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房間分配
g,更新快,無彈窗,!

錢多多說完這些廢話之後便離開了,說是讓這些新生隨意准備和適應三天,三天之後,便真正的開學,開始真正的培養這些可塑空間非常大的未來的人傑……

江一等八人帶著兩只黑豹也便脫離了其余的新生,推脫掉了其中一些想要與他們刻意交好之人,便進入了屬于他們八人的宿舍.

說是宿舍,當真修建的與小型的宮殿差之不多.

當他們進入宿舍內部之後,尚還能感覺到不少目光隨著自己等人的關門而被屏蔽在外.

那些目光之中,有妒忌,有羨慕,有向往,有怨恨……

總之,不同的人,不同的心理.

關上房門,這宿舍共有上下兩層,房子很大,兩只黑豹倒也不客氣的尋了個角落當做他們的窩點,而江一等人也都沒有去管他們,任由他們隨便住下.

玲瓏倒是很霸道的直接在一層占下一間,素衣無奈搖頭之後,住在了玲瓏旁邊的房間里.

原莉莉一樣住在了一層,還剩下最後一個房間,原本夜淚還在琢磨著自己住下,尚還想和眾人謙讓一下,體現一下自己的風度,卻不曾想方宗直接道.

"既然夜淚兄弟這麼誠懇,那一層這最後一個房間,便我來住下吧!"

夜淚頓時懵住,卻惹得眾人哄堂大笑.

雖是獨立的房間,但五男三女,本就不太好分配,一層這最後一個房間說是好地方吧,也算是好地方,畢竟每天一睡醒,開門就能看到三個大小美女,可說是壞地方吧,似乎也不為過,畢竟誰住在這里,必然是其余三女首要的打壓目標.

最起碼的,住在這里的人,能抗揍才最重要……

夜淚苦口婆心的又與方宗說了好久,說了玲瓏怎麼怎麼性格無常,說了素衣怎麼怎麼愛打人,又要去說原莉莉,卻發現無話可說,轉而又開始說玲瓏脾氣暴躁.

一直惹得三女怒目而視,夜淚才閉上了嘴巴……

最後,在夜淚眼巴眼望之中,方宗推開了一層最後一個房間,然後"哐當"的一聲關上了房門,從屋內傳出一句話……

"放心,我這麼胖,都是挨揍扛出來的!"

"……"

眾人無語之余,無情的沖著夜淚嘲笑,不多時之後,玲瓏,素衣,原莉莉都各自進入房間收拾東西了,江一和靈塵方才拉著夜淚和南宮無常一起上了樓.

南宮無常此刻的狀態看上去依舊有些低迷,江一一邊上樓,一邊與南宮無常開口.

"南宮,還在想血墨的事兒?"

南宮無常倒是沒有絲毫的避諱,直截了當的點了點頭.

"是,畢竟我們認識兩個月了,突然這樣……突然這樣反目成仇了,我……"

夜淚原本就心有不岔,聽到南宮無常的話,更是有些憤憤的開口.

"就他那樣,還反目成仇?南宮,難道你就看不出血墨是什麼樣的人?兩個月了,難道你以為你對別人好,別人就一定會也對你好?"

"我自然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南宮無常有些激動,可說完這句話之後還是頓了頓,"可是,我不想舍棄任何一個朋友啊,雖然在幻境之中,他想把我丟下,若不是他快死在那里了與我求救,我們兩個根本就不可能一起出來,但是後來在鬼靈榜排位的時候……"

南宮無常說著說著,有些說不下去了,南宮無常的世家,在他們當地算是富甲一方,家中有的是錢,按理來說,南宮無常家世代經商,南宮無常看人的眼光應該很毒辣才對,可是為什麼卻造就了現在的這種忍讓?

"他……或許不過是在利用你罷了,別忘了入院的那十萬金幣可並不是小數目,我們當時也為之頭痛,血墨恐怕也是因為這件事吧,既然進來了,你對他便沒用了……"

靈塵話音落下,南宮無常垂下了頭,滿頭長發披散,蓋住了南宮無常的臉.

他們四人,四間屋子倒也好分配,一人一間,進去之後,江一方才真正的為之震撼.

屋子里,暖玉床榻,紫晶桌,白晶椅,桌子上,放著幾個玉杯,一個玉壺,水壺旁邊,有一茶葉盒,盒子里,放著三片悟道茶……

而屋子的角落里,有一修煉基台,江一雖然沒有靠近,便能感受到這基台之上濃郁的靈力湧動,江一貪婪的呼吸了一口,那充盈的靈力一時間讓江一的大腦為之一振,渾身上下有種說不出的舒暢.

江一了然,這棟房子之下,必然有聚攏天地靈力的大陣,怪不得幽靈學院能夠如此強橫培養出的學生能夠為豪一方,只是這聚靈大陣,江一也只是聽說過,卻從未見過!

更何況,這大陣里的靈力,如此的濃郁……

只是呼吸一口都能感覺到自己的修為有了些許活躍和提升,長久的住下去,天知道究竟能夠將他們的修為頂到一種什麼樣的地步.

房間之內,就只有這麼多東西,看上去似乎有些樸素,可就算是用來睡覺的床榻,用來休息的桌椅,只要靠近,便能一點一絲的提升實力……

傍晚時分,眾人都收拾好了各自的房間,又一次聚在了一起,這一次,他們主要是想聽聽夜淚,玲瓏和素衣對幽靈學院的介紹.

畢竟,外界就算是幽靈學院的學生,也是對幽靈學院內部閉口不談,只說有鬼靈榜的事情,排名越高,福利越好,可具體都有什麼,卻是不得而知.

而夜淚是院長的兒子,玲瓏和素衣又經常可以接觸到幽靈學院的高層,他們知道的,自然足以滿足江一他們的好奇.

其余宿舍的人自然是什麼都不清楚的,而若是江一他們優先知道了一切,凡事快人一步,也能更好的對他們現在的位置進行穩固.

雖說他們幾個的實力相對都比較拔尖,卻也不會自負到自詡無敵的地步.

江一他們幾人原本准備去食堂吃,可夜淚卻是道食堂的東西實在是沒一點味道,便自己准備了晚餐,倒也是格外豐盛,一邊吃著,夜淚一邊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