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斗酒
g,更新快,無彈窗,!

其實隨便掃眼一看,就能看的出,這些人雖然都坐在大廳之中,位置上,卻有很大的差別,那些身負貴氣的基本上是坐在一大塊兒,那些衣著樸素的,也是紛紛坐在另一邊……

似乎就是兩個不一樣的群體一般.

江一也只是大致看了一眼,這些人之中或許大多人以後都是同窗,可江一也不會做什麼刻意的過去結交之事.

原本,江一和靈塵准備隨便找個空桌子坐下,吃點東西再出去轉一轉,可剛剛踏下樓梯的最後一階,突然聽到有人對他們的呼喚.

"嗨!江一兄,靈塵兄,這里!"

江一和靈塵順著聲音的方向去看,只見南宮無常站起了身子正向他們揮手,不少人聽到這樣的呼喊,也紛紛的向江一和靈塵的方向去看.

而江一和靈塵看向南宮無常的那里,看到他正和血墨正坐在角落里喝酒聊天,南宮無常這樣呼喊了,江一和靈塵自然也不能駁了他的面子,順著南宮無常的方向徑直走去……

那店老板睜開了一雙並不大的眼睛,看了一眼,一抹不知道是什麼情緒的精光從眼中略過,便又重新閉上了雙眼……

"沒想到兩位兄弟都在這里啊,怎麼這幾日的時間都未曾相見?"

"一直在屋中靜修,未曾出來罷了……"

江一淡笑著回應,並沒有去看血墨,而血墨此刻陰沉著臉,靠在椅子的背上,原本正談笑,此刻變得面色有些晦暗……

江一和靈塵剛剛坐下,血墨突然伸手攝來一壇堆積在客棧角落里的酒!

"上次一別,這段時間倒是讓我對兩位兄弟頗為想念,如今再見,自然要把酒言歡!"

"那是當然!"江一一見這架勢,看血墨似乎想拿碗,為了打臉,竟是一樣伸手攝來一壇美酒,伸手一拍拍開酒封!心中冷笑,不論怎麼樣,這氣勢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弱的."血墨兄想怎麼喝?"

血墨皺著眉頭,看著江一手中的酒,片刻之後,眉頭舒展開來……

"上次沒來得及分出高下,這里動手也不太方便,那便以酒為賭,我若先倒,日後我見到你皆繞著走,反之,你先倒,見到我,也要繞路而行……"

這樣的條件聽上去很簡單,可做起來,當真是有些丟臉的事情了,這麼多人聽在耳中,頓時皆是來了興致,紛紛轉頭來看.

南宮無常一看事情不對,又是作起了老好人從中攪局,奈何無濟于事,兩人似乎結仇深遠似的,此番見面,分外眼紅……

靈塵拉了拉江一的衣服,江一能喝多少他不清楚,可如果真的這樣比的話,誰知道結果會是怎樣?總之,這般下去,兩人的怨氣恐怕會越來越重……

"喝酒算什麼本事,有本事跟小爺出去打一架,勝者為王敗者寇!"

靈塵生怕再出了什麼別的事情,也是從中攪局與血墨開口,背後紫龍劍在劍鞘之中發出一聲清鳴,劃破長空!

"呵?打一架?等我把他喝趴下了,照樣跟你打!"

血墨的狂,似乎已經深入骨髓,狂到讓人很是不爽!

靈塵差點就拔劍了,奈何這里的老板睜開了雙眼,眼中一絲厲芒飄過,讓的江一和靈塵背後皆是生出些許寒意,便聽到一輕飄飄的聲音傳來……

"誰在這里動手,誰就給我滾出去!"

一時間,大廳落針可聞,皆是攝于這店老板的言語!

那血墨冷冷一哼,同樣拍開酒封,一手托起酒壇,沖著江一一仰,開口道.

"請!"

說罷,血墨直接便將酒壇放在唇邊,高高揚起腦袋,酒壇中的酒,便一點一點灌入肚中!

江一其實也是被這血墨一激,可一見這情形,還是有些發愣,畢竟,他就是受不慣那鳥氣,誰知道吧,還就賭上了?這麼多人在,他又不能慫,于是吧……

于是,江一有些懵……

可他也知道不能托的太久的時間,也是揚起酒壇向口中大灌!了不起一死,反正就是……啥都沒有面子重要!

酒水入口,辛辣之味瞬間彌漫在口腔之中,江一就仿佛沒了味覺一般,死命的將口中酒水往下咽!

酒很烈!入肚之後,那一股股燒灼之感便開始在周身彌漫……

血墨看上去喝的不緊不緩,要比江一穩了很多,就這般細水長流的往下咽,江一的喝法,總覺得似乎有些不要命的灌……

周圍之人皆是有些發愣,沒想到這兩個人還真的說干就干……

"嘭!"

酒被喝光,酒壇被扔落在地而摔碎,緊接著又是一聲,血墨和江一隔著桌子相望,目光之中皆是出現了些許殷紅.

"好酒,再來!"

說罷,江一伸手又是攝來一壇,拍開酒封便放在了唇邊!

江一不敢等,他怕等的時間長了,酒勁兒上來了,或許他就喝不下了,誰也沒想到就個礙于面子,一直演變成這樣拼酒吧……

一壇又一壇……

兩人絲毫不讓,地面之上,已經布滿了酒壇的碎片,周圍之人饒有興致的看著,已經暗暗記下了這兩個狠人的名字……

江一的意識其實已經有些模糊,可似乎突然有什麼東西點在了他的腦海中一般,讓他有些暈眩的腦袋突然清醒了片刻……

江一偏眼看著對面,血墨此刻已然渾身發紅,喝酒的速度越來越慢,顯然已經快要到了極致,兩人都已經是在為了那最後的一點面子而拼了,只能用意識支撐著自己不曾倒下……

江一的血脈之中,一道金色的光芒環繞周身,江一感覺得到,那似乎是星芒劍在自己體內運轉,所過之處,被酒精麻痹的神經仿佛又一次蘇醒了一般,江一心中一喜,若是能繼續這辦下去的話,有何愁血墨不敗?

又是一酒壇被喝光摔碎,兩人再轉頭攝酒的時候,卻已經發現儲量不多的酒已經被兩人喝光,兩人都未曾倒下,酒卻沒了,這讓周圍的人一時間頗為掃興,可血墨卻是有些結結巴巴的開口了……

"走……酒喝光了,那正好……正好出去……出去再打一架……打一架看看到底你贏……還是我贏!"