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下死手了……
g,更新快,無彈窗,!

不少人都是瞪大了雙眼,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顯然有些不敢相信他們所看到的場景,可畢竟是幽靈學院的學生,心境自然也是極佳的存在,很快便平寂了下來.

"煉精化氣之旋照境又如何?我們可是幽靈學院的學生,修靈境,也足以梟戰修真境!"

似乎是在給自己人打氣一般,又怕遲則生變似的,這一次行動的帶頭人開口了……

"一起上!只要不打死,讓他們幾個月下不來床也並不是不行……"

江一和靈塵頓時交換了一個眼神,不等他們有所察覺,便已然先行抽身而動!他們不想落于人後,若是他們先動了,破局的幾率,可謂是成倍翻增!

江一和靈塵並沒有用劍刃攻擊,雖然此刻他們是敵非友,卻也知道以後必然是低頭不見抬頭見,畢竟也都是他們的學長,總不能將關系鬧得太過僵持……

可雖是劍背,以兩人的實力,只是揮劍一拍,頓時便有兩名幽靈學院的老生左右飛出!

在幻境的外界,所有人都將雙眼盯在了校園之內屹立的十波人群,這些人群之中,大多只有三五個人,唯獨江一和靈塵的周身左右,卻是站了十六人……

十波人群之側,各自有一老人或立或臥,或是靜靜的觀望幻境之內的情況,或是閉目養神,也就是這十名老人,指引著江一他們這些帶著邀請函來幽靈學院的人進入幻境……

而除了接受考驗的人,其余立在他們身側的,便是他們所處幻境之中要堵截他們的人……

一旦他們闖關成功,自然會受潛意識的指引進入幽靈學院的宿舍門前,此刻,所有參與考核的人,其實都未動,哪怕如同江一他們在冰原之中走動良久,其實依舊是在原地罷了……

這些考核,同樣的也有一個再一次試試這些人修為意思在其中,當然,第一次鬼靈榜排位,同樣是最為重要的,如若他們不在幻境中經曆一番,最初始的鬼靈榜排位還真的就沒辦法去排定……

總不能一上來就挑唆學生們打架吧,那未免也太不友善了一點……

原本一動未動的局面,突然有噴吐的聲音傳出,眾人紛紛轉頭去看,只見江一和靈塵他們所處的地方,有兩道身影踉蹌後退,原本緊閉的雙眸突然睜開,口中頓時鮮血噴飛……

眾人瞪大了雙眼,從間距上看,江一和靈塵他們身側應該有十三人,另外三人在不遠處的地方,其實他們都看的明白,江一和靈塵此刻應該是已經被十三人包抄了才對,可這樣的情況下,江一和靈塵這兩個的家伙,都能將幽靈學院的兩人拍出幻境?

這被拍出的兩人紛紛面露驚恐,相視一眼,又看周圍之人驚愕的目光,面頰通紅,可他們同樣的也能夠感受到江一和靈塵動手之時,那股強勁的爆發力!

兩人都是受到了反噬,不再顧忌其他,反正人已經丟了,便紛紛盤膝坐地,開始調養自己的傷勢.

眾人的目光都是掃向了這兩道被打出來的身影,當看清楚這兩個人修為的時候,眾人稍稍平緩了些許,這幽靈學院的兩人一人靈體九階,一人靈體八階,把他們打出來,並不算什麼太過逆天的實力……

可眾人這樣的想法還未曾落下,卻是又有兩人噴血後退,其中一人直接在倒退之時,暈厥倒地……

眾人驚了……

一個兩個可以說是巧合,那三個四個又怎麼說?要知道,這可是十三個人的包抄啊……

幻境之內.

此刻,江一和靈塵已經又一次洋溢起了淡淡的笑意.

"幽靈學院的老生,也不過如此嘛……"

當他們看到只要被他們擊飛,這些人便會從幻境之中消失不見之後,江一和靈塵突然松了一口氣,這般來看的話,就算他們人多,又有何懼?

那幽靈學院的老生圍繞在江一和靈塵身側的還有九人,此刻都未曾輕易的上前,那為首之人緊咬鋼牙,手中大環刀的刀柄已經津滿了汗水,他……緊張了!

一上來這才多久啊,只是兩個照面,打飛四人,這樣來說的話,難不成他們十幾個,還留不住這兩人不成?

可想起守護在出口附近的那兩個師兄,這人又是松了口氣,就算他們再強,應該也過不了那兩個師兄的那一關!

想到這里,這人開口道.

"不要一個一個上,咱們一起,能傷他們多少便是多少,別忘了,咱們還有人在這幻境之中……"

其實,這領頭人已經被江一和靈塵的舉動嚇慫了,原本的那種囂張,變作了能傷多少是多少,這樣的語言上的偏差,可謂是天差地別……

江一和靈塵又動了,這一次,並沒有之前的那樣順利,不得不說,幽靈學院的這些人團結起來的時候,團體戰斗能力真的很強!

江一一劍刺在了其中一人的小腿之上,只是輕傷,可這一瞬間的刺痛,卻是讓這人頓時萎靡了身形!

江一並沒有去管他,反身就要將劍尖刺在另一人手腕之上的時候,突然感覺自己的小腿被人抱住,接下來就是猛地一拉!

冰原之上,本就地滑,江一被這一拉之下拽倒在地,周圍頓時便有刀槍棍棒出現在江一的頭顱之上!只要打下來,輕則頭破血流,重則精神錯亂,魂修皆廢!

江一大驚,卻見靈塵突然壓低了身子,擋在了自己的身前!

一時間,靈塵用自己的小腹擋住了原本屬于江一的重擊,一口逆血噴湧而出,灑落在雪白的冰原之上,讓得江一頓時目呲欲裂!

他願意自己傷,自己死,卻絕不想看到自己的兄弟傷!更何況,靈塵還是為自己而傷!

而自己和靈塵一而再,再而三的不下重手,就是為了不傷及以後的和氣,以後再見的時候,他們還是好師兄弟!可這些幽靈學院的所謂學長是如何做的?只是看之前的舉動,竟然已經開始下起了死手?

一時間,想起之前幽靈學院眾人的舉動,看著靈塵的傷,江一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