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凌天
g,更新快,無彈窗,!

元靈值兌換處,這里的人一樣的不算太多,江一兩人行走在其中,時不時的有人對他們指指點點.

言語之中,似乎對江一和靈塵充滿敵視.

江一和靈塵只得無奈搖頭,他們又能有什麼辦法?從他們來開始,就被武先生算計了……

兩人也只好不管不顧的就這般繼續逛唄,愛咋咋滴,反正幽靈學院內打斗需要雙方同意後才能切磋,自己不同意的話,誰還能把自己架上擂台不成?

"哇,這是佛手花?三千元靈值……"

"江一,你看這個,南嬌疏果,五千元靈值."

"還有這個……"

"這個……"

兩人仿佛沒見過世面似的,看著那櫃中擺放的明碼標價的天地靈果,口水都差點流出來了,多少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東西啊,就這般隨意的堆在了這里?

到了最後,江一和靈塵也就總結出一句話.

"丫的,幽靈學院真特麼有錢!"

兩人繼續向里面逛去,江一也終于如願以償的看到了那些成堆擺放的稀有金屬,江一心動了,毅然決定,以後除了修煉要用的元靈值,剩下的,全部兌換這些稀有金屬,用以提升星芒劍的品質.

"星辰鐵,三千元靈值才一斤,這個……看起來好貴."

"寒瞑鎢鋼,六千元靈值才這麼一小塊兒?"

……

兩人一路走一路吐槽,剛才還在說幽靈學院財大氣粗,還沒過多長的時間,便已經轉變成了幽靈學校太小摳門了,這麼好的東西,才那麼點學生,每個學生送他們一點用用還能咋滴?

江一和靈塵終于體會到了夜淚說的一個月他們三百元靈值根本不夠用的事情了……

就不說別的,相對品質差一點的星辰鐵,他們都需要攥十個月才能換下來一斤,這鬧著玩兒那?

等換夠自己需要的提升星芒劍品質的金屬的時候,說不定真的就白發蒼蒼,已然垂死了,那還升個屁品質啊……

再往內,便是一些戰技功法和兵器了,兵器上,無論刀槍棍棒也好,匕珠杖盤也罷,應有盡有,無非多少說話而已.

畢竟刀槍棍棒的修習者還是多數,這樣的兵器,幽靈學院的儲備自然也是要多很多.

至于那個所謂的仙兵長戟,江一和靈塵逛了一大圈兒之後,並沒有見到,想想也是,這樣的東西,就算誰都知道幽靈學校有,也不能放在明面上,這個世界,亡命之徒可並不少,為了某些目的,為了自己的實力,幽靈學校又如何?也並非不能得罪……

就像當初江一他們遇到那個傭兵團的時候,被人包圍之時那個小頭目說的話.

天大地大,那里去不得?再說了,就算鬼神大陸真的待不下去了又如何?不是還有仙界麼?

總會有容身之處.

江一他們兩人轉了一圈,琢磨著卡中只有三百的元靈值,又淡然退去,在這里,當真是一種誘惑,什麼都想要,只不過,什麼都得不到……

幽靈學院某處……

一片假山環繞,假山中央,有一水池,水池中央,有一亭台.

亭台里,此刻正有一人盤膝坐地靜修.

突然,有一人打擾了這里的甯靜.

那靜修的男子雖是雙目禁閉,卻依舊是皺起了眉頭.

"誰?我不是說過,我修煉的時候,不要打擾我的清淨麼?"

"天哥,是我……"

這被喚作天哥的人緩緩睜開了雙眸,這人一身白衣,頭發黑白相間,略帶邪意,一雙眸子有些狹長,那高挺的鼻子之下,兩瓣嘴唇略薄,看起來,倒也算豐神俊逸……

"瞻七?你來找我干什麼?"

"天哥,我知道您最近一直在閉關准備爭奪神靈榜,可這一次,你必須要出關看一看了,所不然,神女就要被別人搶了去!"

"哦?瞻七,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又是得罪了什麼人打之不過,想要讓我替你得罪人?"

"不不……"瞻七慌忙擺手."天哥,我怎麼敢利用您啊,我今天早上看到神女從哪小子的房中和那小子有說有笑的出來,想到天哥在這里這麼努力想要得到神女的認可,我就為天哥感到不值……"

"什麼……"這凌天原本波瀾不驚的心境突然有了一絲凌亂,轉而又重新寂靜下來."那人什麼身份?"

"是今年幽靈學校新招入學的新生……"

瞻七說這話的時候,心中也是有些沒底,畢竟這話說出來,總歸是有些丟人.

"新生?新生你去收拾了不就好了?還要我出馬?"

"關鍵……"瞻七停頓了一下."關鍵是神女護著他……我……我怎麼有動手的機會啊……"

凌天眯起了雙眼.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我最近到了一個很關鍵的時刻,暫時不能出去,凡事你去找寶祿,他若問起,你便說是我讓他動手的……"

"可是……"瞻七掙紮了一下,點了點頭."好,我知道了,那就不打擾天哥修習了……"

其實,瞻七想說,那寶祿不過跟他一樣的修為罷了,自己都傷成這個樣子,讓他去對付江一?或許會跟自己是同樣的結局吧……

不過讓他去了也好,自己就算在這里再怎麼說,凌天始終都會有一起懷疑,而讓寶祿去的話,或許就會是另外一番局面了……

畢竟,寶祿說起來可是凌天最忠實的小弟,他說的話,凌天都信……

瞻七退了出去,凌天思索了片刻,還是未曾起身,又一次閉上了雙眸,准備沖擊最後的那一層屏障,之後,便去挑戰神靈榜!

……

江一和靈塵兩人並不知道這里的事情,依舊興致勃勃的說著元靈兌換處的那些東西,已經暗下絕心開始准備著手籌備元靈值的事情.

在外面被人指指點點終究是有些怪異,江一和靈塵也就回身離開重新回到了宿舍之中.

宿舍里,玲瓏正悠閑的躺在躺椅上看書,看到江一回來,也未起身,便又一次詢問起了靈龜宴的事情,說起來,倒也真的就是玲瓏有些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