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鬧騰
g,更新快,無彈窗,!

頓時,四周圍落針可聞,所有人都有些發懵……

原莉莉說的聲淚俱下,眼看就要拉動龜靈弓,搭上蛇靈箭又一次瞄准了玉面虎……

"唉唉唉……"路霓裳攔下了原莉莉的動作."先別激動,我看看……"

一邊說著,路霓裳一邊裝模作樣的到了方宗的身前,蹲下只是一刹那的時間.

"哎呀,筋脈寸斷……"路霓裳轉頭看向瞻七等人,陰沉了臉."你們的心真的好狠,再怎麼說他們也是你們的學弟學妹,你們至于下死手麼?"

瞻七等人可謂是周身上下冒滿了冷汗!

聽著這一條條莫須有得罪名,他們仿佛都看到了他們的結局一般.

玉面虎在後悔,後悔為什麼跟著他們一起到這里搗亂,現在不但得罪了神女,還有可能受到很嚴厲的處罰.

而瞻七的內心同樣苦不堪言,若是知道神女在這里,就算他渾身是膽,他也絕不可能來這里搗亂啊……

路霓裳轉頭看向了玲瓏,先是瞥了一眼瞻七等人.

"如果玲瓏受傷了,那你們才是真的完蛋了,我們青天府護府靈獸的憤怒,就算幽靈學院,也要掂量掂量……"

面對這樣的威脅,瞻七等人眼看就要跪下來.

而行勳則是捏了一把冷汗,還好,還好路霓裳似乎並不打算找他什麼麻煩,只能苦了玉面虎,瞻七這些人了,誰讓他們不長眼那?誰讓他們鬧事之前都沒有搞清楚神女到底在什麼地方那?什麼叫自作孽不可活?

"玲瓏,你怎麼樣?"

玲瓏聽到路霓裳的言語,頓時化為人形,剛剛落地,一句話也不說,撲通一聲就萎倒在地!地面之上,玲瓏悄無聲息的睜開了她那一雙大大的眸子,眉眼之中,滿是笑意.

這下子不得了了……

瞻七撲通一聲跪了下來,雙手不自主的顫抖,只是這一而再,再而三的驚嚇,便已經破開了瞻七所有的心理防線!

"神女,神女還請大人不計小人過啊,我……我以後再也不來找江一他們的麻煩了……"

"求我有什麼用啊,你們幾個等著當龍糞吧."

誰不知道這一切的主導是路霓裳,那幾名老生紛紛向路霓裳求情.

包括寶祿和玉面虎在內,他們真的怕了……

若是路霓裳再這般鬧騰下去,弄不好他們就真的只能去當龍糞了.

見玉面虎,瞻七等人的模樣,行勳勾下了頭,生怕路霓裳再看他不順眼似的.

見也差不多了,路霓裳也玩兒夠了,揮了揮手與行勳道.

"行了,你拉下去自己看著處理吧,對了,處理的輕了,別怪我找你麻煩!哼!"

最後的冷冷一哼之後,路霓裳蹲下身子輕撫玲瓏,雖然未語,卻嚇得所有人都是一個激靈!

行勳灰頭土臉的帶著瞻七,玉面虎,寶祿他們幾人離開了,這一場爭斗,也以新生勝利而告終.

不過歸根結底的講,江一他們還是要謝謝路霓裳,若不是路霓裳,他們打的再厲害又能怎樣?到了最後,還是會被這學院護衛隊的人給抓了去.

遠處的房頂之上,那兩道身影依舊未曾離開,皆是面帶苦笑.

"這幾個孩子……"

"可惜只能苦了玉面虎,寶祿他們幾個人了,神女都發話了,行勳可絕對不敢心慈手軟……"

"是啊,不過這仇似乎結下了,雖然現在沒什麼事,可畢竟他們要外出曆練,要畢業,日後在大陸之上碰到了,一個弄不好,說不定就是生死相向……"

"這個,就不是我們操心的事情了,我們需要操心的,還是他們在校期間如何培養……"

"你不打算去調和一下矛盾,不打算去把玉面虎,寶祿他們幾個救下來?"

"救?為什麼要救,輸了,總要付出代價,無論勝的人用的什麼方法,權勢也好,武力也罷,只有贏了,才有資格說話."

"哈哈哈哈……也是……"

……

江一他們這里,靈龜宴繼續舉行,只不過能吃下去的人,是在已經不多了,這一次,路霓裳也就沒有再做避諱了,反正所有人都知道她在這里.

路霓裳和江一他們說著笑著,始終未曾在意外面的任何目光,外面的新生時不時推杯換盞,想要靠近路霓裳混個臉熟.

奈何……

路霓裳並不賞臉.

若不是那一夜在山上江一和靈塵相救路霓裳和玲瓏,哪怕玲瓏和江一他們住在一個地方,恐怕也不會和江一他們有任何的交際.

路霓裳不會輕易的交朋友,不會把自己的內心表現出來,可是有種叫緣分的東西,似乎就是將該見面的人一個一個的撮合在一起.

其實沒聊上幾句,江一和靈塵他們也都能感覺得出路霓裳的為人,心地善良,尚有純真未泯,只不過,成為了神眾,成為了一方幽靈學院的神女,就意味著他必須擔負起一些原本不需要承受的責任.

有了這些責任在身,路霓裳也只能漸漸的把自己封閉起來,因為她知道,有了身份之後,雖然不能說全部,可大部分人與她的結交都是變成了利用和攀附.

路霓裳希望有朋友,可卻又不希望有攀附和利用她的朋友,正巧,江一和靈塵在不知道她身份的這樣的一種情況下出現了,生死關頭救了他們,然後相攜一起逃命……

雖然時間不長,可這種情況下的友情,卻總是莫名其妙的堅固.

接下來,便是性格的磨合,江一和路霓裳卻又都發現相對的他們並沒有什麼相互抵觸的地方,那麼交心,也就變得成為了一件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事情了……

午夜,靈龜宴漸漸的落下了帷幕,新生三五成群的回宿舍去了,臨走之時,尚還回望路霓裳,可路霓裳卻始終未曾理會他們一眼.

在路霓裳眼中,這些人受邀來吃江一的東西,江一有難卻紛紛避讓而不相幫,便已然是一個不值得結交的條件了……

誰不怕挨揍?誰都怕啊,可是……

就算認識時間不長的方宗和原莉莉,又有那個未曾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