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碧落黃泉
g,更新快,無彈窗,!

幽靈學院的內訌終于停了下來,那幾名老生頓時一路小跑上前,看著躺倒在地的大山,帶著呆滯的目光,輕聲喃喃.

"這是,碧落黃泉……"這人說著,想要上前,卻又有些不敢,碧落黃泉,觸者有死與生……

有人在執行任務中死亡,這在幽靈學院里可是很大的麻煩,畢竟能進去幽靈學院的,都是人傑,又有好多背後都有勢力的存在,就算幽靈學院不追究,可只是那家族勢力的牽扯,便讓這些老生感到無比麻煩!因為什麼而死,幽靈學院隨後自然會問清楚,而誰又想做這個替罪羔羊啊……

這些老生心中其實更擔心的是自己的麻煩,畢竟他們是為了搶功,而並非真的是因為意外方才造成了傷損,這些老生頓時看向了江一等人,突然厲聲怒喝!

"你們為什麼不之前就把他殺掉!為什麼!若是你們之前殺了他,大山也不會死……"

原本其實很緊張,可因為這幽靈學院老生的話,江一突然笑了,笑得有些荒繆.

"學長可真是好人壞人一起當了,之前是你們要搶功勞,如今死了人又要怪我們?學長……呵呵,學長!你還要不要臉!"

江一話語漸漸的轉的有些陰寒,這些幽靈學院的老生,做的終究是太過分了,責任都推給了江一他們,而卻想要好事留在自己這里.

"你們知不知道大山的家族是那家?因為你們,害死了大山,你們……遲早吃不了兜著走!"

地面上,南宮無常,原莉莉,方宗他們幾個站了起來,面目之上皆是厭惡,而在這些老生身後要離開的方向,卻又被素衣,玲瓏,靈塵和黑龍哲罪堵住了路.

"吃不了兜著走……呵呵,學長,那咱們就試試看,看是誰吃不了兜著走……"

夜淚惱怒之意湧上眉梢,見過不要臉的,卻從未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在夜淚的心中,已經將這些老生判了死刑……

那幽靈學院還剩下的六名老生看了看周圍,所有的路都已然被江一他們堵死,露出一抹譏笑.

"想攔我們?殺人滅口?呵呵,你們幾個,還嫩了點!"

一旁的藍衣身影饒有興致的看著,突然笑出了聲,頓時,不論是新生老生,皆是轉頭看了過去.

那藍衣身影笑意盎然,看起來似乎已經沒了自己是囚犯的覺悟一般,見江一他們望過來,充滿嘲諷的說道.

"真是狗咬狗啊,哈哈哈哈,世人都說幽靈學院堅不可摧,幽靈學院出來的人,都可以牽扯出一堆有權有勢的朋友,可現在看來,似乎內部也不怎麼抱團嘛,說不得也只是徒有虛名而已?哈哈哈哈……"

藍衣身影的話剛剛落下,遠處突然傳來了陣陣地殼顫動的聲音,江一他們自然是知道發生了什麼,此刻,就連藍衣身影,也是有些變幻了面色!

他確實可以控制那些鬼獸,卻不代表他什麼都不做就可以控制啊,就如同現在這般,自己被江一他們困住,他跟本就沒辦法施法控制鬼獸,一旦鬼獸到來,他同樣承受不住,鬼獸嗜血,不分敵我,若是不能控制,一樣會噬主……

江一他們一時間不再和這些老生爭論,反正以後有的是時間收拾他們,而現在他們若是不走,一個弄不好,很有可能就要被鬼獸再一次包圍,鬼獸的可怕,江一他們心知肚明,畢竟之前龍魂井里,他們皆有領悟!

"哲罪,你帶著原莉莉,方宗還有南宮先走,我們斷後!"

那些老生先是有些茫然,緊接著聽到了江一的話,一時間明白接下來要發生的一切了,不用任何人說,便紛紛後退逃離,江一他們的目光中,充滿了鄙夷,這樣的人,真不知道是怎麼錄取幽靈學院的,還這般分配到了一起.

或許就是世人所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吧.

地面上,大山的尸體被那些老生拋棄,江一看了一眼,將其托起,交給了玲瓏,一邊囑咐道.

"玲瓏,你帶著夜淚,靈塵和大山的尸身跟上哲罪,直接回幽靈學院,這里,咱們已經沒必要留下去了."

說到大山的尸身的時候,玲瓏有些不願意似的撅起了嘴唇,卻看了看周圍還有江一他們幾人留在這里,而能夠飛行的,只剩下了素衣,也就答應了下來,頓時有些小情緒的化為本體,托起靈塵,夜淚和大山的尸體一竄而起.

還留在這里的,就只有素衣,江一和那個藍衣身影了.

江一看了藍衣身影一眼,一時間根本就不知道該不該帶他離開,碧落黃泉的毒,江一自認為自己解不了,這個藍衣身影他想要帶走,奈何卻也是個麻煩.

眼看那遠處的聲音越來越近,江一不敢再呆下去了,素衣已經化為本體,只要江一決定要走,隨時都可以帶著江一離開,那藍衣身影見江一的舉動,似乎是已經不再想管他了一般,一時間也是有些慌亂.

他是"控鬼者",被自己手下的鬼獸殺死了,真的傳回去的話,這藍衣身影相信,自己身後的那個勢力,就算是經曆了千秋萬代,只要不滅,自己就永遠會是負面教材……

他不想死,最起碼現在不想死,只要他能離開,他或許就有活下去的機會,而且,也不想丟人丟到遺臭萬年的地步……

"帶我離開!"

藍衣身影開口了,江一確實搖了搖頭.

"說實在的,我還真的有些不敢,雖然我們和那些老生不和,可畢竟大山學長也是我們幽靈學院的人,我承認,我怕你的毒,所以我現在不敢殺你,卻也同樣的不敢救你,所以,你就跟你的鬼獸一起死在這里好了……"

江一說話的時候,都沒有上前,並非他慫,只是,若是不慫的話,或許他能不能現在還站在這里說話,都很難說.

人心,誰都說不准,所以,有的時候,不得不防.

"我不殺你!"

藍衣身影說這話似乎很堅定,可江一依舊搖頭,眼看遠處塵埃已起,鬼獸的身影,也已然越來越近,江一已經耽擱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