙者,看到江一和靈塵這樣的舉動,會不會將他們合而圍之,圍而殺之……

不過,這並不影響眾人野炊的心情,至于什麼兩人的劍都是殺人利器,他們根本就不在乎,靈兵有靈,絕不會讓血中的雜質沾染在劍身之中.

肉香傳出,一直被綁在一旁的藍衣身影頓時有些饞了,可他卻是一動也不能動,只能用自己的眼神來抗議,可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這些肉質上,沒有人理會藍衣身影那充滿幽怨和垂涎的目光.

好在,江一抬頭了.

看到藍衣身影的眼神,江一頓時有些挑眉,將自己的劍交入了一旁南宮無常的手中,抬步便走向了前方.

"想吃?"

江一開口詢問,見那藍衣身影點了點頭,江一又道.

"我可以把你的骨骼回位一部分,不過我勸你最好不要反抗,要不然,你只會更苦不堪言,還有,待會我問什麼,你就回答什麼,答案讓我滿意了,我自會幫你恢複骨骼,至于吃的,自然也是不在話下,記住,前提是讓我滿意."

藍衣身影又是點了點頭.

江一並沒有正面朝向藍衣身影,而是縱身一躍,跳到了一旁,掰著藍衣身影的下巴一扭,"咔啪"一聲,藍衣身影有些酸困的嘴巴終于能夠閉了起來!

江一又是趕忙抽身後退,對藍衣身影依舊有些望而生畏.

"這……這就完了?"

藍衣身影又活動了許久,終于吐出了聲音,卻是有些郁悶,江一剛剛明明說的回位一部分啊,這……也算一部分?

江一點了點頭.

"能說話就行,剩下的,看我心情."

"我靠!雖然我是俘虜,但我也有尊嚴的好麼!"

這聲音在摘了面具之後,變得很是稚嫩,江一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為什麼這樣一個看上去和他差不多歲數的雷電元素屬性掌控者會被派出來做飼養鬼獸的事情,而且,看上去這人年紀雖小,卻又隱藏的很深!

能夠藏得住事的人,永遠都要比將事情完全暴露在面孔之上的人要可怕!

就比如面前的這個藍衣身影,看上去不聲不響,似乎還有些和江一他們套近乎一樣的開玩笑,可越是這樣,江一越覺得危險!一旦真的被他套上了近乎,江一甚至相信這個看上去頗為稚嫩的少年,完全可以做一只吃人不吐骨頭的狼……

江一並沒有理會藍衣身影套近乎一般的言語,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