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第一次配合
g,更新快,無彈窗,!

"玉學長?"夜淚眉頭一挑."好嘛,玉學長都開始一起來幫他們打壓我們新生嘍?"

"正巧和寶祿在一起,聽到了瞻七說神女的消息,自然是要過來看看的,夜淚,你應該知道神女是什麼樣的概念,我絕對不會容許這些新生對神女有所褻瀆!"

這下子,江一不愛聽了.

"褻瀆?認識神女就叫褻瀆?那我只能說,學長對褻瀆這個概念的理解真是廣意!"

"哼,閉嘴!你沒資格跟我說話!"

這玉面虎說起來在幽靈學院里也算是響當當的一號人物了,不過他的狂傲,始終讓人有些受不了.

江一頓時眯起了雙眼,壓低了星芒劍,劍芒內斂,這是江一欲要動手的表現.

只不過,江一未動,他在等對方先動手,只要對方先動手了,錯的就是對方,他們便是正當防衛,于情于理,都要做到不理虧.

"玉學長,你這話,說的就有些過分了!"

夜淚把玩著無光短匕,面色漸漸的有些陰沉,玲瓏和素衣同樣的沉著面色.

"要動手就動手,哪來那麼多廢話,玉面虎,不用挑撥我們的關系,我們既然是同屆入學,自然是同進退,共生死!"

素衣就這般立在一旁,看上去似乎很安靜,似乎並沒有靈力湧動的跡象,可所有人,都感覺到一股森然的寒意!

起風了……

風中的呼嘯似乎帶著輕微的獸吼,所有人都知道,這風,由風靈獸素衣所掌控!

方宗手中圓球冒出的火焰似乎因為這風勢而變得越來越大,天空,似乎都被燒了個通紅!

龍吟傳出,玲瓏化作幽冥骨龍本體傲立當空,黑豹皓月和黑豹嬋娟帶著陣陣的低吼,緊緊的盯住了這些欲要來搗亂的老生.

路霓裳依舊未動,似乎這件事情根本就與他無關,依舊沾著沾料,津津有味的在江一等人的身後吃著噬魂角龜的肉.

"既然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江一淡笑,並未說話,卻已經做好了一切的准備,只要他們敢動手,哪怕他今天死,也要磕掉他們幾顆牙!

尊嚴,永遠是一個人最不可被褻瀆的存在!

遠處的房頂上,有兩人負手而立望著這邊的場景,左側一人開口.

"你說,咱們該去管管麼?"

"管?管他們干嘛,想打就打唄,就當沒看見."

"我說老夜,你兒子可在那里面的,你就不怕玉面虎,寶祿他們下手下狠了?"

"怕什麼?咱們幽靈學院有的是丹藥,受傷了就再治唄,沒經曆過磨難,怎麼會成長,雖說規矩不允許私斗,可是,咱們都不知道的情況下,也不是不能打啊,哈哈哈哈……"

左側一人苦笑搖頭.

"不過神女也在那些新生里,看起來,今晚這里倒也有點意思啊……"

"是,正好,真的打起來了也看看這幾個小子的能耐,聽說剛剛入院的時候,邊有兩個小家伙在幻境之中達到了晉級煉精化氣之開光境的地步,這兩個小子,可塑之才,日後可要好好培養才是."

"嗯,先看看吧……"

兩人說了這麼多,便不在言語,就這樣立在夜空之中,看著江一他們這里的矛盾越演越烈!

終于,一言不合,瞻七動手了!

江一也是帶著眾人毫不猶豫的向前沖去,這是他們第一次合作,雖然相互之間的戰斗套路並不熟絡,可江一自信他們也並不會太弱!

玲瓏在半空中吞吐龍息,素衣在另一側腳踏虛空而立,控制著風向,帶動方宗的火纏繞在瞻七等人的身側!

方宗本人雖然控制著火焰,卻立在後方守護在原莉莉的身側,原莉莉手拉弓弦,蛇靈箭射出,所過之處,眾人皆避,盡可能的擾亂了瞻七等人的動作.

蛇靈箭在半空之中環繞一圈便自行回返到了原莉莉的手中,箭上弦,又射!

江一,靈塵,南宮無常三人沖的最靠前,以江一和靈塵為主,南宮無常掠陣,而黑豹皓月和黑豹嬋娟則是硬生生的將夜淚帶到了這些老生的身後,夜淚揮舞著無光短匕,悄無聲息的隱匿,准備雖是做出偷襲!

瞻七一行六人,玉面虎修為最高,只差半步,便能踏入煉氣化神的境界,寶祿次之,瞻七第三,瞻七原本就沒打算自己能勝,他只是想要讓寶祿告訴凌天,江一他們,很麻煩!

可這說著說著就打起來的局面,但也當真是瞻七不曾想到的局面,畢竟,太快了!

兩方初交鋒,南宮無常被震的飛退,逆血從口中流淌而出,卻又凌然不懼!又一次飛身上前!

"靈塵,配合一下!"

靈塵頓時點頭,兩人不約而同的看向瞻七,唇角勾起了兩道一模一樣的笑.

"芸芸眾生我為巔,誰生誰死誰人念!"

"紫龍!"

又一次兩招劍勢的配合,根本就不給瞻七過多的反應時間,瞻七頓時瞪大了眼睛,慌忙將雙臂交叉護在了自己的面前!

"彭!"

一聲爆炸聲在這夜空之中回響,瞻七口角溢血,連連後退,只見江一使了個眼神,靈塵頓時側身與南宮無常開口.

"南宮,幫忙!"

"好!"

南宮無常一聲應下,便已然護在了江一的左側,防止著寶祿的攻擊,好讓江一有時間追擊瞻七!而另一側,玉面虎掌化爪狀,就要抓向江一的面門,突然感覺到有勁聲傳來,慌忙收手,那蛇靈箭已然在他之前出手的地方略過!

龍息轉瞬而至,紫紅色的火焰,也開始在玉面虎的腳下蔓延,玉面虎不得不抽身後退,叫嚷著讓其他人上前!

可他們卻忘了還有一個一直隱藏在暗中的殺手,夜淚……

夜淚終于動了,無光匕首突然劃出了破空之聲,有一老生只覺脖頸一涼,邊聽到夜淚的聲音在他的耳邊回響.

"這一次用的是刀背,下一次用的是什麼地方,可就難說了……"

語罷,夜淚離去,留下心有余悸的那個老生看著江一他們的陣容,一時間竟然有些望而生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