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夜淚要睡覺
g,更新快,無彈窗,!

"那現在怎麼辦?咱們回去麼?"

聽著南宮無常的話,靈塵這般回複道.

"回?往哪回?只要回去了,咱們的任務就失敗了,元靈值的獎勵沒了事小,恐怕咱們真的會成為整個幽靈學院的笑話吧……"

江一思索良久,開口說道.

"若不然咱們先在附近找找?就算被劫,應該也不會太遠,不過萬萬不可分開行動,那些人能夠將夜淚帶走而讓夜淚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的時間,已經意味著,他有能夠壓制我們的東西,或者遠超于我們的實力."

"也好!"

素衣應下之後,眾人紛紛點頭,其實他們也都很清楚,如果那些人真的是幽靈學院的人,那麼,就算他們真的抓了夜淚,也不敢把夜淚怎樣,所以,他們有很充裕的時間,萬一找不到的話,那再另想其他的辦法.

一行七人向外走去,這客棧的附近,是一不大不小的村落,約莫也就二三十戶人家,想要排查起來其實很是簡單,關鍵是要找到到底在什麼地方,太過分的打草驚蛇,只會讓他們距離夜淚越來越遠.

當江一他們出客棧半刻鍾的時間之後,有一道身影從偏房之中走了出來,若是江一他們在,必然能看出他的身份,正是這客棧的掌櫃.

此刻,這掌櫃負手而立,笑吟吟的看著江一等人離去,低聲喃喃.

"嘿嘿,警覺倒是挺警覺,反應的挺快,只不過,還是太單純了些……"

說罷這聲音,這身影又是重新回到了偏房之中.

村落里.

江一他們並沒有正兒八經的敲門,便直接一躍上了這村落之中村民們的房頂,然後開始細細的感知靈力的波動,只要有修仙者在其中,江一等人必會詳查!

畢竟就算這修仙者不曾動用靈力,可僅僅是淺而又淺的靈力環繞,便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得到.

可找了一圈,依舊無果,江一他們頓時有些心煩意亂,雖說知道夜淚或許並不會有危險,可畢竟是自己的伙伴,擔心也是必然.

"若不然,我們繼續前行?"

"不行!"江一頓時搖頭,"雖然我們認為是幽靈學院做的,可畢竟只是認為,萬一……萬一不是那?"

雖然認為是幽靈學院做的這件事是江一說的,可江一也未曾說死,事實上也正如江一所說,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素衣沉思.

"若是是幽靈學院做的,哪怕我們離開,夜淚也沒有危險,可如果並不是幽靈學院做的,就有點棘手了,我們在這里搜遍了,根本就沒什麼有靈力波動的地方,證明這里現在除了我們,根本就沒有修仙者的存在,外面天大地大,如果他們帶著夜淚跑了,我們根本就不知道往哪個方向追,可是,他們為什麼要讓我們往回走?是幽靈學院的人的話,還說的通,如果不是,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原莉莉皺起眉頭,突然冷不丁的開口.

"嗯?不對……他們想讓我們回去,可如果我們不回去那?我們一定要往前走,他們會怎麼做?"

"你是說……"江一頓了頓."他們會繼續攔截?"

"對!"原莉莉點頭."所以,我們能不能引蛇出.洞?"

"或許可以試試,只不過,不知道夜淚那邊會怎樣."

"賭一把吧!"方宗握緊了胖乎乎的拳頭."再怎麼說咱們也是幽靈學院的人,就算那些抓夜淚的人是一些大陸勢力,他們也不敢輕易地把夜淚怎樣,所以,我們繼續向前,看看能不能把他們引出來."

眾人都在沉思,畢竟只要他們決定了,便等于暫時的將夜淚放棄掉了,這樣的話,相對來講,或許就給夜淚帶來了不少的危險.

"試試看吧,只行百里,百里之內,若是沒人來追,立刻回返,開始大規模在附近搜索夜淚的蹤跡!然後立刻傳書給幽靈學院說明這里的一切!"

"好,都把兵器准備好,隨時准備催動,對了,之前夜淚消失是因為獨自外出,我們幾個也不能太過聚在一起,稍微分散些,一旦發現有人動用靈力,其余人立刻出現,聯合劫殺……"

眾人點頭應下,聚在一起低聲商量著隨時有可能發生的一切狀況,然後便各自出發.

在之前的那家客棧里,偏房之內有一暗室,此刻,暗室中燭光繚繞,正有七人正在晃晃悠悠的閑聊,這七人皆是黑衣黑袍,黑巾蒙面,而暗室的中央,有一椅子,椅子上,綁有一人,這人此刻被一塊黑色的鎖鏈纏繞.

鎖鏈,正是讓大陸之上所有修仙者為之膽寒的震靈鐵所制,一旦被纏繞周身,便沒有了調動靈力的能力!

夜淚雖然被綁在這里,卻還是很悠閑的樣子,大腿翹在二腿上,看上去似乎還想要讓這其余人給他奉茶一般.

"你們就別帶著蒙面巾了,我要是認不出你們幾個,那我在幽靈學院也真是白呆了,不過我爹也真是的,坑人就坑人,怎麼還先找自己兒子往死了坑,肯定不是我親爹……"

"嘿嘿,夜淚,你看出我們那也無所謂,不過,你還是看看這個吧……"

一邊說著,寫黑衣人轉手取出了一個透明的圓球,圓球之上,鏡像閃動,江一他們幾人,此刻正朝著村外的方向走去,黑衣人道.

"看見了麼?這就是你所謂的友誼,你所謂的兄弟,就是在危難的時候,在你受到危險的時候離你而去."

"行了……"夜淚有些不耐煩."你挑撥夠了沒?你就知道他們一定是不管我了,他們那是沒找到我,准備去外面找找好麼?不用給我看這種不完整的鏡面,沒意思,我也不想看,我困了,給我這凳子後面塞個枕頭,我要睡覺,特麼的,硬邦邦的讓我怎麼睡!快點,要不然我回去了告訴我爹你們虐待我!"

"……"

然後,這其中一個黑衣人就真的很沒節操的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了一個枕頭,塞在了夜淚和凳子靠背的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