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瞻七堵門
g,更新快,無彈窗,!

江一搖了搖頭,略帶沮喪.

"沒,還是沒發現到底為什麼我的劍無法激發劍勢,我正在想辦法……"

"若不然,換一柄劍好了,靈劍若是沒了勢,比普通的劍又能強多少?"

路霓裳說到這里,江一突然搖頭了,卻並沒有說為什麼,反而是轉頭看向了周圍之人,目光從所有人身上掠過.

靈塵,南宮無常,夜淚,玲瓏,原莉莉……

可江一突然沒來由的笑了.

"萬寶靈尊遺千年前輩鑒定過我的星芒劍!"

此話一出,眾人頓時明白了江一之前為何有所猶豫,萬寶靈尊鑒定過的劍,哪怕眾人之中覺得並不好,可江一依舊在用,就證明了這把劍必然有它的過人之處……

眾人心中也是突然生出一種暖意,畢竟江一的所作所為,已經等于是完全相信這里的所有人,若不然,這種秘密一樣的存在,江一又怎麼可能去胡亂的說?

一時間,就連路霓裳都停住了話語,誰都知道萬寶靈尊的鑒定是一種什麼樣的概念,他們雖然都想知道萬寶靈尊說了什麼,可卻又不知道到底怎麼去問,短暫的甯靜之後,江一自己開口了.

"萬寶靈尊前輩說,星芒劍中,已經孕生劍魂,當劍魂成長到一定地步,輔以種種材料,在某個契機里,或許有部分幾率成就仙劍!"

江一直說了一半的真話,又說了一半自己瞎扯的話,原因無它,靈塵,路霓裳兩人江一覺得可以完全信任,畢竟靈塵和他是過命的兄弟,而路霓裳本就有仙兵在手,又並非貪婪之人,更不可能窺視自己的星芒劍.

剩下的人看起來也可以相信,可畢竟他們接觸的時間太短,該隱藏的,還是要隱藏一些的好,也算是處于一種對自己的保護.

可那怕江一這麼說,卻依舊是讓所有人心中為之一振!仙劍,仙劍……誕生一把,何其難.

可江一的手中,拿著的竟然已經是偽仙劍.

夜淚突然開口了.

"江一兄弟這麼信任我們,將這等事情都說與我們聽,便請放心,這件事情,絕對會爛到我自己的肚子之中……"

其余幾人隨著夜淚的話也是紛紛點頭,表示絕對不會再將這件事情告訴其余的任何人.

"既然如此,確實不能換,需要什麼材料萬寶靈尊前輩說了麼?若是說了,或許幽靈學院之內就有."

路霓裳抿著雙唇,話語罷了轉頭看向了江一.

江一搖了搖頭.

"沒,萬寶靈尊前輩只說要一些珍惜的材料,剩下的,或許還是要看天公作不作美了,若是天公作美,星芒劍遲早可以列入仙劍之列,如若不然,也是強求不來……"

又聊了半柱香的時間,夜淚又一次提到了元靈卡的事情,路霓裳頓時幡然醒悟似的.

"我都忘了這件事情了,早些拿到也能多掙一點元靈值,既然如此,我便先不打擾了,你們去領元靈卡吧,我先回神女閣……"

頓了頓,路霓裳又道.

"修煉上,還有星芒劍上的問題,可以到神女閣找我."

靈塵的目光之中,頓時出現了戲虐之色,悄無聲息的拍了拍江一,江一看到之後,滿心無奈,可路霓裳已經這麼說了,江一還是應了下來.

眼看路霓裳要離開,江一等人也紛紛起身,表示他們也一同出門要去領元靈卡,可大門剛剛打開,江一等人卻是看到了外面已經有很多人堵住了房門.

中間有一人身上尚還包紮著繃帶,卻依舊不減戾氣.

而他們身旁不遠的地方,江一看到了血墨,看到了柳晗,王節,陳蒙……

這些,都是和他們有些淵源的人,此行,看起來仿佛是要給江一等人一個好看一般.

原本,江一他們有說有笑的出門,見到這些人之後卻是突然收起了笑意,那中間的纏著繃帶的人一愣……

"神女?神女……你怎麼和他們在一起!"

路霓裳眉頭緊簇,環視一圈,一時間也是心生怒氣.

"我跟誰在一起,管你們什麼事,你們這是做什麼?怎麼,新生入院的時候沒有收拾到這些新生,今天想要補上不成?"

"神女說的那里話……"瞻七慌忙賠笑."他們贏了是他們技高一籌,我無話可說,只不過,我那噬魂角龜的尸體被江一收了去,我今天來,無非是想討回我那噬魂角龜……"

路霓裳笑了,笑起來多了一絲可愛,哪怕此刻看起來劍拔弩張,也一樣讓人為之沉迷.

"據我所知,噬魂角龜是你後來帶入了幻境里,說起來已經算是你壞了以往的規矩,難道你沒聽說過有種東西叫戰利品?還想要回去,瞻七,你好歹也是他們的學長,還要臉麼?"

路霓裳平日里看起來有些嬌滴滴的,雖然是神女,卻很平易近人,可此刻一樣的未曾給瞻七他們留下一絲半點的面子.

原本,瞻七帶人來就准備好好收拾收拾江一,卻不曾想神女也在這里,這讓的瞻七心中更生妒意.

神女平日里很少在幽靈學院內活動,如今見到了,竟然在江一他們的屋子里?這還得了?

"神女一定要包庇江一?"

"包庇?"路霓裳似乎聽出了瞻七話語中的怒氣,反倒嬉笑."那又如何?"

瞻七語卒,路霓裳抬步上前,偏身與江一等人開口.

"咱們走……"

路霓裳所過之處,可謂是無人敢攔,一行九人很快便傳過了人群,到了空曠的地方,臨走之時,路霓裳依舊不忘回頭提醒瞻七.

"瞻七,新生剛到,考驗剛過,雖說他們現在的平均實力不如你們,可你們最好還是不要做的太過,以江一他們的成績,足以成為幽靈學校傾盡全力培養的存在,而你們,卻並沒有讓學院如此傾注資源的實力,所以……做的太過了,到頭來打的是誰的臉,可不好說……"

頓了頓,路霓裳看向血墨等人.

"還有某些新生,並不是說抱上了老生的大腿便可以在幽靈學院為所欲為,記住,這里是幽靈學校,看的是誰更努力,誰更有天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