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靈龜宴始
g,更新快,無彈窗,!

夜淚很快也回來了,笑眯眯的樣子,可以說,他基本上通知了所有的新生,只不過有幾個人來就不好說了,畢竟所有人心中都清楚,只要他們參加了靈龜宴,就等于與上一屆的老生杠上了……

而同樣的,這靈龜宴也不見得就是壞事,夜淚在,江一在,這兩個人雖然也是新生,可他們的身份卻並不簡單.

有人選擇鋌而走險,在江一他們身上賭一把,總的來看江一他們的未來應該更廣闊一些,很多人來到幽靈學院為的不僅僅是自己,還有他們身後的家族,所以,該賭的時候,還是要賭一把.

而剩下的一部分人,除卻血墨,柳晗等四人之外,全部選擇中立,坐岸觀火,兩邊都不得罪,這些人加入幽靈學院就沒有那麼多的所謂的拉攏人脈的事情了,他們加入幽靈學院,純粹的就是為了學習,為了提升,可也同樣知道,無論是兩方日後哪一方發展的比較好,他們再想加入其中便會難上加難,可他們為了保險起見,也只能這般做……

"請神女了麼?"

夜淚突然這般開口,江一話語一滯.

"神女?"江一眼角略有抽搐,這本就是公開跟老生對著干了,現在卻再火上澆油一把?可是不請神女吧,似乎同樣的有些說不過去."還沒有,不過……神女閣在什麼地方?"

江一詢問出聲,卻見玲瓏彈身而起.

"我去吧,現在外面人多,盯著神女閣的人也多,你要是冒冒失失的去了,能不能完完整整的回來都難說……"

江一無語,夜淚點頭同意,這幽靈學院之中,對路霓裳心存幻想的人可並不少,被他們圍在了一起,什麼局面江一心里清清楚楚……

不由得,江一有些歎息,看來自己日後在幽靈學院的日子,可並不好過……

玲瓏出門了,江一他們直接在夜淚的帶領下尋了個空曠的地方,將那噬魂角龜的尸身取了出來,破去外面的堅冰,便毫不客氣的便開始剝離附著在甲殼之上的肉質.

雖說之前有冰晶包繞,可噬魂角龜的殼內,肉質依舊很新鮮,剝離起來並不算太難,江一他們並沒有費太大的功夫,便將這噬魂角龜的肉分割成了一塊兒一塊兒的重新收了起來.

這一次,甲殼,爪子之上的尖刺被一一拔下,和肉質分開放置,江一他們回去的時候,太陽已然向西,所有人亦是回到了宿舍之中,玲瓏表示,已然將這件事情告訴了路霓裳,路霓裳說,等傍晚的時候,自然會來到這里.

清洗同樣用掉了不少的時間,等他們完全准備好,已然有幽靈學院的新生結伴來到了這江一他們眾人的宿舍之外.

見江一他們出來,這些新生紛紛上前,顯得皆是久別重逢的好友一般,江一他們倒也沒有在意這件事情,反正這靈龜宴也就是為了一起熟絡一下感情,對于如何認識,江一並不在意.

燒烤架很快架了起來,就在江一他們的宿舍之前,所有人都是上手幫忙,在不少路過老生詫異的目光之中,將那噬魂角龜的肉一塊兒一塊兒的又取了出來,燒烤架升起火焰,肉質撒上各種香料便直接被架在了燒烤架上.

香氣很快四溢,有老生看出了這些肉正來自噬魂角龜,頓時皺起眉頭,已經有人開始去通知瞻七.

總之,這件事情,江一他們又一次玩兒大了……

不過他們沒有絲毫的在意,學院里的老師們也未有一人出面干涉,幽靈學院的老師巴不得這些學生三天兩頭打一架那,有了各種各樣的矛盾,就有了競爭,有了競爭,這些未來的人傑才不會被浪費,才能夠最快速度的發展到一個讓人為之矚目的地步……

新生要來的,很快都來了,帶上江一他們一共也就三十二人罷了,江一他們也不在意,愛來來,不愛來拉倒,反正又不求著他們.

路霓裳到的時候,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長發披肩,並沒有過多的裝飾,看上去就宛如一個路過的老生一般.

路霓裳直接到了人群的最深處,這里,江一他們都在,路霓裳背向那些新生,也不客氣的就這般直接坐下,伸出手指便已然擋在了自己的朱唇之前.

眾人會意,路霓裳並不想太多人知道自己在這里,江一他們也就未曾生張,只是架起了一個小一些的燒烤架,放在了他們幾人的中間.

最精細鮮美的肉質,便已經放在了幾人的面前.

靈龜宴開始了,這里燈火通明,熱鬧非凡.

新生們可謂是推杯換盞,相互結識,江一他們這里已然成為了最受矚目的地方,只不過江一和夜淚起身將眾人擋在了不遠處的地方,並沒有人在意神女正在其中吃的滿嘴流油……

世人皆道神女不食人間煙火,而事實上,神女也是人,亦有七情六欲,看到了好吃的東西,自然也是饞的很上心.

路霓裳一開始的時候看起來尚還斯斯文文,奈何時間一久,也便沒有了形象這一說,兩只手上津滿了油漬,嘴角上,尚還沾染著一些調料的殘渣.

兩只黑豹安安靜靜的臥在一旁,噬魂角龜的體積可並不是一般的大,若是沒有這兩只黑豹,再給江一他們吃一頓,江一他們也不見得就能吃的完……

靈龜宴就這般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江一他們卻也始終都在防著或許會有老生前來搗亂,畢竟瞻七始終賊心不死,誰知道會不會趁著這靈龜宴前來鬧事?

可正當江一他們這般想著,卻已然看到瞻七帶著五六個人,正快步向他們的方向走來.

江一放下了手中的肉,擦了擦嘴角,勾起一抹淡笑.

"真是想什麼來什麼……"

眾人停下了口中的咀嚼,隨著江一目光的方向看去,紛紛停了下來,站起身子,唯獨路霓裳,依舊不緊不慢的坐在她的座位上,翻烤著噬魂角龜的肉,自顧自的吃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