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鬼魅小鎮
g,更新快,無彈窗,!

轉瞬五天已過,江一他們已經到了鬼魅小鎮之中,這里,人煙罕至,住在這里的,似乎都是一些體弱的老人……

對于這點到底是為什麼,江一他們不得而知,只是聽說過鬼魅小鎮中關于惡龍的傳聞,可內部的其他情況,江一他們還是不得而知,畢竟他們也都是第一次來,又沒有人說過這里的具體情況,所以,一切都是一種迷茫的狀態.

一路上,那些山賊,強盜倒真的算是小雜魚了,在追捕和反追捕的進行之下,那些山賊,強盜根本就不敢上前,再者,誰也看不明白這些身著幽靈學院校服的兩波人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個抓那個一下,那個抓這個一下,弄得就跟是在鬧著玩兒一般……

在此期間,江一他們也設計抓住了幾個幽靈學院的老生,奈何還沒高興多久,就又被對方給換了回去,對此,江一等人也只能無奈苦笑.

來來回回的打了好多場,弄到最後卻依舊是持平.

江一他們並沒有直接前往龍魂井,他們還有二十多天的時間,他們也決定等計劃好一切之後,再計較如何屠龍的事情.

路旁,江一他們找了一家看起來房子比較大的茅屋,決定在這里暫時借住一下,看著周圍的人煙越來越少,江一便也上前敲了門.

開門的是一個佝僂著腰的老者,看上去有些枯瘦,干枯的手掌看的江一等人略有毛骨悚然,老者看著江一等人,並未開口,似乎是要等著江一他們先說一般.

見狀,江一開口了.

"大爺,我們此番外出探險,天色已經有些暗了,我們想借住一……"

江一話未說完,那老者似乎受到了什麼驚嚇似的,倉皇後退,然後緊閉房門!

江一等人一愣,所有人都是不解其意.

"這算怎麼回事?我說錯什麼了?"

江一仔細回想,可自己就說了那麼多話,似乎也沒什麼說錯的地方吧……

其余人也是皺緊了眉頭,原莉莉開口.

"是不是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若不然再換一家問問?"

"那也行."

眾人紛紛同意,換了對面的一家,這一次,上前敲門的是夜淚,夜淚面目之上堆滿笑意,開門的是一上了歲數的婦人,同樣不曾說話,夜淚開口.

"奶奶,我們經過這里,想借宿一下,你看……"

又一次倉皇後退,推上了房門,頓時,所有人都覺得不對勁兒了.

一家這樣還好說,兩家都這樣,就不尋常了,他們來的時候街道上還有人行走,他們耽擱了一會兒時間,那些人,好像都已經各自回到了家中.

"難道是怕我們在這里借宿?"

"這有什麼怕的,怕我們謀財害命?沒必要吧,再說了,這里也沒什麼可以謀的東西啊……"

"應該是有什麼咱們不知道的事情吧."夜淚撇了撇嘴."早知道最後抓得那個老生就不放了他了,他一定知道這里有什麼問題."

"咳咳……"南宮無常想笑,卻又忍了下來,咳了兩聲緩解自己的尷尬."我記得最後一個老生換回來的人還是你吧,要是不放,那現在也沒你說話的份兒啊……"

夜淚大囧.

"南宮……南宮你,平時看你老實巴交的,這麼腹黑那你……"

眾人哄堂大笑,也算是緩解了一下現在的氣氛,不過,之前他們的疑問,卻終究是要想辦法找到,于是,江一他們敲開了第三家的大門.

"大爺,我們是幽靈學院的人,此次前來,為了屠滅龍魂井中的惡龍,所以想借宿一晚……"

奇跡般地,江一他們先爆出了身份之後,這老大爺並未關門,看著江一等人的目光,也是有些許疑惑湧現.

江一自然知道他在顧慮什麼,伸手從懷中取出了幽靈學院的勳章,這個勳章,大陸之上除了幽靈學院的在校學生,無人敢用!

可亮出了這個勳章之後,那大爺似乎是在思索,良久之後,做出了決定一般,看著江一等人,放下了擋在大門上的雙臂,江一等人以為這大爺同意了,就要入內,卻見這大爺又是"哐"的一聲,把大門緊緊的關上!

夜淚走的快,差一點便撞在門上!

眾人完全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了,為什麼這里的人那麼排外?

江一開始回想,他們說到自己是幽靈學院的人,是來屠龍的時候,他能看到那大爺目光中一抹閃亮,可當他們已經證實了自己的身份,為什麼卻又被拒之門外了?

看樣子他們應該是渴望把龍魂井中的惡龍屠掉的才對,可為什麼卻又不敢接近自己等人?難不成自己等人長的很像壞人不成?

江一郁悶了……

"現在怎麼辦?"原莉莉看著周圍空蕩蕩的街道,看著太陽已經要落山,"難道今晚還是只能住在外面?"

"要不然我們翻牆進去好了,進去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夜淚有些煩躁,連著吃了三次閉門羹,他這個幽靈學院院長家的公子哥可受不了.

"這樣……不好吧."

靈塵抿著唇雖然口中說著不好,卻已經開始向牆壁的頂處看去,從外面看,似乎里面就是一個院子一般,只要他們一躍,便能跳入其中.

"有什麼不好的!了不起嚇到了他們,賠錢就是了,反正南宮有的是錢!"

"嗯?!"南宮無常無辜躺槍,瞪大了眼睛看向夜淚."我就那麼像大戶?"

這句話說完,眾人皆是點頭,幾乎異口同聲.

"說實在的,還真的挺像,白白胖胖的……"

南宮無常頓時無語,這幾日,他們不斷的配合,不斷的彼此守護,磨合的速度非常快,已經越來越像一個不可分割的團隊了,時不時的也開著玩笑,看上去已然親密無間.

夜淚說干就干了,翻身一躍就到了牆壁之上,就准備跳入院子之中的時候,夜淚似乎被什麼東西攻擊了似的,渾身冒著黑煙,就這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了似的,從牆壁之上,向後無力的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