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鬼靈榜前八
g,更新快,無彈窗,!

"那個,是咱們院長的兒子夜淚,我們三個在鬼靈榜的排名是內定的,也就是說,就算你們跑的再快,最多也就第四,嘿嘿,不過我們三個分配排名的時候,那家伙被分了個第三,現在正郁悶著那,你看他那苦瓜臉,看見我就想笑,哈哈哈哈……"

聽到這樣的話,江一也是有些無奈,內定這樣的東西他們又能怎樣?歸根到底,就算再公平的地方,也有不公平的事情存在.

不過,江一急著進階,又是詢問了一聲.

"對了,玲瓏,我們到這里就算是歸入鬼靈榜的排名了?不用再做其他的事情了吧?"

玲瓏搖了搖頭,撅著嘴巴.

"你們過關之後,那個守在幻陣旁邊的老頭沒告訴你們麼?"

"怎麼?"

"過來之後,要去那里簽名,簽了名字,才能算真正的錄入鬼靈榜."

江一點頭,一拍靈塵,兩人相視點頭,皆是向玲瓏所指的那塊兒石板走去,石板之上,清清楚楚的用見劍痕劃著.

第一名:素衣

第二名:玲瓏

第三名:夜淚

第四名:原莉莉

第五名:方宗

……

除了這五個名字,其余的名次之後,皆是空空如也.

江一和靈塵這才知道那個靠在樹旁有些打盹兒的小胖子,名為方宗.

"江一,你先來吧."

靈塵倒是很大度的開口了,江一頓時轉頭,想要推辭,對他們來說,第六第七都無所謂,反正有好的地方住,這兩個名詞也就沒什麼高下之分.

江一還沒有開口,靈塵又道.

"就不要推辭了,你的實力比我強,再說了,這兩個名次都無所謂……"

可靈塵剛剛說罷,卻聽到了一聲有些陰森的言語傳來.

"你們不寫就滾開,別礙事!"

江一和靈塵頓時皺起眉頭,轉頭去看,簡單南宮無常正氣喘籲籲的背著血墨越走越近,而說話的,正是血墨.

南宮無常聽到這樣的聲音,一時間感覺有些不對勁兒,慌忙開口.

"血墨,再怎麼說也要先來後到,人家只是謙讓一下,第六第七,無論如何也輪不到咱們倆啊……"

"南宮,你別忘了,前八名能夠住在最好的地方,修煉事半功倍,難道你要住在次一等的地方?"

這句話,倒是讓所有人都將目光轉了過去,紛紛看向血墨,一時間都覺得,這人冷血無情!

再怎麼說也是南宮無常把他背過來的,為了好的修煉場所,已經開始處處排外?

玲瓏看不下去了……

"我說你是不是欠揍?你信不信我把你打的只能去住那茅草屋?"

"哼,你沒資格教訓我,我得到的,都是我應得的,我是煉精化氣之旋照鏡!南宮無常不過靈體九階罷了,難不成要讓他霸占更好的修煉資源?"

頓時,江一開口了.

"據我所知,血墨,你進去幽靈學院的學費,是南宮出的吧,若沒有他,你根本就沒錢進去幽靈學院,如今,為了好的修煉環境,想要把南宮踢出去?"

血墨聽到江一的言語,又一次開始狡辯.

"那又如何?我日後有錢了還他就是了,再說了,在幻境之中,沒有我的幫助,他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出來?沒有我,他連次一等的地方都住不進去!"

不得不說,南宮無常確實是個老好人的存在,見周圍越吵越凶,南宮無常出言攪和.

"好了,不要吵了,這樣吧,江一兄和靈塵兄你們位列第六第七,第八給血墨,我占第九就行……"

"不行!"

這是所有人的言語,包括原本正在打盹兒的方宗.

"日後我們要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很長時間,只要我們不進入二年級去另一片區域重新分配宿舍,我們便始終會住在一起,以後就算誰打上了第一,也沒有換宿舍這樣的說法,而若是讓我跟這種人住在一起,我恐怕會殺了他……"

"我也是……"

原莉莉原本一言不發,可當他聽到了方宗的言語之後,頓時點頭應下,反手抽出一枚箭筒里的箭,放在手中輕輕的擦拭.

"江一,靈塵,你們兩個先把名字刻上去,等會那些考核入院的人就要過來了……"

"好."

兩人點頭,紛紛抽出長劍,自然開始刻下了他們自己的名字.

江一第六,靈塵第七.

而第八位,夜淚出手了,出手之前,先是說到.

"南宮無常背著血墨到了這里,理論上來講是南宮無常先到,第八的位子,自然要歸南宮無常,而南宮無常雙手拖著血墨,無法動手,那我這個院長之子,自然可以代筆……"

一邊說著,夜淚從腰間抽出了一枚匕首,龍飛鳳舞的在第八位的地方,刻下了四個字.

南宮無常……

夜淚淡笑轉身.

"自私自利的人,會汙了我們這里的空氣,所以,你滾吧……"

夜淚的身影突然變得有些模糊,飛身到了南宮無常的身後,一把將血墨拽了下來,向天空一拋,血墨此刻受傷未愈,根本就沒有反抗之力,夜淚一拋之下,血墨發出一聲驚呼,還未曾落地,變感覺有一腳掌狠狠的踹在了自己的後腰,遙遙的,有一句話傳入了血墨的耳中.

"滾吧,什麼時候自己能爬出來了,排到第幾名,看你自己的造化,小爺夜淚,院長是我爹,不服的隨時來找我!"

夜淚說罷,那血墨的身體,也已然滾落在了不遠處的低矮灌木叢中,被花草遮蓋,看之不見了.

夜淚轉頭.

"好了,聚齊了,八個人,隨後的至少一年里,我們八個要每天呆在一起了,那個樓閣里八個房間,到時候隨便我們選……"

南宮無常看著那個被踢飛的身影,一時間有些不忍.

"那血墨他……"

"南宮."夜淚上前,摟住南宮無常的脖子."你記住,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做朋友,朋友是以心換心,交人別交狗啊……"

說到最後的時候,夜淚的聲音拉長了許多,似乎就是說給血墨聽得一般!

南宮無常低著腦袋良久,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